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家貨車能穿越
我家貨車能穿越 連載中

我家貨車能穿越

來源:google 作者:和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呂聲聲 和和

我家斥巨資買了一個貨車,想做拉魚買魚的小本生意,沒想到貨車竟然能穿越古今,讓我們一家走上節衣縮食……不對不對……走上了富貴榮華的人生巔峰……展開

《我家貨車能穿越》章節試讀:

車裡的李榮等人也認出了,他就是那個山匪頭頭,他們可不能讓他上車呀。

李榮推了推旁邊的幾人,小聲的說,「不能讓山匪上車,他們搶了我們那麼多的糧食,我們不能放過他。」

富公公聽明白了,就是他搶的糧啊!

雖然只是個公公,可富公公還是愛國心爆炸,從車兜里露出了蒼白大腦袋。

「就是你個匪盜,竟敢搶我大倉糧草,你們也是大倉人,可知糧草的重要性啊!」

「今天我要為民除害,啊!」富公公隨便拿起一塊烙餅對着絡腮鬍扒着車的手背就是幾下。

而絡腮鬍在富公公伸出白臉時,嚇得都快背過氣了。

「啊!鬼啊!」

「啊!敢說本公公是鬼,把他拉上來,看本公公不給他好瞧!」富公公惡狠狠的說。

李榮三人把嚇的沒魂的絡腮鬍拉進車裡,只有富公公對着絡腮鬍拳打腳踢。

回過神的絡腮鬍可不是任人毆打的,正要反抗。

李榮三人和呂海陽也發覺了絡腮鬍的意圖,四人圍了上去,把絡腮鬍按在中間毆打了起來。

各種手腳並用,還有幾張烙餅霹靂吧啦的全落在了絡腮鬍的頭上。

然後李榮解下褲腰帶把絡腮鬍的手腳綁在了一起,推到一邊。

絡腮鬍已經被打蒙了,怎麼回事兒?

本來只是想搶糧,現在把自己搭進去了,兇狠無比的自己今天竟然落到遭人群毆的地步。

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小弟,大哥好想你們啊!

小弟們此時也傷心痛苦,大哥啊~我的好大哥啊……

傳話的小弟覺得是自己傳話沒傳話,把大哥傳沒的,決定前去營救大哥,其他小弟早已群龍無首,一看他要去救大哥,自己也要去。

然後虎獅寨的所有弟兄扛着傢伙,推着糧車出發了。

也不知道是哪個二愣子小弟說,萬一他們不歸還大哥,咋辦?

有人就提議說,用糧草換大哥。

然後剛搶回來的糧草有火速裝車,去救大哥了。

車子一直開着,中途也換過了呂聲聲一次,前面坐着的段寶嘉也換到後面休息了,李榮是不能再坐前面了,就讓另外一個小夥子趙長歲來指路。

就這樣不停地到了第二天早上,呂聲聲已經是哈欠連連,可一想到呂爸也才剛睡幾個小時,又不忍心打擾,就堅持着開。

一直到晌午,車子才慢慢停了下來。讓大家活動活動。

早已在車上憋不住的富公公噌的一下沖了出去,憋不住了,都快尿了。

尤其是剛剛急剎車時,都感覺要出來了。

絡腮鬍也包含淚水的看着遠去的富公公,公公啊!俺也想尿,帶俺一個唄……

可惜手腳都被綁住了,嘴也被堵住了,原因是大家嫌他口臭。

這車裡的五個人不得不站起來說一句了,是真臭。

車上的人都下來完了,徐梅花拿出了一包扒雞,準備打開分着吃。

呂聲聲也去一邊解決生理問題,人有三急。

「媽,好了嗎?」呂海陽口水快流出來了,目不轉睛的盯着徐梅花手裡的扒雞。

徐梅花不緊不慢的把扒雞分開,裝在呂聲聲的餐盒裡。

「等着你姐回來一起吃。」

「等她幹嘛,她又不是不回來,我先嘗嘗味。」

呂海陽看着徐梅花放在餐盒的雞肉,想偷拿一塊。

身後的呂傳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巴掌打歪了他的手。

「你這孩子,都說了等你姐回來,你着啥急,給這雞爪子拿一邊啃着玩兒去。」徐梅花怕父子倆又鬧起來,趕緊把呂海陽支走。

呂傳能知道徐梅花啥意思,也沒在出聲訓斥兒子。

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兒子一眼,呂海陽想是無所謂的做了個鬼臉。

呂傳能心裏的火瞬間就壓不住了,好在徐梅花攔住了他,「別去了,你和兒子見面就這樣,不能好好說嘛?」

「他和我好好說了嗎?他說不想上學了,就不上了,老子當年想上也沒條件。」呂傳能端過徐梅花手裡的飯盒沒好氣的說。

徐梅花撇了撇嘴,「我還不知道,你當年總考零分,學不進去,一看書就頭痛,兒子這是隨根了。」

「你你你,沒有的事兒,我當你學習那是個頂個的好。」呂傳能一看自己的糗事沒戳穿,話都說的不自然了。

「爸媽你倆說啥呢?」呂聲聲的聲音從後傳來,把呂傳能嚇了一跳。

「沒沒沒說啥,來乖嘗嘗你媽撕的扒雞。」

徐梅花也順手拿起一個雞腿遞給了呂聲聲,「對對我們沒啥,拿着去吃吧。」說著還有眼睛揶揄了一下呂傳能。

接過扒雞腿一咬,滿口的香味充斥着口腔,「爸媽我就說這家的扒雞好吃吧,大學時候我經常買他家的扒雞呢。」

看着吃的流油的女兒,夫妻倆欣慰的笑了,還是女兒懂事啊!

「好吃就多吃點兒。」

呂傳能又遞過去一個雞翅膀。

徐梅花轉頭看著兒子整正和那四個士兵圍在一起,李榮,段寶嘉,趙長歲和不愛笑,冷着臉的莫刀。

他們看著兒子手裡的扒雞,雖然沒有說想吃,但從他們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們也想吃。

這是徐梅花作為母親的直覺。

他向五人招了招手,「都過來。」然後接過呂傳能手裡的餐盒,拿了幾塊雞肉分給了小夥子們。

「來,你聲聲姐說,這家的扒雞好吃,你們也替你聲聲姐嘗嘗。」

「對對,你們也嘗嘗……你就別吃了,那麼胖,天天我供你吃供你穿,你不給老子好好混。」呂傳能也很喜歡這群保家衛國的小士兵們,下一刻對着自己的兒子惡氣的說。

「我就吃,我就吃,我還把我姐愛吃的雞翅膀給吃呢!」說著手拿着雞翅就跳遠了,「打不着吧,打不着吧!哼!」

正啃肉的聲聲,姐姐?我有那麼老嗎?

「媽,我才二十二啊!不可能是姐姐?」

「你就是姐姐,榮小子今年十八,嘉小子今年二十,就那個長歲比你小半歲,他是冬季的,你是夏季的。」

徐梅花細數他們幾個的年歲,「這不歲數擺着呢,你可不就是姐姐了。」

好吧,呂聲聲投降,接受姐姐的稱呼,「聽見吧,快叫姐姐!」

呂聲聲雙手叉腰的,斜仰着腦袋看着幾個弟弟們。

支支吾吾的聲音響起,「姐姐……」。

「聽不見,大點聲兒!」

「姐姐!」李榮第一個叫了趙長歲也跟着喊了。

呂聲聲看向段寶嘉和莫刀,他倆一個紅着臉一副吃了黃連一樣,就是不開口,另一個冷漠的嚼着雞肉,面無表情。

好吧,呂聲聲的氣勢沒有壓倒他們。

吃着吃着的呂傳能示意大家安靜,他總聽見窸窸窣窣的響聲,從貨車裡發出。

這也轉移了呂聲聲的注意力。

段寶嘉看着呂聲聲的纖細的背影,長呼了一口氣,他不想叫他姐姐,他真的不想。

而莫刀卻是沒有感情一般,他也是冷漠的,他從小到大,沒有人真正關心過他。

就在剛剛他下意識拿雞屁股肉時,徐梅花攔下了他的手,他愣了。

可下一秒徐梅花卻從裏面挑出來一塊沒有骨頭,又大又肥的雞肉給他時,他低着的眼神動了一下,卻馬上消失了。

這些徐梅花卻不知道,自己小小的動作卻溫暖了一個少年的心。

此時,解完手的富公公被突然鬼鬼祟祟的呂家父女倆搞得緊張兮兮。

然後富公公就偷摸跟在了呂聲聲後面,和他們一起貼着車廂想後移去。

「啊!」

《我家貨車能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