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非武,仙非仙,佛非佛
武非武,仙非仙,佛非佛 連載中

武非武,仙非仙,佛非佛

來源:google 作者:逗逗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武明 逗逗你

武明刀魔武尊之子,開局被地脈限制于山川之中百年出山之後德不配位歷經磨難之後怎樣才能不被人算計怎樣才能隨心所欲展開

《武非武,仙非仙,佛非佛》章節試讀:

一個老瞎子,一個小男孩。

一個石桌子,一小盤肉食。

武明坐在石凳子上耷拉着腿看了下老瞎子,用手拿了一片子肉放嘴裏吃了。

老瞎子懷裡抱着一根棗木棍子,好似看到他偷吃肉一樣用棍子敲了下男孩的手。沙啞的聲音說著。

「小子啊,當年你爹是何等的風光。與鎮疆大將軍結拜,怎麼就有你個貪吃的小子。」

武明嘴裏嚼着肉片子,『咕咚』一聲咽下去了,用袖子擦下嘴。

「唉,瞎子今天咋有空叫我過來了?原來都是把肉給放我家嗎?」

老瞎子皺了皺眉頭,往院外望去。嘴裏說著。

「小子,今天給我規矩點。給你請的武師要來了。」

「老瞎子我剛來這裡的時候,你不是挺禮貌的嗎!現在咋成這樣了。」

「小崽子你不是想學武功,這不老夫給你找了師傅來了。」

武明撇了撇嘴,想着這老爺子三年多了。除了跟正常人一樣,也看不出來瞎。

老瞎子好像別的也沒啥區別。

就在此時院門外的走進來一個五大三粗,手持九環大砍刀。獨臂、光着膀子滿身傷痕的漢子走了進來。

聽那漢子聲如驚雷,中氣十足。

「老爺子,您這是又找到了一個啊。」

「看來這個小弟也是當年大戰的遺孤啊。」

「行了,小子以後就跟着我修鍊吧。」

武明一臉懵逼。心裏想着。

「我是誰?」

「我在哪?」

「我要幹啥?」

「這麼莽不會就是我的新手導師吧?」

武明平靜了下心情,用懷疑的眼神看着這個一看就不像好人的漢子。

「瞎爺爺,這是誰啊?是您給我找來的師父嗎?」

老瞎子嘴角直抽搐。

心裏想着「我是你大爺的,瞎爺爺。」

老瞎子平靜了下心裏說著

「小崽子啊,這個是您父親原來的同袍。」

「每十天送來的一斤肉,就是這個刀客帶着老兄弟獵殺的肉食嗎,分給你們的。」

「要不然你以為你能在這個勉強能活的山村,吃百家飯能吃的這麼壯。」

「今天你就去村長那說下,他知道的,攔不住我們。你必須跟我們走。」

武明聽他這麼一說心裏有點不舒服,但是好像對自己也沒有惡意。

畢竟對自己有惡意,可能自己早死了。

「行了,我現在就去。跟村長爺爺請教一下。」

跳下石凳子,蹦蹦跳跳的去村長家了。

武明還沒進院子就開始大喊。

「村長爺爺,今天瞎子爺爺說給我找了個師傅讓我去學武功。」

就看屋子裡出來扛着鐵矛的虎背熊腰的老頭走出來。悶着聲音說著。

「這不是老八家的小崽子嗎?咋地家裡的吃食吃完了?等着我再有一刻鐘就訓練完了。就給您拿。」

武明連忙擺着雙手,重新說著。

「不是,今天還去瞎子爺爺那吃肉來這。他老人家說給我找了一個師傅。我以後不在村裡吃飯了。」

「村裡總算不用每家都給我做飯了。也不用村長爺爺偷偷給我吃食了。」

虎背熊腰的老頭皺着眉頭說著

「行了,小子等會我去老先生那裡問問。要是確認的話你就帶走你爹留下的東西。你先在旁邊坐會。」

村長說完,就又操練起大鐵槍。也不多就是端槍、刺槍。

武明就乖乖的坐在了旁邊的石墩子上。

片刻之後村長拿出一個長木箱子,隨手拍去灰塵,又用稻草掃了下。拿着袖子擦了擦。一眼的複雜。

「這是你爹當年的兵器和功法秘籍之類的。」

「秘籍現在全村都修鍊過,這裡的是你爹親手抄寫的。還有一把好刀。」

「當年你爹也是全郡城數得着的天才。」

「與微末中的崛起,一往無前,全郡城第一。」

「有個封號『一刀武尊』」。

武明懵逼的看着這個虎背熊腰的村長。

「卧槽,老爹還有這麼牛批的稱號。。。」

「看來以後能吃得開了。」

武明鎮定心神。

打開木匣子裏面一個絹布和一把黑色長刀。

村長笑着拍了下武明的後腦勺,順手合上了木盒子。

「小子,現在別看了。等以後修鍊的時候再看。先跟你師父學習基礎。」

武明一縮脖子,卻沒有躲過去;斜着翻了個白眼。

「村長爺爺,不讓看就不看唄。打我幹啥,本來就不太聰明。再打就更傻了。」

二人邊說邊往老瞎子那邊走去。

不消片刻便推開了老瞎子的院門。

村長悶哼着聲音說著

「我當是誰吶,原來是鎮上狩獵隊的啊。咋把手伸到我們村子裏來了?」

「你們不是說永遠不從小村子裏招人嗎?哼!!」

獨臂漢子瞬間站了起來弓着腰,陪着笑臉

「叔,那時候不是年輕嘛!誰還沒有個年輕的時候啊。」

「您好歹是我的親叔叔,您可不能這樣啊。」

村長看着站起來的漢子,用胳膊撞了下他。坐在了剛才獨臂漢子坐的地方。嘲諷的看着他。

「切,你咋不牛了。你不是說讓咱老庚頭瞧瞧。看你混出個人樣嗎?現在咋連胳膊都沒一個。」

「你現在是咋想的,還回來帶小明出去。」

「您能把自己顧得過來不?能照顧好小明不?不行的話就回來村子裏教小明。叔反正這段時間是閑着的。」

「正好去山裡給你們找點肉食。」

獨臂男子看着刀子嘴豆腐心的叔叔。心裏一暖。臉上從白變紅,紅里發黑。

武庚看着獨臂男子的臉色。

「哎呦,咋地你這全村天賦歷史第二的武廣『大人』也有羞愧的一天?」

「行了,過去的事情就算過去了。廣子你以後就好好的培養小明子。」

「咱今天可是把小明子交給你了。但凡有一天我知道沒盡心培養的話。」

「你以後就真的不能進這個村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獨臂男子武廣弓着腰,看着唾沫星子噴自己一臉的叔叔。

武廣嘴角直抽抽,還不敢用袖子去擦。

畢竟原來高調了出村,要不是村長壓着,估計進村就會被村民打出去。

經過十多年的努力才慢慢緩和了和村裡的關係。

也沒有真的把自己開除族籍。

沒有身份真他嗎的是寸步難行啊。

武廣弓着腰,舉着手使勁晃了晃。

「叔,我真錯了。以後小明子我就當親兒子養。我兒有的他有,我兒沒有的他也有。」

武庚點點頭,想捋一下鬍鬚。結果發現鬍子早就被自己的親孫子給薅光了。

「小廣子,今天叔就再信你一次,可別辜負了叔的信任啊。」

「小明子,你今天開始就要外出跟着你廣叔學藝了。萬事以保命為先,但凡你叔他強迫你的做危險的事情。」

「回來告訴我,看我不抽死他。」

《武非武,仙非仙,佛非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