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陵渡
武陵渡 連載中

武陵渡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一方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洛 陳四月

那年洛陽大雪,老祖下山,帶回初生的嬰孩,生養於武陵仙源內,聞春風,聽夏蟬,拾秋葉,賞冬雪……年十四,下山,結交英傑,風雲漸起展開

《武陵渡》章節試讀:

突然發現林洛那小子好像偷偷回頭看了一眼。

陳東隅連忙扭頭擦去眼淚,深深吸氣調整情緒,很快便又是那個酷酷的傲慢少年,回頭看過去,那小子好像又是一直坐在那默默打坐。

金黃的雲海漸漸轉為暗紅,恰好可以掩去少年臉上那些許的局促。

林洛上前準備繼續攙扶陳東隅,陳東隅擺擺手拒絕表示自己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了,兩人決定再最後去碰碰運氣,實在沒有去處再回這個小涼亭。

兩個少年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越來越濃厚的夜色中。

如水城城關塔樓上,燈火通明,一兩鬢已經霜白與李思樂有五分相似的男子正在捧書讀着,露天而坐,不時端起案上的茶杯,小抿一口,神色安然,怡然自得。

李思樂垂手立在一旁,一動不動。

良久,男子放下書,伸手示意李思樂坐下,同時為他斟了一杯茶。看着李思樂飲茶,男子詢問道:「樂兒,聽聞今日你在街上吃了不小的虧。」

李思樂放下茶杯,恭敬地答道:「不過是丟了些面子,孩兒覺得其實給自己解決了個大麻煩。」

「細說一下。」

「近日城裡來了兩名衡岳劍宗的弟子,盯上了一個少年身上的寶物,但又忌憚對方的背景,所以想把我當槍使,讓我出手拿下那個少年然後他們奪寶。孩兒又不好得罪他們,迫不得已只能下場趟這渾水。好在最後有另外一個少年站出來指證,讓我名不正言不順只能放人,反倒省了我不少破事。」

「那兩個少年倒是有些意思,有什麼他們的資料嗎?」男子放下了手中的書卷。

「孩兒去打探過了,兩個少年都是今天早上進城的,但是之前應該並無什麼交集。被盯上的那個少年吃穿用度都是豪門子弟般,但被人刁難時卻沒扈從出面。第二個少年進城的時候還是穿着一身道袍,後面就去買了幾身尋常人家的衣物。」

男子又為李思樂續了杯茶,稱讚道:「你今日處理的不錯,他們山上人的糾纏最好不要糾纏進去。但也不必懼他們,陛下登基之後頒發的律令對他們也是不小的限制。」話鋒一轉又問道:「樂兒你可知我新朝以來陛下最大的功績是什麼嗎?」

「輕徭減賦,與民休息,新朝十年,天下大盛,百姓安居樂業,老有所依,幼有所養,救天下百姓於末夏水火之中,」李思樂脫口而出,答案應該早已在心中想好了。

男子撫須微笑,卻微微搖頭。民水君舟,能在十幾年內將天下百姓帶回盛世,不再如同夏末之時般水深火熱,這無疑是一個皇帝最大的功績,然而父親卻表示不認同,李思樂眉頭緊鎖。

李思樂的父親,正是當下如水城的縣丞李治,見兒子苦思不得,也不賣關子了:「令百姓安居樂業自然是一個君主最重要的事情,但是這種事情有很多君主可以辦到,而當今陛下卻辦到了一件前無古人的偉績——于山上修道之人約法三章。令自古以來似乎高人一等的山上人也限制到了我大周的律法之內。回想前朝,山上人與天子共治,雖說在世人面前露面少,但每一次的出手都是對王朝對天子的貪婪索取。」說到這裡,李治微微頓了會,似乎在回想那不堪的往事,接著說道:「數百年前三仙福地五嶽神宗出面,說齊地仙府出世,一聲令下,讓王朝將那片千里之地清空,你可能想像?百萬人們流離失所,向豫蘇等地蜂擁而去。百年歲月過去,這依舊是很多人心中的痛,這與異族侵殺搶掠,百姓被迫逃難有何區別。」

「所以陛下立國之初,力排眾議,大力擴軍招攬散修,可以說以前朝遺產建立了一個可以牽制天下的最大的官方勢力。從此,高高在上的山上修道之人也不得不正視以往那些被自己視為螻蟻的性命。這便是陛下立下的千古功業。」說到激動處,李治起身眺望腳下這座小城,心潮激蕩。

「當下這趟渾水,你可以試着淌一下,以衡岳這些年的表現,應該是忘了當初被敲打的疼痛,或者說他們的弟子已經不記得了。在那兩個少年危難的時候,不妨賣個人群給他們,說不定日後會有千百倍的回報。去吧。」

李思樂起身作揖沿着古老的城牆下去,不知為何平日里看上去庸庸碌碌的父親今日為何會說出這些令人心弦顫動的話。

林洛陳東隅兩人又找了家客棧,依舊沒有兩人的棲息之地。夜色已然深沉,不知不覺來到了一處偏僻的小巷中,藉著朦朧的星光可以看出這裡已經破敗無人居住了。

兩個少年全然不懼地走在裏面,突然陳東隅停下了腳步,伸手拉住了林洛。

不遠處的夜幕中,兩個配着長劍的身影悄然走出。

可以感覺得到,那氣息有一個正是今天在酒樓上對陳東隅偷襲之人。

「我等無意傷你們性命,將那件有芥子須彌能力的寶物交出,咱們大道朝天,各走一邊。」

陳東隅沒有廢話,一柄長刀已握在手中,長刀單刃筆直,頗有幾分劍的模樣,泛出凄厲的冷光。

林洛想了想自己帶着的有什麼趁手的傢伙,好像二師兄送了自己一把劍和一個劍匣,但是自己不會用劍啊,自己帶着的好像還有一張自己小時候做的竹弓……

不多分說,陳東隅已經和白日里偷襲之人戰做一團,刀光劍影,金鐵碰撞的聲音,讓這片荒無人煙的破敗之地久違的熱鬧了起來。

這兩個李思樂口中的衡岳劍宗的弟子,一個叫做何黎,正是此時和陳東隅交戰之人,另一個是他的師兄,叫做朱山河。何黎本來以為拿下這小子十招足矣,等到一交手才知道陳東隅有多難纏,陳東隅刀法之凌厲,下手之果斷以及那堪稱恐怖的戰鬥直覺,讓何黎不得不收其輕視之心,全力以赴對付這個比自己小了快十歲的少年。

為何黎壓陣的朱山河見師弟久久無法取勝,大為惱火,拔劍出鞘:「廢物,退下,我來。」

何黎以衡岳劍法的一式開合想要拉開距離後撤,誰知陳東隅不依不饒,任長劍刺向自己,暴躍而起,雙手握刀直劈何黎頭顱。何黎肝膽俱裂,只能收劍高舉,被一刀劈飛,重重的摔進了那片斷壁殘垣才堪堪卸下這一刀之力。

「今日偷襲之仇,還你一刀!」

朱山河不顧及受了重創的何黎,長劍直刺陳東隅面門。陳東隅倉惶側身躲過,朱山河順勢側劍橫掃,陳東隅以刀阻擋卻被長劍借勢挑傷了持刀的右臂。

黑暗中林洛只聽到陳東隅悶哼一聲,心急如焚。

陳東隅艱難地招架着朱山河的劍招,只能藉著夜色躲閃,心中卻不後悔之前寧可主動露出破綻去重創何黎。

見識了這小子的狠辣,朱山河絲毫沒有小覷之心,劍劍凌厲,又給陳東隅添上了幾處劍痕。

正當他長劍猛然突刺,剎那之間便將刺穿後撤的陳東隅之時,背後的夜色中一塊拳頭大小石頭砸在了他的頭上。

雖然身體遠強於常人,但是突然來了這麼一下,還是疼得他直接吼了出來,馬上就要敗下陣來的陳東隅也趁機拉開距離。

伸手摸了摸後腦勺,被砸之處開了一道小口子,滲出絲絲血跡。若不是這一下,朱山河都快忘了那個和陳東隅一同出現在此的少年。

對着不知躲在何處小老鼠,朱山河冷然道:「小東西你最好別落在我手上,等我先把這個小賊拿下,再來慢慢把你找出來。」

說罷,仍向陳東隅追殺而去,林洛的幾次偷襲都被提前提防的朱山河輕鬆躲過。見無法幫到陳東隅,林洛心急如焚,突然想到可以一試的方法。

盤膝而坐,口中輕聲誦起道典中的真言,玄而又玄的氣息在林洛身上瀰漫。

陳東隅只覺得通體舒暢,一種暖流在身上涌動,本覺得越來越沉重的刀,又變得遂心應手,一時間竟在朱山河暴虐的攻勢下止住了敗勢。

陳東隅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感受到黑夜中有一種妙不可言的氣息加持到自己身上,如同自己服下了靈丹妙藥。

朱山河很快發現了不對,冷笑一聲,快速找到了林洛的位置,一劍逼退陳東隅,一躍而起,長劍徑直飛刺而去。

為陳東隅加持道法,林洛付出的代價相當大,畢竟林洛還是修行的門外漢,眼看這一劍飛來,沒有絲毫閃躲的機會。

陳東隅怒吼一聲,卻無可奈何,根本來不及救援。

電光火石之間,黑夜中亮起了一道白光,如同星星隕落蒼穹,一把長槍撕破黑夜,一槍便將朱山河打得連連敗退!

《武陵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