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君下凡之我的妻子是女帝
天君下凡之我的妻子是女帝 連載中

天君下凡之我的妻子是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白胖QAQ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伐 白胖QAQ

神界就一定美好嗎?神罰天君告訴你,怎麼可能無所事事了五萬年之後,快閑出神經病的神罰天君選擇了兵解重生,投胎到了大楚四大家族的楚家,開啟了新的人生展開

《天君下凡之我的妻子是女帝》章節試讀:

「打起鼓來敲起鑼,準備送三少爺上花轎!」一個管家模樣的男子一臉嚴肅地對着下人吩咐道。

雖說是喜事,但是這個管家的臉上卻一丁點的笑容都沒有。畢竟自家公子入贅到別家這事確實有些丟人,尤其是自家的公子還是個傻子。

在先帝還活着的時候,同為開國元勛之後的楚李兩家往來密切,先帝也為他們兩家賜下了婚事。可惜楚府的公子在兩歲那年不幸夭折,大家都以為這份婚約就這麼擱置了。

孰料小皇帝繼位之後,為了體現孝道,在宰相的推波助瀾之下,又把這份婚約給提起來了。可此時的楚李兩家因為某些原因已經走向了不同的陣營,勢如水火。他們權衡之後,由楚府這邊任選一個後代,入贅到李府。

剛好楚府的晉國公有一位私生子,,排行第四,名叫楚伐。有意思的是,這個私生子出生的日子就在那位有婚約的小公子的前一天,所以府上很多人都說是他剋死了之前那位小公子,因此都不待見他。

尤其是身為楚府主母的王夫人,也就是之前那位小公子的生母,更是厭惡楚伐。以至於很多人認為楚伐四歲時生的那場大病就是她動的手腳。

那場大病過後,楚伐似乎是被燒壞了腦子,變得瘋瘋癲癲。楚府派出這麼一個人去入贅李府,很明顯就是為了落李府的面子。

老管家從回憶中回過神來,繼續安排着下人忙活着各處的工作。雖然他也有些同情楚伐,但他畢竟只是個下人,有什麼資格對着自己主子的決定指手畫腳呢?

很快,接親的隊伍就到了。兩家的排場都比較小,畢竟一家在為入贅感到丟人,一家在為小姐的成婚對象是個傻子而感到沒有面子。

楚府這邊,晉國公楚雄帶着王夫人臉上帶着虛偽的笑容,將戴着紅蓋頭的楚伐送到了門口。

雖說入贅也不需要男方戴紅蓋頭,不過誰讓楚伐是個傻子呢?讓那麼多人看到他痴傻的模樣對兩家來說都不是好事。

李府那邊接親的人三下五除二地就把楚伐拉到了轎子上,然後直接拉上了帘子。在場的眾人里,除了拿了錢的媒婆是真心地在笑,其餘眾人皆是心懷鬼胎。

走之前,李家的二公子,新娘子的二哥李安在,主動走到了晉國公的面前,拱了拱手,也沒寒暄什麼,直接開門見山道:「人我們就接走了,嫁出去的人,潑出去的水,從此之後,楚伐他和你們家便再無瓜葛了。」

王夫人滿臉的喜色,畢竟在她眼裡,能把楚伐這個喪門星送走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晉國公楚雄要比她穩妥的多,只是假模假樣地笑了笑。

「二公子這是說哪裡的話?伐兒是我的親生骨肉,哪有讓他與我再無往來的道理?」

雖然他對楚伐一丁點的感情都沒有,但是能用他來噁心一下李府的二公子,那還是很有意思的。

「哼。」李安在冷冷一笑,反唇相譏道:「還真是親生骨肉呢,這笑起來的樣子簡直一模一樣。」

楚雄臉色一黑。自家兒子成天傻笑的事眾人皆知,說他們倆笑起來一模一樣豈不是在說他也是個傻子?

李安在看着楚雄的臉色,得意一笑。他是個武人,陰陽怪氣挺在行的,但是要讓他一直和楚雄虛與委蛇,那他肯定受不了。

李安在淡定地轉身,打算離開:「走了,咱們帶着這位晉國公的親生骨肉一起回家!」

「起轎!」隨着一聲令下,原本停滯了的奏樂聲再次響起。接親的隊伍在楚雄和王夫人陰沉的目光中漸行漸遠。

「哼,小人得志。」李安在走遠之後,王夫人這才將一直憋在心裏的話說了出來。李安在在大炎帝國的書院中和自己的親兒子一直爭鬥不休,她也一直看李安在不順眼。

「行了,」楚雄面無表情地說道:「那傻子已經送出去了,你也該如願了。」

整個楚府,最看不慣楚伐的就是王夫人。至於楚雄,他也跟沒把楚伐放在眼裡,哪有什麼看不看得慣?

楚雄轉身離開走進了家中,一邊走一邊沉思。他到現在也不明白為什麼宰相會讓他挑選一個兒子去入贅到李府中。

不過宰相他擅長占卜,想來是看到了什麼比較重要的事情吧。不過無所謂,反正只是送出去一個不成器的兒子罷了。

話分兩頭。李安在帶着接親的隊伍走小路返回了李府。在進入府門之前,媒婆特意拉着楚伐跨了個火盆,寓意着燒去霉運和不好的東西。

李安在看着走路都歪歪斜斜的楚伐,臉色再次一黑:要是跨火盆真的有用的話,第一時間就該把楚伐給燒了!

不過李安在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自己只是遺憾自家三妹淪為了政治鬥爭的籌碼,不該把這份憤怒發泄到無辜之人的頭上。楚伐是個傻子就已經夠可憐的了,自己要是再排擠他,那也太過分了。

好吧,既然他已經成為了自己的妹夫,那自己就要好好對他。不就是神智有問題嗎,等自己修行有成之後,就去把醫王請來,不信治不好他!李安在一邊惋惜一邊感慨着。

李府和楚府的選擇一樣,一切程序從簡。楚伐在被人按着拜過天地之後,就被一群人押着送進了新房。為了避免他逃跑,李府的下人直接將他綁在了床上。

時間不停地流逝着,被綁在床上的楚伐不開心地扭動着身子,在床上像個爬蟲一樣翻來覆去。結果他滾着滾着,一個不小心就從床上跌了下來,腦袋直接磕到地上,整個人瞬間就暈了過去。

「醒醒,醒醒……」冥冥中傳來一陣聲音,一直環繞在楚伐的耳邊,似乎是想把他喊醒。

音波在楚伐的耳邊以特殊的的頻率震動着,給人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

聲音持續了一會,昏迷中的楚伐瞬間睜開了眼睛,之前憨傻的表情全然消失不見。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精芒,寒氣逼人,但瞬間就歸於平靜了。他有些悵然地感慨道:「黃粱一夢終有醒,無根無極本歸塵。」

《天君下凡之我的妻子是女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