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腦中世界
我的腦中世界 連載中

我的腦中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甜味魚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甜味魚頭 許木 都市小說

許木發現自己的大腦竟能鏈接未知的空間創造出真實的文明,於是神話開始了······世界是龐大未知的,隨着不斷的探索,人們驚駭的發現,這個世界,存在邊際有各種神跡降臨,大地突然變成高山,或形成海洋,甚至有智慧巨獸的身影神秘出現,踩踏山川、破碎大地數千年後,在這樣險惡的環境下,人們建立徇爛的文明,尋求世界的真理而許木開始化為那迷霧中的最恐怖神明,帶來的知識災難曼延無數維度,他創造知識與死亡,只為活下去……沙盤種田流,演化超凡文明,創造世界展開

《我的腦中世界》章節試讀:

奧斯山的山腳處,成群結隊的蟻人聚集在此,他們都是為了爭奪登上聖花的名額。

蟻人們仰頭看着高處直插雲霄的太陽花,聖潔美麗,看不見全貌,但僅僅站在低處,便可以確定這是何等的奇觀。

伽木拄着木質拐杖,靜靜望着高處太陽聖花直插雲霄的震撼畫面,他的身後安靜的站着數名弟子。

「老師,我們出發了,這一去,可能七八天的時間,不過只是爬山太陽聖花,我們會回來的……」

有人低聲在身後輕聲提醒。

「不,你們可能都回不來,神的試煉,看上去沒有眼前這麼簡單。」

伽木嘆息,透過遙遠的距離看向太陽聖花,身為一位活了89年的老者,他深深知道,太陽聖花那碧綠的花桿上,會沾染上如花瓣般鮮紅的血液。

「老師,有什麼好擔心的嗎?」有耿直的弟子忍不住問:「未知的神明降下供我們攀爬的聖花獲取智慧,只要我們和其他人合力,一定會攀上聖花之頂的。」

「不,不是擔心,我相信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抵達太陽聖花的頂點處,但我擔憂同族人的陷害,乃至你們同伴間的互相傷害。」

伽木輕聲說:「記得神明說的最後一句話嗎?『第一個登上太陽聖花頂點者』,只有一個人可以獲得神明的智慧。」

「我經歷過人的善惡,盲目、貪婪、自私、衝動、悲哀,唯一的名額誰也不想讓給另一個人,所以,一場戰爭不可避讓。」

弟子們沉默了,他們互相看了看身邊的人,誰也不能保證自己能否活在登上頂峰的那一刻,要是否會在最後時刻會被同伴捅一刀或自己捅同伴一刀。

伽木嘆了口氣,蟻人在這個世界的食物鏈中屬於倒數,數之不盡的野獸窺探着他們的身體。在看見太陽聖花降子奧斯山時,誰都妄想得到神明的智慧。

因為這代表他們可以擺脫食物鏈的秩序,名列在神明之下。

「這樣吧,」伽木將手中的木拐指向一位弟子說:「你們都是我撿來的孩子,就按照時間來排吧,記住你們是一個團隊,要互相依靠,若可以登上太陽聖花的頂點,便讓你們中最大的上去。」

眾弟子:「是!」

奧斯山的山頂已經有不少人聚集在此了,他們每一個都抱有登上太陽聖花的決心。他們或獨自一人,或結伴而行,但這樣一個共同點,那邊是持有武器。

每個人都警惕的看一下周邊的人,太陽聖花上獲取神明智慧的名額只有一個,誰都想成為那一個登頂者,那也就意味着,其他人會被淘汰。

「我是其卡格部落里最勇敢的戰士達里木,」這時,一位手持石斧的蟻人說道:「智慧是該共享的,所以我願意不辭辛勞的去登上這直立的聖花。」

「達里木,你當我們是傻子嗎,攀登上太陽聖花頂點的名額只有一個,當你獲得了神明的知識後,是否會報復我們這些曾經襲擊過你們部落的人我們能不清楚嗎。」

蟻人中有人說道。

達里木眛着眼打量那說出此話的人,他的觸角在微微顫抖,右手上握着的石斧更緊了。

空氣中蔓延着火藥味,這個時候,只需要一個小小的火種,便可以引發戰爭。

最終,達里木動手了,手中的斧頭率先砍向那說叨自己的人,他的同伴也毫不客氣的用體內的螯針朝其他人刺去。

螯針作為他們蟻人天生的武器,除了用於解剖食物外,在進行突襲方面也是有奇效的。

「達里木,你……」

「名額就只有一個,多說無益!」

「去死吧你們,神明的智慧應該屬於我夏當。」

呼啦啦!!!

許木興奮的看着晶虛中奧斯山的戰爭產生。

他坐在椅子上,觀看着這些最大不過賊蟻大小的蟻人們相恨相殺。

在插下太陽花的時候,許木便已經預料到這種可能了,身為這一切的幕後主使,他是很樂意看到這種情況的。

獲得智慧者,他應該有出眾的體格與能力,還有必不可少的運氣。

另外,他還可以趁機割一波韭菜,按現在蟻人們的靈魂層次來看,死兩個可以讓自己多活一秒。

殺!

蟻人們毫不知情的陷入亂斗。

蟻人廝殺在一起,場面如同古代的軍隊進行混戰一般。

「有人在偷爬太陽聖花!」

突然,不知是誰喊了一句,眾人看向太陽聖花那碧綠的枝桿,發現已經有幾個人在向上攀爬。

「無恥,卑劣!」

有人大罵,接着也向太陽聖花跑去,正試圖追趕領先的人。

神奇的一幕就這樣出現了,高處的蟻人被底下的人用木刀石斧或蜇針擊落,相行的在太陽花的枝幹上爭鬥,為防止底下的人追上,也不停的用腳將要追趕上的人踢下去。

越往上,人越少,再看來時路,儘是同族的屍首和血液。

登頂之人攀上頂峰時留下的痕迹,從底處傳出近似悲鳴的聲音。

是同伴的背叛又或者他人的妄念,那些快要登頂者不敢想像,也不敢多想。

可能只是一念之間,和自己差不多同一高度的人便會為了那神明的智慧超越自己,甚至殺了他。

攀登持續了三天,終於,在攀登中,一共有3隻蟻人最先登上了太陽花的花蕾上,並分別出現在了花蕾的北方和南方。

其中站在北方結伴而行的兩人是伽木的徒弟,一個是弟子中的老五,一個是弟子中的老六。

伽木的弟子都是孤兒,且都按撿到的順序命名。

至於其他人,都已經停止了攀登。

而在南方的,則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者,看上去已有70多歲的高齡。

他名為鍾里亞,是旭貢部落里的智者。

但此刻的他身上儘是污血,仿若惡鬼,可沒有一點智者該有的樣子。

不過也正常,畢竟一位智者,是無法來到這裡的。

三人都看見了放在花蕾正中間的鐵制護甲和武器。看着那根本沒見過的裝備,三人都清楚,這應該便是那神明所說的智慧。

「喂,那邊的老頭子,我們兩個你一個,確定要和我們爭嗎!」老五向鍾里亞說道:「而且現在的你,體力應該透支了吧。」

鍾里亞呵呵冷笑,手中的石刀被當拐杖一樣輔助着他前行。

他說:「神明的智慧只允許一個人獲得,你們兩個難道不擔心旁邊的同伴偷襲嗎。」

老六笑着指了下身不由己的老五說:「不擔心,因為我們早已分好了,神明的智慧歸老五,他會分享給我們所有人的。」

「哼,誰知道他是否會掖着藏着一些,智慧這種東西還是歸我管吧!」

突然間,原本一直是拿刀當拐杖用的鐘里亞開始快步奔跑。

老五和老六這才意識到,原來剛才鍾里亞那拄着石刀行走的行為是在欺騙他們,目的是讓他們以為對方連走路都困難,構不成危害。

「你個為老不尊的傢伙!」

老五大喝一聲,拔出身上的螯針當短劍用也朝中間的鎧甲與鐵劍衝去,老六見狀,緊隨其後。

鍾里亞:「小毛頭,這一路上我殺過的人比你吃過的肉都多!」

鍾里亞:「……」

老五:「抱歉,我是素食主義者,沒吃過肉!」

老六:「哥哥,我來幫你!」

鍾里亞與老五和老六打了起來,鍾里亞上了年紀,何況對方還是兩個人,僅僅幾秒便處於下風。

但好歹也是活的久,只見他將手中石刀用於隔檔老五的螯針,然後趁機用第二隻右手拔出自己的螯針刺向老六的頭部。

《我的腦中世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