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譚家寨往事60年
譚家寨往事60年 連載中

譚家寨往事60年

來源:google 作者:大寬路遠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夏傳州 大寬路遠

60年代,譚家寨看庫員31歲的單身漢夏鴻福在街上買東西時,被一個流浪的逃婚女跟蹤到家後,譚鴻福看她餓得昏倒在地,給她做了一頓野菜飯讓她吃飽之後,逃婚女感恩,對他以身相許,他倆結為夫妻,生兒育女孩子長大後,長子夏傳洲傳承父母的家風,帶領弟弟妹妹們由貧窮走向小康,在當地生活得有聲有色的,成為當地村民致富的榜樣本文以夏鴻福一家為主線,記錄譚家寨鄉村過往60年展開

《譚家寨往事60年》章節試讀:

夏鴻福正在里房的跟妻子交代事情,門外傳來了弟媳的喊聲:她說她今天帶着孩子來,讓他們看看老爹娶了個漂亮的花老媽。

葉紅梅連忙從里房裡出來,熱情洋溢地迎接了弟弟一家的四口人。

兩妯娌說笑了一會後,葉紅梅看看已經晌午了,就把弟媳一家留在她家裡吃頓午飯。

她原本已經淘好米的,家裡一下子增加了四個人,於是,她又拿着水瓢到堂屋米缸里把米全都挖出來了。

當她挖完米從缸里抬頭時,猛地看到背後有一個黑影,原來是弟媳桂蘭正站在身後看她挖米,把她嚇得心裏砰砰直跳。

她恢復平靜後,弟媳在誇她的房間和床鋪乾淨整潔時,忽然看到地上放的有半布袋東西,就問大嫂那裏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紅梅跟弟媳說是你大哥找人家給我們兩個領的一個月的口糧。

弟媳羨慕的說:「大嫂,真有福氣嫁到了好人,我們這裡那麼多的姑娘,竟然有發現大哥這個寶貝。還是身里有人好,俺們都是吃了上頓沒下頓的,哥哥總是有吃不完的糧食。」

紅梅笑着說:「我哪有什麼福啊,你哥說,他年輕的時候人們都嫌他是二流子,沒有哪個姑娘願意嫁給他,我算是瞎貓碰上了死老鼠。你也看到了,我米缸的米全都挖完了,他要不是領點口糧回來,我們明天早上也就揭不開鍋了,你看我剜了多少野菜。」

說著,紅梅領着桂蘭讓她看看她這兩天剜的野菜。

桂蘭誇大嫂真的很能幹,之後,兩妯娌就到廚屋裡做飯去了。

堂屋裡的夏鴻福和夏鴻祿弟兄兩個正在搓着麻繩子,給紅梅下午砍青捆蒿子用。

桂蘭在下面燒鍋,紅梅在上面洗菜切菜,炒菜,妯娌兩個有說有笑的,氣氛融洽和諧。

不大一會兒,飯就做好了。

夏鴻福前天還是光棍一個,他屋裡只有2、3個碗筷,今天一下子變成了6個人吃飯,他的碗筷就不夠用的了。

紅梅就讓弟弟弟媳和孩子們先吃,她跟丈夫最後再吃。

今天人多,她做了小半鍋乾飯,炒了一鍋的野菜。這一頓飯用的米,夠她跟丈夫吃三四天的。

儘管野菜沒有放油,只放的是鹽子子,桂蘭一邊大口的吃着乾飯,一邊笑着誇嫂子的廚藝好,做的飯太好吃了。

桂蘭吃了兩碗飯後,到廚房裡又要去盛飯時,夏鴻祿也跟到了廚房裡。他小聲的對桂蘭說:「吃個差不多就行了,就別再盛了,你給兩個孩子盛那麼滿,他們吃得完嗎。你看鍋里都沒有飯了,咱嫂跟咱哥都還沒有吃呢,總得給她兩個留點吧。」

桂蘭不聽丈夫的勸阻還要去盛飯,夏鴻祿一把奪過她的鍋鏟子說:「桂蘭,別再盛了,我就吃個半飽,你別學着吃瞎眼食,吃東西不顧別人。」

這時,紅梅到廚房裡來了,她看到弟弟跟弟媳在搶鍋鏟子,也不知道是咋回事。

桂蘭眼尖用眼角的餘光看見紅梅來到了廚房裡。

她猛地鬆開手,滿臉笑容地說:「大嫂,我看你這鍋巴炕地挺焦的,兩個孩子都喜歡吃用鍋巴捏的乾飯坨子,我就想捏兩個乾飯坨子給兩個孩子吃,可孩子他爹就是不讓我捏。」

紅梅走進廚房裡笑着對桂蘭說:「是小貴榮的飯搞潑地上了,我來拿鍋鏟子給她收乾飯的。」

她一邊說著,一洗着手說:「我來給他們捏吧,我第一次做這麼多人的飯,掌握不住,你們請吃飽,我跟你大哥吃點菜就可以了。」

紅梅說著就用鍋巴捏了兩個乾飯坨子,隨後就放到了鍋里,她就到堂屋裡去了。

夏鴻祿狠狠地瞪了桂蘭一眼,隨後也走到了堂屋裡。

到了堂屋後,桂蘭看到大嫂正蹬在地上,把上面一層乾淨的米飯,用筷子收起來放進貴榮的碗里。她就用手拈着地上的乾飯,連米帶灰的都吃到了嘴裏。

正在搓繩子的大哥夏鴻福看到弟媳站在門口發獃,就問她吃飽了沒有。並對她說,把兩個孩子沒有吃完的剩飯帶回去,給孩子當零食炒炒吃。

這時,夏鴻祿看着大嫂拈着地上帶灰的乾飯米吃,慚愧地說:「大嫂,大哥你們去吃飯吧,你做的飯都讓我們一家快吃完了,你們肯定是吃不飽了。」

紅梅站起身來笑着說:「鴻祿,千萬別說你一家,我一家的,咱們都是一家的親兄弟,可不能那麼說。」

紅梅說著就到廚房裡盛飯去了。

她把僅有的半碗乾飯都盛給了丈夫,她用鍋鏟子使勁的把粘鍋上的鍋巴渣子鏟起來放在自己碗里。

她盛的一碗都是沒有放油的野菜。

夏鴻福看到自己碗里有半碗乾飯,他知道妻子碗里肯定都是野菜,他就把自己的乾飯撥給妻子一半,紅梅說什麼也不要,她說碗里有飯,兩個人讓來讓去的。

桂蘭羨慕地說:「大哥真有福,娶到了這麼賢惠的好大嫂。」

兩弟兄和兩妯娌他們又說笑了一會,看着兩個孩子都吃飽了,二弟他們就要回家,說下午還得去砍青。然後,就往門外走去。

紅梅連忙跑到廚房裡,把那兩個乾飯坨子拿出來遞給桂蘭,要她拿回去給兩個孩子吃。

走到門口的時候,夏鴻祿看到了地上的那把破鐮刀隨口就問道:「大嫂,你下午就用這把破鐮刀砍青呀,你看這鐮刀箍子都斷開了,不能用了。你到我家裡拿一把鐮刀先……」

「咱那把鐮刀砍的都是豁口子,還沒有大嫂的這把鐮刀快呢,你看咱大嫂多會磨鐮刀,把鐮刀口磨得照人,是吧,大嫂。」桂蘭聽丈夫說要大嫂借她的鐮刀用,她就說鐮刀錛地有大口子不能用了。

因為她知道,砍青是最費鐮刀了,你每磨一次,鐮刀就會變小一次。

紅梅說:「沒事的,這把鐮刀還能用,我小心點用就是了,回頭讓你大哥給我買一把鐮刀。」

在回家的路上,夏鴻祿數落着桂蘭說:「你看咱大嫂大哥對咱那麼好,今天做的飯都讓咱們給吃了,她們都沒有吃飽,還給兩個孩子都捏了一個乾飯坨子。你連鐮刀都不借給大嫂用一下,你做的也太不像話了。

桂蘭說:「你知道啥呀,大哥之前對咱多好呀,大嫂來了以後,將來有了孩子肯定不會對咱像以前那麼好了。」

夏鴻祿反駁她說:「你不要用那麼多的心眼來猜測大哥大嫂,大嫂和大哥就不是你想的那種人,以後你就知道了。」

《譚家寨往事60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