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空的愛
天空的愛 連載中

天空的愛

來源:google 作者:簡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笙 簡笙胡

追在簡笙身後的第十年,我突然死心了原來多年的痴戀,真的可以用一晚來結束昨天晚上,我莫名其妙地被簡笙刪了好友好巧不巧,他刪我時下了一場很大的雨電閃雷鳴中我蜷着腿縮在被子里,一遍又一遍地加他,一遍又一遍地輸入着我害怕求求你別不要我這些字眼,從開始的卑微到最後的麻木加了整整一晚...展開

《天空的愛》章節試讀:

《天空的愛》這部小說的主角是簡笙胡式微,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下面是章節試讀,是屬於言情小說。
主要講的是:胡式微!
他念得極沉極慢,顯然是壓着極大的怒火。
我深呼口氣,臉上掛上得體的微笑,轉身望向他。
客客氣氣地問道:簡總,有什麼事嗎?
簡笙可能還不太習慣我對他態度的突然轉變,兩道劍眉蹙得緊緊的,在中間拱成一個極深的川字。
你怎麼回事。
他反問。
...可能出門沒看黃曆。
二十分鐘後,從不踏足**的簡笙出現在了酒吧。
旁邊酒吧老闆作陪,身後還帶着兩個一身黑的保鏢。
再十分鐘後,酒吧清場。
簡瑟瑟在她哥的目光下,縮着肩膀往我身後躲了躲,成功地把那道含着怒意的視線引到了我身上。
一張俊臉在明滅的燈光下陰沉得厲害。
今天之前,見到沉着臉的簡笙我定會伏低做小,曲意承歡。
而現在,即便是想到之前做過的那些作踐自己迎合他的事,我都感覺自己像個傻逼。
拂開黏在臉上的彎曲長發,我拉着簡瑟瑟想離開,越過簡笙時被他拽住了胳膊。
胡式微!
他念得極沉極慢,顯然是壓着極大的怒火。
我深呼口氣,臉上掛上得體的微笑,轉身望向他。
客客氣氣地問道:簡總,有什麼事嗎?
簡笙可能還不太習慣我對他態度的突然轉變,兩道劍眉蹙得緊緊的,在中間拱成一個極深的川字。
你怎麼回事。
他反問。
我仰天翻了個白眼,懶得繼續跟他繞,晃動胳膊從他的鉗制中脫離,拉着簡瑟瑟頭也不回地出了酒吧。
從酒吧出來,也敗了玩樂的興緻。
叫了個代駕把我和簡瑟瑟分別送了回去。
各回各家,她找她媽,我繼續睡覺。
別問我為什麼不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問就是我沒媽。
我媽在十年前的雨夜跳樓死了,當著我的面毫不留戀地縱身一躍。
我本來也想隨她去的,結果奔到窗前時被老胡拽住了。
恰好有個巨大的閃電劃破天際,我趴在我媽跳下去的窗口,能清晰地看到地上蜿蜒的血水。
從那之後,我很懼怕雷雨天。
本來以為能一覺睡到自然醒,結果第二天一早就被一遍又一遍的電話鈴聲給吵醒了。
我摸過扔在一旁的手機看了一眼,是簡笙的助理。
猶豫再三,我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畢竟沒有必要為了簡笙跟所有人都鬧得老死不相往來。
簡笙的助理姓顧,三十多歲,是個極其幹練又守規矩的,就連打個電話也都是公事公辦的態度。
胡秘書,你已經遲到十五分鐘了。
一板一眼的說辭。
我這個秘書的職位,是當初纏了簡笙好久才得來的。
說是秘書,其實就一花瓶,平時我的工作除了幫簡笙泡咖啡就是加班的時候幫他點外賣。
連跟着應酬、遞個文件啥的這種跟正規秘書稍微掛點鉤的事我都沒幹過,所以要離職連交接都不需要。
當了簡笙兩年的秘書,我從沒被他承認過。
他出席宴會身邊的女伴換了又換,那裏面唯獨沒有我。
不好意思顧哥,我客客氣氣地回他,我跟簡總講過的,我不幹了。
話音剛落,電話那端傳出啪的一聲脆響,是杯子落地碎裂的聲音。
我想,應該是之前我從迪士尼帶回來,放在簡笙辦公桌上他卻從來沒用過的那個情侶杯吧。
摔了就摔了吧,已經無所謂了。
睡過一覺,頭髮的卷有些散開,對着鏡子梳了半天,我決定去理髮店燙一下,順便再染個色。
簡單地收拾了一下,拎上包包就出了門。

《天空的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