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為馬甲穿女裝
我為馬甲穿女裝 連載中

我為馬甲穿女裝

來源:google 作者:我家養了一隻貓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系統 蘇語

蘇語意外車禍,成了個有意識的植物人,意識與身體分離靈魂被身體排斥時,遇到了系統27——馬甲測試系統自大高傲的神明被龍女教導好好做神九尾狐妲己在陰影里掀起百鬼夜行月夜中的嫦娥注視着蒼天之下墮落的惡鬼千年蛇妖與八岐同行黃泉水奈何橋邊的孟婆養着只小鬼蘇語拿着馬甲,又雙叒叕是女裝馬甲,「27,馬甲真沒男的」27看了看馬甲池,90%性別為男,心想宿主果然非酋馬甲女裝,性別男展開

《我為馬甲穿女裝》章節試讀:

自空中看見下方田野,有農人忙碌,又有裊裊炊煙,農田阡陌,溪水環帶,自成田園美景。放鬆身體,隨風沒入林中的邊界,抬手理了理自己的衣着,還是穿着女裝,有些不習慣。咳了兩聲,清了一下嗓音,便走向村子。

走在田埂上,敖海清強烈的五感就告訴他,很多人都在盯着他。強烈的目光存在感,幾乎讓蘇語感覺自己同手同腳,都不會走路了,令人尷尬,又撐着不能露怯。

「姬君,您需要幫助嗎?」終於,不遠處一個十四五歲的男孩過來向著蘇語問詢道。似乎有人去問就引起了人們的好奇,人們將目光那個光明正大的投向蘇語。現在交通不便,一個村裡少有外來人,更何況是一個美麗獨身,且觀那身衣裳和氣質,就算不是姬君,也會是武士家的女兒。

「您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野下石田頂着壓力再次問道。野下石田是村子裏村長的孩子,自家佔有大片的土地,不用從事生產,自有好日子過。今天也是野下石田被派出來監工的一天,只不過今天有些特殊,村子來了個外人,看着也挺無害的,單身一人,於是向前詢問。

「我找不到路了,這裡是哪裡,我要去最近的城裡,能先借住一宿,必有回報。」蘇語隨便找個借口,27又不理自己了,什麼都不知道,還得自己來收集信息,才知道在什麼世界。

野下石田聽到的聲音有些低沉,不似女兒家的輕靈,但也清晰的聽到蘇語的要求,心想,果然是大地方來的,是與僕從走散了吧,真可憐。

於是揚起大大的微笑,拍了拍努力挺起的胸膛,臉上熱情洋溢,大聲說:「放心,我父親大人可是村長哦,你就在我家住下,我家很大的,可以借你住一晚。」

「是啊是啊,村長家可是很熱情好客的,我們種的地可可大多都是村長家的,租子低,還是個遠近聞名的大善人呢。」旁邊有聽到的男人馬上走近和蘇語說道,「姬君如果想借住一宿,可以和這個娃子去家裡看看。」

「多謝。」蘇語看着湊近的人,一字一字蹦道。嚴肅的聲音,和尊貴精緻的面容,一下讓熱心的男人終於想起自己的身份,看着蘇語沒在意,一下躥遠,立馬有人圍了上去,探聽八卦。

果然人的本質就是八卦,仗着龍非人一般的天賦,一字不漏的聽清遠處的人已經從正常的問話發展到調侃自己和面前這小子,就很無語,兩男的,又什麼可能,關鍵是面前這小子,還臉紅,真是。

「我……我們走吧。」野下石田感覺自己的臉在發燙,低下頭問,又抬起瞟了一眼,瞬間低下。看着蘇語點了下頭,野下石田就帶着蘇語進了村,給蘇語一邊介紹着。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村長的家居然在村子外圍,而不在村子中心,於是一路穿過去,蘇語發現這裡的人都是用木質和竹質的房子,看着也還行,路邊有一大群小孩在玩,走遠了還能聽到那群孩子說要去玩打野人,不知道是什麼,也沒放在心上。

終於,在穿過了密集的村中心,外圍的房子越來越稀疏,到後來村長家時,竟是發現村長家在山腳,且附近沒有相鄰。

「到了。」看見面前的房子,野下石田聳下肩,鬆了一口氣,不再僵硬,快步上前敲了敲門,就聽見有人開門,是一個老頭和僕婦。

老頭很是乾瘦,露出來的地方可以看見骨頭的形狀,雙眼倒是不渾濁,只是有些閃爍,看到身邊的野下石田時倒是笑了起來,只是這個笑,有着令人頭皮發麻的感覺,像是死人的那種皮笑肉不笑,「少爺回來了,進屋吧。」老頭一眼都不看石田身邊的蘇語,像是沒看到一般,無視了,走在前面。

倒是野下石田露出歉意的微笑,撓了撓頭,「見諒,木和叔不是這個意思,他不大幹預我做事,一般都很無視的。」接着拉過旁邊站立的僕婦,「這是小山林子,待會小山林子帶你去休息的房間。」

蘇語看到老頭那一笑有種感覺不對頭,但又說不上來,周圍的環境都很令人舒服,但……「我先拜訪一下尊父吧。小山嬸嬸,家主有時間嗎?」小山林子的表情說是嚴肅,但蘇語看着那雙無神的雙眼,更想說是一種麻木的冷漠自閉。

小山林子直直的看着蘇語,語氣僵硬,「家主沒空,您先休息就好,不用在意。」聽到小山林子說家主沒空時,野下石田的笑容頓了一下,「哈哈,我都忘了,今天今天是母上大人的忌辰,父親大人應該上山掃墓去了。父親大人不在意這些的,先去休息吧。」說著,也點點頭,離開了屋,轉身出去了,只是那一剎那,野下石田的臉沉了下去,帶上了些擔憂與害怕。

蘇語看着對方轉瞬變換的態度,心裏暗襯道會有人忘記每年都在拜祭的母親嗎?今年新死的,也不對啊,新死的會父親一個人去拜祭嗎?總覺得怪異,算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還是不要深究的好,就住一晚就走,不會出事的。

收起心思,跟着小山林子走過彎彎繞繞的院子,到了最裏面的屋,周邊都是圍牆,靠近後山,打開窗是鋪面的林木氣息,泛着土腥和枯葉腐爛的氣息。聞不慣,就將窗戶拉了進來,轉眼看看,安排的還行,榻榻米,待客的桌凳完備。

「多謝,小山嬸子,可以問問離這裡最近的城是哪裡嗎?我想去城裡等他們,是哪個方向,有多遠呢?」順手倒了杯桌上的水遞給小山林子,抬起眼瞼看過去。

小山林子出生在這個村子,想像得到出生到入土的平凡的一生——生長,結婚,生孩子,養孩子,孩子長大,自己就該死了 。只是這中間環節出了問題,要是自己的孩子還在,會不會也像這樣,沒有這麼美麗,但是會向自己撒嬌的可愛;沒有家財萬貫的自己,無法讓她金尊玉貴,也會嬌養着孩子衣食無憂,讓她承歡膝下,看她幸福平淡的一生,不禁有些晃神 ,看着蘇語入神。

「小山嬸子,小山嬸子。」蘇語晃了晃手,沒見 小山林子回神,正抬手向她肩上拍去,不料小山林子一下側過身,落了空。也不尷尬,直接收回手,「你怎麼了?」

「沒,沒事,我先走了,晚點會送飯來的。」小山林子說完就驚慌的跑出去,轉角不見。

「都怎麼了這是,每個人都好奇怪。」撫了撫頭上的發簪,蘇語奇怪。感覺上有什麼在預警提防,只是蘇語這個心大的,這都能忽視,最後望了望後山的方向,想着那山上的腐爛的黑泥,好在意,想着就倒在榻榻米上睡了過去。

27自己無所謂的態度傳給了這個做宿主的,但心大的也是讓27都能誇獎的程度了。

後山深處有着一方天然的高地平台,後來被用作神社,修了一座山神廟,從這裡可以俯瞰底下村落,神明在此居住,人們信仰祂,祂也庇護者所有的信徒,有求必應。昔日煙火聲,而今荒草園,神明已經消失,居住於此的是人心的惡念。

「神明大人啊,我請求您的憐憫,看看您忠誠的信徒吧,這具身體正在腐爛,我不想死啊,求您了,您想要什麼,我都能給您找來,懇請您救救您忠誠的信徒啊!」跪拜在山神廟中的男人有些微胖,鬍子修剪的整整齊齊的,臉上面無表情,然而眼中又滑稽的出現恐懼,驚慌,絕望和瘋狂,說著話,身子還在戰戰兢兢的,完全的不協調和詭異。

「父親,和你說了多少次了,這裡不能來,不可以,這是邪神,不是神明,神明都會降災,更何況是祂。」人還沒到野下石田的聲音就從外面傳進來。

轉頭看見進來的兒子,野下光眼中閃過嫉妒羨慕,看着自家兒子的身體,眼光中有着垂涎,又按耐住。「父親大人,回去吧。」野下石田再次勸告,雙眼有着些許的期許,「回去吧。」

「哼!」野下光冷哼一聲,站起身,理了理衣裳,轉身就走。

看着父親大人出了門,向山下小路走去,野下石田回頭深深地看了一眼石像,「忍忍吧,忍忍,我一定親手結束這一切。」

等野下石田出了門,門前一陣陣冷風吹過,大門未關,哐當哐當作響,白霧瀰漫中瘦弱纖細的手伸出,顛了顛手上的祭品,隨手扔出去,還未落地,便被一群烏鴉搶食,散開後,一絲不剩。

小山林子出了門就直奔回家,她家在村外圍,倒是距離野下宅不遠,但也是不近的距離。回到家後,小山林子找到雜物堆,在裏面找了找,最裏面的乾草抱開,是一個手提籃。藏在雜物堆里的東西是不可能被發現的,自家男人從來不會來翻這些破爛,於是籃子得以很好保存下來。

挎着籃子,盡量的躲着人走,現在沒多少人,都在田裡幹活,小山林子有幸在野下家幹活,才沒下田。路上碰着些孩子,扶起跑過摔倒的男孩,讓他們不要跑。男孩站起來白了一眼小山林子,「知道了,丑妖怪。」

啊,之前沒說,小山林子的臉頰有着大片的凹凸撕裂的舊傷痕,男孩掙脫里了小山林子跑了。小山林子無言站立,看着跑遠的孩子,神色很是猙獰。

進入山林里,有着一個小小的土包站着,這裡有着許許多多的土包,天光透不過密林的封鎖,陰暗潮濕,冷風帶着樹葉沙沙作響。小山林子默不作聲的取出籃子里的香,點好插上,眼裡流出了淚水,滴落在地。

《我為馬甲穿女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