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宋漁周洲
宋漁周洲 連載中

宋漁周洲

來源:google 作者:宋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洲 宋漁 現代言情

​宋漁知道是周洲回來了,但是她並沒有回頭,只是看着靜音播放的電視片刻,周洲走過來,將一個精緻的盒子放在她面前「生日禮物,抱歉,昨天太忙,我忘了」宋漁看着盒子上熟悉的logo,沒有動展開

《宋漁周洲》章節試讀:

周洲沒想到宋漁會出現在這裡,下意識的蹙緊了眉。
下一秒,他兀地起身,走出包廂抓着宋漁的手腕將人帶走,直到一個離包廂遠遠的拐角才停下。
這一路宋漁沒有掙扎,只是跟在他身後,凝視着他的背影。
「你故意跑來這兒是想幹什麼?
能不能不要鬧了?」
周洲質問的聲音十分刺耳。
宋漁心裏一窒:「在你心裏,我就是這樣的人嗎?」
周洲看着她卻只是說:「你明知道他們都不喜歡你。」
「不喜歡我的只是他們嗎?」
宋漁反問。
周洲頓了頓,沒有說話。
看着他一言不發的模樣,宋漁垂下了眼睫,掩住其中的悲凄。
「北梟,我不明白,我們為什麼會走到現在這步。」
宋漁喃聲問道,話語之後儘是迷茫。
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周洲才緩緩開口:「你先回家,有什麼事回去再說。」
「我們……還有家嗎?」
宋漁啞聲問。
周洲再度沉默。
這一刻,宋漁只覺得一陣沉重的壓抑襲來,讓她喘不過氣。
她甚至覺得他此刻的沉默真好,最起碼能讓她欺騙自己,也許他的沉默代表着『有家』這個答案!
她再也沒辦法繼續下去這場談話。
「你和爸媽好好吃飯吧。」
宋漁說完,轉身要走。
可下一刻,周洲低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給了她最後一擊。
「以後別再跟蹤我了。」
宋漁腳步一頓,心像掉進了醋里,酸苦難說。
「不管你信不信,我沒有。」
她解釋着,快步離去。
坐上的士,宋漁給閨蜜發了條信息說自己臨時有事,等回來之後再請她吃飯。
失魂的回到家。
宋漁呆坐在沙發上,目光飄忽沒有定點。
剛剛包廂里的場景與周洲的話語交相輝映在腦海中,如鈍刀割肉般折磨的痛。
房間里似乎還殘留着昨天周洲身上的味道。
宋漁仰頭,視線落在了婚紗照上。
她就那麼望着,直到開門聲響起,也沒有回頭。
周洲看着站在婚紗照面前的宋漁,眼底閃過一抹不明。
「想問什麼就問吧。」
他說著,走到她身邊站定。
可回答他的只是一陣緘默。
風吹過窗紗,微微蕩漾。
宋漁緩緩轉頭看他:「玫瑰好看嗎?」
周洲蹙起了眉:「什麼意思?」
「……沒什麼。」
宋漁搖了搖頭,再度看向婚紗照。
偌大的客廳再次安靜了下來。
周洲有些煩躁,他最討厭的就是宋漁這副想問什麼又不直說的模樣。
「你想說什麼就說,我只回答這一次。」
他聲音漸冷。
宋漁聞言,只是盯着婚紗照上周洲嘴角上揚的弧度,緩緩開口:「當初拍這副婚紗照的時候,你在想什麼?」
周洲有些詫異,順着她的話看過去,卻想不起那時候的心思。
「不記得了。」
他回答的乾脆。
宋漁不意外,畢竟他連她的生日都忘記了。
只是此刻聽見,還是不免心酸。
宋漁慢慢轉頭看向周洲,很久很久,才開口問:「你愛我嗎?」
很俗氣的問題。
而這個問題,宋漁一直以為只有兩個選項:愛與不愛。
可這一刻,周洲卻提醒她,還有第三個選項——第五章你還記得嗎那就是——沉默!
看着不說話的周洲,宋漁不僅在內心中自嘲。
結婚三年,是她忘了,周洲大多時候都在沉默。
但是這一刻的沉默,像是夏日中傾盆而落的大雨,讓她不得不清醒。
哪怕愛熾熱如火,也抵不過飲冰卧雪的涼。
「算了,當我沒問過。」
宋漁不想再追問,轉身上了樓。
背後,周洲的神情掩在夏日深夜中,看不真切。
第二天,兩人各自駕駛着飛機飛往了別的國家,再也沒聯繫。
再見面,已經是一周後回航。
嘉望機場。
宋漁剛換好了常服出來,就聽見走廊邊圍在一起的空姐們在議論着什麼。
她向來對八卦沒什麼興趣,剛轉身要走,卻聽見了周洲的名字。
「聽說了嗎?
周洲那組乘務長沒扣好行李架,又正好遇上了氣流,架上的箱子掉下來砸到了乘客!
雖然只是蹭破了手臂,但也確實是她的錯,那乘客要投訴呢!」
「這有什麼的,人家有靳機長護着,又不用被罰,聽說現在靳機長還在經理辦公室『據理力爭』呢!」
另一個空姐撇了撇嘴。
聽着這些,宋漁說不出心裏是什麼感覺。
她往外走着,卻莫名來到了經理辦公室。
門關着,卻擋不住裏面傳出的說話聲。
「這件事我會處罰舒然,但停職這個處罰過於嚴重,我不同意。」
「周洲,砸傷乘客不是小事,更何況是你提出要舒然來你乘務組的,如果真的出了事,你是連罪!」
周洲和經理的對話傳進耳里,宛如雷聲轟鳴。
宋漁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攥緊。
原來更換乘務組是周洲的提議,原來是他想讓舒然陪在身邊!
想起最初她關懷着問他『還習慣嗎』的話,宋漁只覺得自己又蠢又可笑。
辦公室里的人又說了些什麼,她聽不清了,也不想再聽,快步離去。
停機坪上,風吹得髮絲飛舞。

《宋漁周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