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蘇酥柳恆霄
蘇酥柳恆霄 連載中

蘇酥柳恆霄

來源:google 作者:何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何青 何青圍 古代言情

【fqxs】這哪裡是敲門,這是要把我家門拆了吧!我瞪大了眼睛,甚至想到了奶奶是不是在生前有什麼仇家尋上了門「酥酥,趕緊給小爺我開門」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大門外響起,讓我頓時生出欣喜,這聲音不是別人,是我的發...展開

《蘇酥柳恆霄》章節試讀:


柳慎年陰惻惻的聲音響起,「你要當柳恆霄的弟馬?那可就別怪我下手無情了,我提醒過你,他奈何不了我,若不是你和他,我還不至於如今這般呢!」

本來漆黑的屋中,漸漸出現白茫茫的霧,柳慎年人未到,聲音卻響起,在一片漆黑中,我竟然能將他看的一清二楚。

「你這妖物,我奶奶被你害死,你竟然還敢來!」見到他,我已經氣得說不出話,狠狠地指着他說道:「你哥哥還指望升神,有你這麼個殘害人類的敗類,他升神了又能怎麼樣?還不如先將你教好了再說。」

「像個人一樣,卻乾的是畜生的事,你不是強就是殺,你連一個普通的動物都不如!」

柳慎年顯然沒想到剛見到我,便被我破口大罵,臉色先是一僵,緊接着就是暴怒,明明我看他在幾米之外,可眨眼間他就在我的眼前。

咬着牙對我說道:「這天下誰都有可以說我不好,唯獨你不應該,找死!」

說罷他大手掐住我的脖子,將我摁在床上,手上青筋泛起,似乎被我說到要害處,一副想直接弄死我的樣子。

明明知道自己不該激怒他,這條命是奶奶用她自己的命換來的,可一見到柳慎年的人,我就控制不住想到奶奶慘死在供房的那一幕。

「柳慎年,你為仙不……配,為人……不配。」

我被他掐得有些喘不過氣,但依舊想把自己的委屈往外說:「你可真是一條好蛇,陰險狡詐,暴虐成性,荒淫好色,還把自己拎得那麼清高,你這輩子別想當什麼神仙了,你手上粘了血,你就是在地獄裏都會讓別人覺得是可恥的惡魔……啊!」

柳慎年被我氣得眼睛越來越紅,眼裡漸漸浮起一層水汽。

就在我將要斷氣之時,他卻奇怪地放開了我,臉上的憤怒轉為陰笑,「你都說我荒淫好色了,我不成全你,我怎麼才能對上你說的話呢!」

說完,他將手袖一揮,我床的四周瞬間多了層層疊疊地紅紗帘子,將整個床嚴嚴實實遮住,被褥也換成大紅色,床的兩旁兒臂粗的大紅燭正在燃着。

看着柳慎年如此喪心病狂,我知道他是要動真格了,手倚在身後,偷偷抓緊床單,想着如何對付他。

他卻像動了真情一樣,溫柔地看着我,彷彿我們在過洞房花燭一般。

見我一點點向後挪動,柳慎年一個跨步,上前將我壓在床上,被他梳得十分張揚的朝天發尾,這會兒垂下來正好搭在我臉上。

「這可是你逼我的,你若往後真做了柳恆霄的弟馬,我和你的緣分就少了,為了以往萬一他又挖我牆角,這次……你無論如何也得是我的!」

柳慎年最後幾個字是從牙縫裡蹦出來的,他的臉距離我不到幾厘米,我便能清楚看到他眼裡滋生的恨意。

柳慎年將要低下頭親我,我藏在一旁的右手早已準備妥當,中指指尖已被我悄悄弄破,指尖血冒出。

白天何青圍說過,右手指尖血有降妖性,雖然不知道對付柳慎年這種大蛇仙好不好用,但他現在只有魂絲,我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了。

就在他將要觸碰到我的嘴唇時,我快速伸出右手想將指尖血甩到他額中,哪成想他反應更快,直接出手將我制止。

「原以為是藏了個厲害的物件,竟然是指尖血啊?哈哈」

柳慎年先是一愣,待看懂我的意圖之後,放肆地嘲笑着我,「我當你是在柳恆霄那裡尋了能要我命的東西,區區指尖血,虧你想得出來。」

我用盡全力也掙脫不了他那鐵掌,臉上惱羞成怒,恨不得直接張嘴咬死他,「你打算用強嗎?你可別忘了,只有最無恥的小人才會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

柳慎年聽後不但不生氣,反而嘴角上揚的厲害,眼裡深情不止,望着我似乎在端量着心愛的寶貝一般,喃喃地說著:「我做了君子的話,就永遠得不到你了。」說完低下頭,輕輕吻着我唇角。

我剛想大喊柳恆霄的名字,柳慎年就猶如我肚子里的蛔蟲般一邊親着我一邊說道:「我勸你別喊柳恆霄,他不會管你的。」

柳慎年抬起頭,將我右手拉到我面前,說道:「以後記得,指尖血只能驅邪,不能對付任何妖物的,不但如此,如果用得不當,反而會招來嗜血異物,那樣你就更危險。」

就在我愣神的時候,柳慎年繼續說道:「就猶如這指尖血,根本傷害不了我這樣的仙靈,即使我現在是一個魂絲,你看!毫無用處。」


《蘇酥柳恆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