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 連載中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

來源:google 作者:璞玉待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雨柱 許大茂 都市小說

簡介:穿越到禽滿四合院,我竟成悲劇人物傻柱,還好坑人系統傍身,禽獸不能靠近!秦淮茹纏我,坑她!許大茂惹我,坑他!賈張氏叼我,坑她!賈棒梗偷我,坑他!其他人算計我,照坑不誤!反正都是一群禽獸,唯有系統誠不欺我誰惹我,坑哭誰!坑人就能變強,我黑化了,我也變強了!展開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章節試讀:

昨晚鬧得特別凶,三個大爺和秦寡婦都去勸架了,許大茂為了自己的面子,硬是沒有把傻柱捉弄自己的事說出來,不然以後自己在這個院子里就更沒辦法混了。

憋了一肚子的氣,現在新仇加舊恨,他遲早要報仇解恨。

傻柱一夜好夢,安神補腦丸真香!

一大早就起床,洗漱完畢。

出門到街頭吃了特色北京美食——油條和豆汁。

隨後,他去了頤和園,那個時候北京雖然沒有當代這樣繁華,但卻有老北京氣息,別有一番風味。

「糖葫蘆……冰糖葫蘆……」一聲聲清脆的叫賣聲。

何雨柱看到一個個山楂圓滾滾紅彤彤,外面裹了一層亮晶晶的糖衣,看着就讓人哈喇子都快流下來了。

「大爺,給我來一串!」

「好嘞!給您!」大爺說著把冰糖葫蘆遞給了何雨柱。

何雨柱接過冰糖葫蘆,迫不及待地放進嘴裏,糖葫蘆一入口,酸湯軟糯甜到心裏。

從這一串糖葫蘆里,何雨柱品到了家的味道,那是淳樸的味道,是踏實的味道,更是民族的味道。

中華民族生生不息,勞動人民的智慧了不得!

何雨柱在頤和園逛了逛,已經快中午了,他也還沒回廠里,因為他的那幾個徒弟完全可以應付。

他自己做得一手好菜,所以廠里領導請客什麼的,都得他下廚。別人自然給他面子,他在外面逛逛,晚點上班也不打緊。

……

何雨柱逛累了,才慢慢悠悠地回了食堂。

他剛坐下,看樣子工人已經用過午飯了……

「傻叔……傻叔……」

何雨柱突然聽到了幾聲輕呼,一個十來歲的毛頭小子從他背後跳了出來。

這人就是白眼狼棒梗!他在看電視劇的時候最煩的就是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小壞種!

「幹嘛?你個小兔崽子又來偷雞摸狗了?」何雨柱一改以前嬉皮笑臉的寵溺,沒好氣地對棒梗說。

棒梗完全不把何雨柱放在眼裡,直接拿了醬油瓶子就要跑。

「傻柱,你可不要告訴我媽哦,不然我把你的花生米給你吃光,一粒也不留給你!」棒梗一邊往外跑,一邊還不忘恐嚇何雨柱。

「真他娘的是白眼狼!都說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但這完全就是我窮我有理!」何雨柱忿忿不平地念叨了一句。

何雨柱已經不是「人形血袋」了,他可不能讓這些吸血鬼就這樣狂吸猛咂!

他正在腹誹,突然腦海中出現了系統的聲音。

【叮,坑人系統已經觸及】

【任務:收拾賈棒梗這個白眼狼】

【具體要求:讓棒梗上吐下瀉】

【獎勵:隨身空間一個】

聽到隨身小空間,他的心裏異常激動。

他在以前看小說的時候看到主角一般會有這樣的金手指。

小空間可牛逼了,沒想到自己馬上也要有了一個了。

億萬點驚喜!

但是如何讓棒梗上吐下瀉三天不起床,還得從長計議。

何雨柱突然想到棒梗偷走了醬油,根據電視劇是棒梗偷了許大茂家的雞,偷醬油是為了當佐料。

有了!何雨柱計從心來。

他可是具有中醫技能的人,隨便搞一個法子,就能讓棒梗上吐下瀉……

「師父,你看這菜你來炒還是我來?」有人拍了一下何雨柱的肩膀道。

何雨柱才反應過來,原來是他的徒弟馬華。

要說馬華,這個人還算可以,他手腳勤快,而且知恩圖報,是個可塑之才!

既然已經穿到了何雨柱的身上,想必廚藝也肯定完全承襲了,剛好可以施展一下功夫,在小徒弟面前露一手。

他拿起炒鍋,把剛切好的蔥姜蒜「刷」的一下丟進了油鍋,鍋里的熱油和蔥姜蒜相互交融,馬上就有了香味。

隨後,他把那準備好的肥肉先下鍋,讓肥肉完全融化成熱油。

「馬華,看到沒,這就是做菜的精髓,你小子還不快點拿個小本本記下來,大師難得露一手,千載難逢哦!」何雨柱一邊顛着勺,一邊對馬華賣弄着自己的廚藝。

「是是是!」馬華一邊諾諾地應和着,一邊真從上衣口袋裡找出了一張紙片和一支筆,就如同老師要畫重點一樣,記錄著何雨柱的話。

都說好為人師不是什麼好事,但被人這樣恭維着的感覺還是蠻爽的哈!

「哧溜」一聲。

何雨柱就將剩下的一些肥瘦相見的五花肉和大白菜幫子一起倒入滾燙的油鍋里。

廚房裡突然就香氣撲鼻,在這個物資極度匱乏的年代,別說有肉吃,就算是聞到肉香也十分難得!

「好香呀!傻柱,廠里又來什麼大領導來吃飯了?」突然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

她不是別人,正是老賈家寡婦兒媳——白蓮花秦淮茹。

「秦姐,你怎麼又跑到後廚來了?這是公家的地兒,你這樣不好吧!」馬華無奈地對俏寡婦秦淮茹說。

「馬華,你小子長能耐了,我找你師父傻柱,和你有什麼關係!」秦淮茹一張巧嘴很是厲害地說。

何雨柱打量了一眼面前的這個小寡婦,雖然衣着樸素,不施粉黛。但身段也算苗條,**的,而且看着傻柱的那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頗有點攝魂奪魄的意思。

怪不得自己的原主傻柱那樣心甘情願地讓他們一家瘋狂吸血,這架勢有幾個男人招架得住,更何況像何雨柱這樣的母胎單身狗。

但對於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何雨柱,什麼美女他沒見過,美女與他如浮雲,揮一揮衣袖,絕不帶走一片雲彩,更何況還是三個孩子的娘,他可沒什麼興趣,既然穿到年代劇里,最重要的當然是搞錢啦!說不定下一個首富就是自己!

人總要有夢想的,萬一實現了呢!

「傻柱,秦姐揭不開鍋了,你能不能給我弄二十個饅頭,或者半袋棒子麵什麼的,姐求你了!」秦淮茹一邊搖着何雨柱的胳膊,一邊有點發嗲地說。

「這是要幹嘛?出賣色相嗎?我對老女人可不感興趣!」何雨柱一臉嫌棄地說。

秦淮茹聽到何雨柱的話,她一臉錯愕,怎麼以前那招撒嬌賣萌不管用了!

「傻柱,你的良心被狗吃了,這些年我給你縫補漿洗,打掃房間……」秦淮茹有點帶着哭腔地「控訴」着自己的「血袋」的惡行!

秦淮茹分明有點惱羞成怒,但是她可不是一般人,畢竟家裡還有幾張嘴等着吃飯呢,不達目的決不罷休!肚子餓得咕咕叫的時候,臉面什麼的就都不重要了。

「當然,你為我打掃房間,怕是和你兒子一樣從我這裡順走了不少東西吧!順手牽羊、偷雞摸狗的事情,沒少干!」何雨柱說。

這個時候只是借何雨柱的嘴巴,道出了無數觀眾的心聲!

怎麼就能把壓榨別人說得那樣清新脫俗呢?

【叮,觸發坑人系統】

【任務:讓秦淮茹受處分】

【獎勵:製作冰糖葫蘆的絕技一套】

我去,這系統能讀取宿主心聲,剛何雨柱還對早上那串糖葫蘆回味無窮,現在竟然就能擁有製作技能。

奧里給!

何雨柱不自覺地嘴角露出了一抹狡黠的淺笑。

「嘿嘿,笑了吧!姐就知道你剛才逗我玩的。」秦淮茹賠着笑臉說。

「呵呵……」傻柱冷笑一聲。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