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在葉羅麗世界繼承了我媽的系統
我在葉羅麗世界繼承了我媽的系統 連載中

我在葉羅麗世界繼承了我媽的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時凌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南溯 時幼惜 遊戲動漫

「系統搞笑大佬」高冷禁慾系統主神(男主南溯)×瘋批逗比混世魔王(女主時幼惜)1V1出生在仙境的時幼惜,是被她的姑姑冰公主和顏爵養大的18年來,時幼惜硬是屏蔽了冰公主姑姑的溫婉氣質和姑父顏爵的文藝熏陶,直接變成了一個混世魔王她完美的把父親時雨的瘋批和母親葉夢舒的逗比都給繼承了下來拔水王子頭髮,揪顏爵耳朵,放龐尊的雷電,摘黎灰的眼鏡,搗靈公主花園,幫毒夕緋制毒,偶爾還在火領主的地盤去潑兩盆水……這些都是日常冰公主表示:很好,快被氣出更年期了時幼惜與系統的第一次對話如下:「宿主你好,我是你媽的前任系統,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統子了」「統子你好,我們可以毀滅這個世界嗎?」靈犀閣眾閣主氣哭:求那對不負責的夫妻快回來把這丫頭帶走!可是——父母沒給喊回來!系統主神降臨了!系統激動到哭:親愛的主神,您總算來了,你再不來,你精心研製出來的統子我就要被那娃兒玩崩了~展開

《我在葉羅麗世界繼承了我媽的系統》章節試讀:

空間大戰後,葉羅麗仙境回歸於平靜,到處透露着一片祥和。

「時!幼!惜!」

可突然,仙境中,一向溫婉美麗,端莊素雅的冰公主使出了河東獅子吼。

她這一聲吼,震動仙境一群鳥獸驚恐亂飛。

此刻她手中是用仙術凝聚出來的一支大冰錐,怕是有兩三米,拖在地上嗤啦直響。

她已經亳不顧形象的追趕着前面那位扛着一個小火車,長相精緻的美貌少女。

「時幼惜你給我站住!」冰公主繼續大喊。

扛着小火車的時幼惜臉不紅氣不喘,一雙腿像是安裝了馬達一樣跑得飛快。

「我不站住,我要站住了,不就得被姑姑你扎個窟窿眼了,你以為我是傻子嗎?嘿嘿,我就要跑。」不停扒拉的小嘴,一點也不影響她逃跑的速度。

只不過,看着她肩上的小火車,系統肥豬流表示非常的迷惑。

「我說小宿主,你逃就算了,幹嘛帶個玩具車,平日也不見你玩這火車小玩具啊,逃命時居然會帶上還真是稀奇。」

時幼惜道:「人類世界不是有句話叫:連夜扛着火車跑嗎,所以我只是想試試扛着火車是不是比較刺激。」

「不過,刺不刺激我現在是沒感受出來,但我這火車裏面的小客人們一定是刺激了,它們說,它們都刺激得想吐了。」

時幼惜瞥眼向小火車看去,一隻可愛的毛毛蟲探出了腦袋,「幼惜小美女你快停下來吧,再不停下來我們就要神魂分離了。」

時幼惜拒絕,「不行,我要停下來的話,我就要神魂分離了。」

「所以你們就先忍忍吧,待我跑到安全區域,我會放你們下來的。」

「不不不,時幼惜小美女,我們真不介意你現在就把我們給扔了,你不用這麼講義氣帶着我們一起走,因為犯錯的只有你啊,冰公主又不會對付我們~」毛毛蟲說著就落下來兩滴傷心淚。

它想,絕對是今天出門沒看黃曆才答應做了時幼惜這個小惡魔的火車客人,這下好了,被她扛着逃命是真的快沒命了。

時幼惜愣了愣,表示它好像說得有些道理,可正準備要停下來的時候,突然撞進了一個冰冷的胸膛。

她被迫停了下來,抬頭一看,是水王子水清漓一雙嚴肅的冰藍眼眸,時幼惜嘿嘿的,尷尬一笑,「大,大伯,你好啊,好巧,我們又見面了。」

水清漓低着頭看着這位被冰公主拿着冰錐追趕慘兮兮少女問:「幼惜,你又犯什麼錯了?」

他話一落,後面的冰公主冰璃雪就像擲標槍那般,把她手裡的冰錐給扔了過來。

水清漓及時放出了一片水來擋住了冰公主的攻擊。

「妹妹,她還是個孩子,你不怕傷了她嗎?」聽着水清漓維護着自己,時幼惜果斷的上去抱住了水清漓的大腿。

「大伯,幼惜怕怕,姑姑她太凶了。」

「孩子?她都已經十八歲了還是孩子?」冰璃雪看着時幼惜這副樣子氣都不打一處來,「你可知她今天做了什麼事?我的冰晶宮,第九十九次被她炸了,這一次還炸得個稀碎,也不知要多久才又能修好。」說到這裡,冰璃雪又氣又委屈的蹲了下來。

「當初怎麼了就聽了葉夢舒的鬼話收了這孩子,這孩子簡直就和她爹一樣是個惡魔,不,她比她爸還厲害,是個混世大魔王。我這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才讓這麼個玩意來折磨我。」

看着冰公主委屈,時幼惜弱弱的開口道:「姑姑,當初不是你自己說我太可愛了,像個軟糯小糰子才把我留下來的嗎?」

她說著眼淚也開始擠出來了,然後抬起小腦袋看着水清漓,「大伯,其實我不是故意要炸姑姑的冰晶宮的,我只是想爸爸媽媽了。」

她委屈巴巴的抹着眼淚,「我出生十八年,爸爸媽媽他們就離開了十八年。可他們是有事情還好,但他們把我丟下是去自由自在遨遊太空了啊,我怎麼能讓他們那麼瀟洒,我不服,所以才研究炮彈想把宇宙給炸了,然後把他們炸回來。」

「大伯,你能明白我想念父母的心情嗎,我真的很想念他們,我是真的想問他們一句,既然把我生了下來,當初為什麼不帶我一起走。」

說完,她哭得更大聲了。

地上的小火車裡,一群毛毛蟲趕緊趁這個時候出來,逃命去了。

它們發誓,以後再也不會和時幼惜玩了。

水清漓把時幼惜拉了起來,「幼惜,你別哭了,其實你父母他們……」話到嘴邊,水清漓頓了下來,想了想然後轉口道:「總之,你爸爸媽媽他們會回來的,不要這麼著急,相信我,大伯不會騙你的。」

時幼惜擦着淚水點了點頭。

水清漓又對冰公主道:「妹妹,幼惜她也是個可憐的孩子,再原諒她這一次吧,畢竟你是她的姑姑,你的冰晶宮,我和你一起修吧。」

「可是幼惜,你以後不能再這麼頑皮了,來,向你姑姑道歉。」

時幼惜點着頭,轉身向冰公主保證,「姑姑,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破壞你的宮殿了,如果我食言,不用你追着我扎,我自己扎,我在我身上扎一百下,不,一千下,直到你滿意為止。」

看着她說著這瘋批話語時面色不改的認真樣子,冰璃雪搖了搖頭,「罷了,見你思念父母心切這次就原諒你了。」

嘴上這麼說,心裏卻打着鼓:這丫頭,真的是和她的父親時雨越來越像了。

就怕她一個不開心,毀了整個仙境都有可能。

見姑姑原諒了自己,時幼惜得逞一笑,還向肥豬流邀功:「怎麼樣統子,我的演技不錯吧。」

肥豬流無奈的,只用了一句成語回應:「青出於藍勝於藍……」

媽媽呀,它是倒了八輩子的大霉吧,又遇到這樣一位宿主!

老天爺!

聽聽孩子的心聲吧,可不想帶這種不太正常的宿主了啊!

《我在葉羅麗世界繼承了我媽的系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