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上陣仙
無上陣仙 連載中

無上陣仙

來源:google 作者:夢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利 夢漠

名山大川之中,仙門萬千,修士縱橫都是與天奪命之輩,自然殺劫不斷!一個卑微的生靈,獲上古陣法傳承,棄正統修仙之路,結陣丹,化陣嬰,成陣仙,納大陣於體內,聚毀天滅地之能展開

《無上陣仙》章節試讀:

太上長老聽了方利之言,頓時驚得張大了嘴巴,良久才開口說道:「莫非你師父也想仿效古人另闢蹊徑?」

「此事與我師父無關,不過是我突發奇想罷了,陣之一道本就不亞於劍之一道,既然這世上存在劍修,為何就不能有陣修?我一直都不認同陣法只能作為輔助存在,就如上古時期出現過的周天星斗大陣、十二都天神煞大陣、誅仙劍陣……各個都擁有毀天滅地之威能,若是能將這些陣法與自身相合,暗含大陣於體內,那威力絕不是劍修能夠比擬的。」

方利眼中閃過一道莫名的光芒,越說越覺得自己心中想法可行,很想親身去驗證一番。

太上長老雖驚訝於方利大膽的想法,但依舊勸誡道:「劍修乃是經過無數人的研究才真正形成一個規範的修鍊體系,你在沒有任何參照的情況下想以陣入道,怕是有些異想天開。況且『道』之一字離你還太過遙遠,哪怕是我也沒有任何頭緒,在修鍊一途上我都只不過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嬰兒,何況是你?你現在要做的只是努力提升修為,若是能觸摸到金仙境界的門檻,說不定還能驗證你心中的想法。」

「謝太上長老提醒。」方利恭敬道,不過心中關於以陣入道的想法卻並沒有因此而遏止。

太上長老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開口說道:「還有一件事需要告知你,三個月後將會舉行四族大比,屆時炎陽城四大家族中的年輕一輩都會參加,我希望你能代表方家出戰,若是進入前三名,我將會拿出一件讓你心動的物品作為獎勵。」

方利低頭沉思,隨即說道:「我修為只達到鍊氣四重境界,如果不暴露陣法師的身份,怕是連前十都進不了,畢竟炎陽城還有不少鍊氣五重和鍊氣六重境界的高手。」

太上長老淡淡的笑道:「先別急着拒絕,何不問問我將會給你什麼東西作為獎勵?」

「哦?那敢問太上長老給我準備了什麼獎勵?」方利也產生了一點興趣,太上長老已是築基期的高手,自然不會無的放矢,他既然這麼有自信,想必獎勵肯定不一般。

太上長老神秘的一笑,細聲道:「乃是上古秘陣。」

「上古秘陣!」方利一下睜大了眼睛,作為一名陣法師,對陣法本就有着濃厚的興趣,更不要說還加上了「上古」、「秘」這兩個字眼。

見方利果然被吸引住了,太上長老不禁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不錯,正是上古秘陣,此陣乃是在千年前被我們家族始祖偶然得之,可惜在這千年之中一直未曾有人成為陣法師,所以一直雪藏至今。如今我方家終於出了一名陣法師,卻是可以派上用場了。」

「太上長老可否給我看看此陣?」方利滿臉期待的看向太上長老。

太上長老微微一笑,「此陣被刻錄在一塊玉牌裏面,一直藏在家族禁地,卻是沒有帶在身上,不過我倒是記得一些這個上古秘陣的介紹。此陣名曰兩儀微塵幻陣,乃是上古時期峨嵋派的鎮山大陣,不過兩儀微塵幻陣只是殘缺品,據玉牌中記載,完整的陣法名叫兩儀微塵陣,共分生、死、晦、明、幻、滅六門,兩儀微塵幻陣不過是其中的一門而已,不過即便如此,它的威力也是極強。」

「兩儀微塵陣!」這一下方利確實激動了起來,太上長老或許不知道這個名字所代表的意義,但作為陣法師的方利卻是知道,兩儀微塵陣可是上古有數的幾個強大陣法之一,若讓其他陣法師知道此陣現世,怕是會蜂擁搶奪,甚至掀起一場血雨腥風。

「此陣可還有其他人知道?」方利一下警惕了起來。

「自然沒有,此事只有家族中的太上長老才有資格知曉,如今方家除了我,哪怕是族長也不知道。」

太上長老也不是傻子,從始祖手上傳下來的東西當然不會四處宣揚,若不是因為方利是家族中唯一一名陣法師,怕是也不會告訴他。

「好,我會去參加三個月後的四族大比,而且一定會進入前三名。」方利眼神堅定,自信的說道。

太上長老輕笑道:「你剛才還說連進前十都困難,怎麼突然就這麼有自信?難道不擔心那些達到了鍊氣五重或者鍊氣六重的天才嗎?」

「天才又如何,我要進前三,誰也阻擋不了。」方利看向太上長老,一股少年獨有的衝勁顯現出來,如突起之山峰,無所畏懼。

「好,這才是我方家子弟!」太上長老看着方利,似乎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己,當年自己若不是憑着一股衝勁,也不會從萬千子弟中脫穎而出,成為一名受人敬仰的築基期高手。

可惜,隨着時間的流逝,心中的那股衝勁也慢慢流失,以前還覺得這是成熟的標誌,如今看見方利那崢嶸的氣勢才瞬間明悟,自己這不是成熟,而是損失了一樣寶貴的財富。

不過,人老了,不可能再重新拾回,這應該就是自己達到築基境界後就再也不能突破的原因吧。

該說的話都已說完,方利不欲多停留,立馬向太上長老告退,抱着依舊昏睡的妹妹,快速向家裡行去。

看着方利離開,太上長老佇立良久,大約過了一盞茶功夫,終是一聲嘆息:「哎,多年古井無波的心境出現一絲鬆動,還以為能藉此突破,卻是可惜了。」太上長老臉上露出遺憾的神色,發現方利已經離開,也不停留,立馬回到了族中禁地。

……

一間簡陋的房屋之中,方利靜靜的坐在小木椅上,妹妹方六兒以及服下了活絡養血丹的母親都已醒了過來,只是母親身體有些虛,依舊半躺在床上,妹妹在一邊照顧。

「我兒,你把方林豹殺了真的不會有事嗎?」母親名叫葉香,在得知方利為了報仇而將方林豹斬殺後,心中一直很是擔憂,如今終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母親放心,此人欺男霸女已是違反了諸多條族規,我將他殺了乃是為家族除害,族長以及長老們不但沒有怪罪,反而賜下丹藥讓我帶回給你療傷,孩兒還因此被升為榮譽長老,以後家族中再沒人敢欺負我們了。」方利笑着說道,想讓母親寬心。

「如此就好,」葉香如釋重負,隨即又想到了什麼,繼續問道:「可是我聽說方林豹的爺爺乃是功法閣的守閣長老……」

「守閣長老也是明理之人,在得知自己孫兒干下這麼多罪行後,已是憤怒不已,若不是我先把方林豹殺了,他估計都會大義滅親親自動手,要知道,因為氣憤,他連方林豹的屍身都沒有收拾,可見他對這個孫兒是何其失望。」方利再次解釋道。

「啊!屍身都沒有收拾?這樣也太過了,古語有云死者為大,不論他生前做過什麼錯事,現在都過去了,何必還要讓他暴屍在外?況且還是他爺爺。」葉香臉上流露出一絲不忍。

「母親安心休養就是,別人家的事我們也不好評判。」方利說道。

見母親氣色已經轉好,不禁微微一笑,估計等到明天,活絡養血丹的藥力就會全部釋放出來,到時母親就能恢復了,甚至身體狀態會比沒受傷之前更好。

「我兒,你跟着仙人怎麼只學習了一年就回來?」葉香再次找方利說話,與兒子分開了一年,總想多聊一會兒。

「師父有事要辦,所以便先讓我回家了。」方利也不厭其煩的與母親閑聊起來。

見兩人聊得開心,一旁的方六兒也會插上兩句,只是小丫頭估計還沒從被關押的陰影中擺脫出來,說話次數甚少。

已是入夜,待母親與妹妹睡下後,方利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房間中有些昏暗,只有一點微弱的燭光輕輕晃動。

「三個月後便是四族大比,必須在這三個月內將修為提升到鍊氣六重,否則想要進入前三強怕是很困難。」方利盤坐在地,喃喃自語。

不過想要在三月內就將修為提升兩個境界,不亞於痴人說夢,除非服用丹藥。但是,能夠直接提升修為的丹藥最少也是三品,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就算整個炎陽城估計都沒有幾粒。

「既然已經在太上長老面前誇下海口,可千萬不能丟臉。」方利笑了笑,開始定下接下來的修鍊計劃。

方利修鍊資質還算可以,以前一直修鍊基礎引導術和基礎劍法,但也硬生生將修為提升到了鍊氣四重,若是能從功法閣挑選一部好點的功法,想必修鍊速度還能提升不少。

不僅如此,作為陣法師,方利還擁有一個優勢,便是用陣法輔助修鍊。

學習一年,方利已經掌握了三個陣法,一品陣法兩個,分別是聚靈陣和藤草困陣,二品陣法一個,乃是水火兩儀陣。

水火兩儀陣主殺傷,藤草困陣主控制,而聚靈陣便能輔助修鍊。

憑藉二品陣法師的實力,方利布置出來的聚靈陣最少能提升一半的修鍊速度,若再服用聚靈丹,方利的修鍊速度怕是能翻一番,這是極其恐怖的。

「用這種方法修鍊,就算無法突破到鍊氣六重,也能輕鬆沖入鍊氣五重境界。」方利喃喃自語,對三月後的比賽充滿了信心,當然,最吸引他的還是太上長老給出來的獎勵——那塊刻錄了兩儀微塵幻陣的玉牌。

《無上陣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