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書穿後她是個炮灰
書穿後她是個炮灰 連載中

書穿後她是個炮灰

來源:google 作者:裴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南枝 裴厭

【fqxs】「誰?」裴厭問道,語氣有些緊迫「當年救了您的人,是,是蘇府的嫡小姐蘇南枝屬下也派人已經查清楚了,九年前,蘇小姐被她的庶姐捉弄,丟進了京郊的森林,時間正好是您落入森林的時候」瑾一有些結巴的說道...展開

《書穿後她是個炮灰》章節試讀:


「誰?」裴厭問道,語氣有些緊迫。

「當年救了您的人,是,是蘇府的嫡小姐蘇南枝。屬下也派人已經查清楚了,九年前,蘇小姐被她的庶姐捉弄,丟進了京郊的森林,時間正好是您落入森林的時候。」瑾一有些結巴的說道,擔心的看着裴厭。

蘇南枝三年前已經去世了,殿下一直支撐的希望,就這麼消失了,他不知道殿下是否能夠撐下去。

裴厭聽到蘇南枝的名字,瞳孔緊縮,是蘇南枝,是他那未曾在意過的未婚妻。

瑾一看着裴厭的狀態,內心更是擔憂。

蘇南枝聽到了自己的名字,有驚訝,更是疑惑,那女子怎麼會知道呢?

然後又看向裴厭,裴厭現在的狀態有些木訥,連眼睛都未曾眨一下,心中也有着擔心,她也知道裴厭的經歷,但她希望他能夠努力活下去。

「帶我去看看蘇南枝的墓碑。」裴厭依舊是冰冷的語氣,也沒有用孤,可仔細聽,語氣中卻有着微微顫抖。

「是。」瑾一答道。他知道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裴厭和瑾一直接用步行到達了墓地,他們也引了不少人的關注和猜測。

大家心中也都有着共同的猜測,這太子殿下是真的被皇上拋棄了,連馬車都沒有了。

裴厭就靜靜的站在蘇南枝的墓前,看着墓碑上雕刻着大大的蘇南枝三字,然後,彎下腰去輕輕撫摸,眼中儘是溫柔。

他已經能夠確定了,蘇南枝就是他要找的那位女孩。

因為蘇南枝是他婚約上的人,因此內心是不喜,以及她只是嫡小姐,也並未傳出她會什麼醫術,所以他遺漏了調查她。

他現在真的後悔了,如果他早知道她就是她,那麼,她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枝枝,對不起。」裴厭溫柔的對着墓碑說道,眼淚也直接落了下來。

後面的瑾一直接驚訝了,他第一次看到殿下落淚。

哎呀,沒事啊,害死我的人又不是你。蘇南枝見裴厭道歉,心中說道。

然後又見裴厭落了眼淚,也是驚訝,然後連忙說道:「怎麼了,別哭啊。」

可惜沒人聽到。

「瑾一,查枝枝這幾年在蘇府的境況和她的,死因。」裴厭停頓了一下,他不想接受枝枝就這樣的離開了他。

「是。」

枝枝,等我為你報了仇,我就來陪你。裴厭在心中說道。

他這些年的支撐一直是曾經救了他的女孩,可如今這唯一的救贖也消失了,他也不願在這人世間孤獨的活着。

「噗。」裴厭直接吐出了一大口黑血,差點摔倒在地。

「殿下。」瑾一着急的想要伸手去扶裴厭。

可惡的王嬤嬤,居然敢跟太子下毒,瑾一想到一年前府內的王嬤嬤居然是蔣貴妃的人,還偷偷給殿下下了噬心毒,便是恨。再是擔憂,噬心毒無解,除非找到神醫落歸,可神醫落歸已經三年未曾出現在江湖了。

並且好不容易控制住了,結果這樣一刺激,又直接毒發,瑾一有些後悔,他應該不告訴殿下。

裴厭則直接向前走去,他一定要堅持到為枝枝報完仇。

裴厭中毒了。蘇南枝有些難以置信,她一直在裴厭的身邊,裴厭中了毒她居然不知道,又趕緊跟上裴厭的步伐。

蘇南枝一直看着裴厭,裴厭的臉色蒼白,蘇南枝更為心疼,如果她現在還在,她肯定可以解了他的毒。

接下來的一個月,裴厭一直在忙,毒發也越來越頻繁,裴厭的身體也越來越差,臉色更為蒼白。

裴厭也很少去上朝了,常常就是坐在蘇南枝的墓前,一坐就是一天。

裴厭一知道蘇南枝是他尋找的女孩,便與蘇南逸和永安侯商量了,將蘇南枝的墓移到了太子府內。

這一舉動也驚訝了京城的人,大家都將太子和蘇府嫡小姐蘇南枝之間編成了凄慘的愛情故事。

蘇南枝則是在一旁靜靜的看着裴厭,也有着眼淚掉了下來,想要去抱住他,可如何也無法碰到他。

「殿下。」在外忙着的瑾一回來了,便連忙來這裡報道。

「殿下,蘇丞相已經被貶了,蘇府也已經被抄家了,已經派了瑾七去殺蘇丞和蘇雪悅了。」瑾一說道。

如今,朝廷局勢也已經變了,蘇丞相已被貶,而其他的一些大臣也因與蘇丞相有牽連,殿下也直接一舉將其他滅了,朝廷大換血,皇帝也已經病重,而大殿下裴陌和三殿下裴欲的競爭最為激烈。

「嗯。」

他終於可以去找她了。

「噗。」裴厭再次吐出了一大口血,然後直接倒在了地上,枝枝,他能夠找到她嗎?

「殿下。」

「裴厭。」

瑾一和蘇南枝同時害怕着急的喊道。

瑾一連忙將裴厭帶回屋內,連忙讓人去把大夫帶來。

蘇南枝臉上也有着害怕擔憂,可她什麼忙都幫不上。

裴厭坐在床上,拿着玉佩,輕輕撫摸,神色溫柔,就如同看到了枝枝。

蘇南枝也站在一旁,看着他撫摸着玉佩,心中也有着害怕,她知道裴厭已經喪失了對活着的**。

突然,裴厭放下了玉佩,拿起了旁邊的劍,刺向了自己。

「不要。」蘇南枝驚呼道,連忙去阻止,可手直接穿過了劍,看着劍刺入了他自己的心臟。

一劍穿心。

裴厭直接倒在了地上,血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上和玉佩上,生命在逐漸消逝。

蘇南枝看着裴厭的生命消逝,眼淚直接落了下來。

裴厭死了,一束微光從玉佩上照耀到了裴厭身上。

裴厭的靈魂也凝聚成形,看着趴在他的身體上哭着的女孩,是他一直在尋找的女孩。

溫柔的喊了一聲:「枝枝。」

蘇南枝聽到了裴厭的聲音,直接抬頭看去,看着身姿俊挺的裴厭正站在她面前。

蘇南枝連忙起來,直接抱住了裴厭,哭着說道:「你怎麼這麼傻啊?」

裴厭也抱住了蘇南枝,深情的看着她:「枝枝,沒有你的世界我不想存在。」

蘇南枝聽後,依舊抱着裴厭,一直哭着。

裴厭則是輕輕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他很慶幸,自己選擇了死,否則見不到枝枝了,也很高興,原來枝枝一直在他的身邊。

「枝枝,我們走吧。」

「嗯。」

裴厭握住了蘇南枝的手,兩人共同向外走去,並且都堅定着下一世一定要在一起。


《書穿後她是個炮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