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斜光到曉穿朱戶之琉璃夢碎
斜光到曉穿朱戶之琉璃夢碎 連載中

斜光到曉穿朱戶之琉璃夢碎

來源:google 作者:染山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綺月 龔紹淳

破曉一道冷灰色的銀輝帶着寒光,像柄長劍斜着劍鋒撕破了溫柔的夜,刺穿了龔家的朱漆門,剖開了琉璃苑的窗櫳,扎進了綺月的心臟綺月被這突如其來的寒意驚醒,她幡然醒悟到,原來夫人給的恩惠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龔夫人右手握的是十八顆檀香木手持,淡淡幽香,縈繞的都是她的慈悲心,念的經文都是她的養育恩左手是卻藏掖着一把禁錮之籠的無影鑰匙,一旦鎖住,永世不復正在綺月左右為難之時,龔紹淳的出現替她傾斜了心中的天平素日流連溫柔鄉一心要飛黃騰達的公子哥,能有多少真心是留給她的?看不慣他終日巴結權貴奉承阿諛的諂媚模樣,也聽不慣他時不時就能脫口而出的輕薄笑話可,只一次,哪怕有謊言有欺騙,綺月都要抓住這棵救命稻草,義無反顧只一次,哪怕是青梅是知己,是放棄所有都要掙脫出去,深情不壽…琉璃苑的七彩玻璃窗被震成了三瓣,一瓣夢囈,一瓣夢醒,一瓣夢碎展開

《斜光到曉穿朱戶之琉璃夢碎》章節試讀:

午後,雨過,

天空晴朗一片,彩虹架橋,飛馳天際

汽車終於駛進了寧海縣,只見眼前一片蔥蘢繁茂,郁郁青青,這裡景色果真不輸江南。

城門前,一排排整齊的含煙柳立於白石橋兩側,那白石橋是寧海西門府的臉面又是龔家先人出資而修築的,龔正則給陳老爺介紹時頗感自豪。

寧海靠海,陳老爺本以為空氣中會夾雜着海腥之氣沒想到一過白石橋撲面而來的卻是一股馨香馥郁的梔子花味兒,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已然陶醉在此。

「果然是個好地方,連呼吸都是香噴噴的。」

「陳老闆有所不知,寧海原先臭氣熏天,這裡的人大多依靠大海而生,販夫走卒、走街串巷的都是海鮮生意,尤其西坊長巷到了夏天更是讓人不敢越近。」

「哦,那梔子花香可是難能可貴啊。」

「哈哈,那還不是多虧了我家夫人,她非本地人,自從嫁與我到寧海整日食不下咽,非說是海鮮惡臭。於是她就四處派人大面積種植花卉,以香遮惡,夫人整治有方,現在家家戶戶都已護花為任。如今整個寧海縣沒有不知道她喜歡養花的,還有『不成體統』的人稱寧海是我龔家的後花園。」龔正則談起這段往事總是興高采烈,龔夫人算是給他長了臉。

「那你們龔家在寧海可謂是風光無限啊。」陳老爺突然覺得別看龔家在永城是初來乍到,但回了『發祥地』卻是無出其右。

「不瞞陳老闆,我龔家在寧海確實是有頭有臉,先人在此發家致富便要做一方守護,自然是責任大於義務。這裡民風淳樸不比永城繁華但少有奸佞之徒,卻有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而且地勢頗高很少受到海嘯滋擾,老百姓當然能安居樂業,不過到底是彈丸之地,人要往高處走還是要『背井離鄉』了。」

「龔老闆既能有此感悟可謂志向遠大呀。」

「並非我『遠大』,多是紹淳的意思,他是不甘平庸。小時候就隨我四處跑生意,見慣了大場面也喜歡新式的東西,回到寧海總是有些局限不能施展拳腳,商貿往來還是要基於大城市,『固守祖業雖已不易,但開疆擴土當顯男兒本色』,這是他少年意氣時說的,我倒覺得有子如此已是安慰了。」龔正則毫不吝嗇的誇獎着自己的兒子。

龔正則心裏特別想讓紹淳去結這門親事,到不說因紹淳最懂自己心意而是他非嫡子。

當年龔夫人遲遲未育,他便聽從老家傳統在鄉下抱回來了剛滿月的龔紹淳過繼到了自己名下,以此為家裡沖喜。所以龔夫人對紹淳總是冷落一些,她也曾和龔正則坦言,日後繼承家業的必須是龔紹汪,紹淳只能留在身邊侍奉,待他成家後便與他斷了往來。

若真是如此,紹淳能繼承陳家門楣也是極好的,至少能保他一生富貴無憂。

陳老闆也是心下會意了,他笑道:「看來龔老爺很是滿意這個兒子啊,與這麼大的兒子相處還如此和睦的,我是沒見過幾位,紹淳確實是有過人之才啊。」

「他不但生意上是我的左膀右臂,卻還很懂我心思。」龔老爺喜不自禁,笑着說。

……

綺月、聽竹、婉婥與紹淳同乘一輛車,四人年齡相仿本應該有說不完的話題但卻因為身份地位又或是「被拒絕」而格外安靜。

婉婥卻不是這麼想的,她拉着綺月要同乘一輛車,就為了要聽龔紹汪的事情。

「綺月,你說紹汪他喜歡什麼樣的姑娘呀?」婉婥問道,眉眼之間似有期待。

綺月看了看紹淳,中午之前她倆不還是「一對兒」嗎?怎麼吃過午飯男主角就成了二少爺。

「這…我豈會知道?」

龔紹淳的臉上沒有任何波瀾,就好像沒聽到陳婉婥的問話。

自從被陳婉婥高調拒絕之後,他也安靜了許多,那個閃爍在眼裡着的星星也沒了神韻。

「那我呢?會不會是他喜歡的類型?」

「陳小姐,這個事兒還是要問二少爺本人吧。但是陳小姐慷慨善良又美麗大方,是位公子都會為之傾心的。」綺月說道。

她穿着陳小姐雪中送炭來的連衣裙也不好說些什麼,只能說些無關痛癢的客套話。

龔紹淳聽了綺月的話卻「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道:「陳小姐還真是會找人問。」

綺月不禁心頭一緊,生怕龔紹淳說出她和二少爺往日的點滴好讓陳婉婥以為他們關係不正經。

雖說綺月與紹汪青梅竹馬,但畢竟身份懸殊,綺月從未奢望過紹汪會來娶她,遂對紹汪只有感恩之情與兄妹之義。

但家裡的傳聞她也有所耳聞,想那時紹汪還在家裡都不曾辯解過什麼,自己一介丫頭又有什麼資格辯白。何況她的未來到底是掌握在夫人手中,哪裡敢對愛情有所希冀。

「這話怎麼說,他倆有什麼關係?」一說到跟紹汪有關係的女人,陳婉婥都特別上心。

「我是不常在家,但是聽說夫人和紹汪都是很『器重』這位綺月姑娘的。」紹淳見陳婉婥蛾眉微蹙一臉吃醋的表情,心中很是開心算是報了茶園裡的「一箭之仇」。

綺月吞了口口水,心想:「大少爺剛剛還幫我搬花,我還感他為人義氣。剛對他稍有了些改觀怎麼現在又拿話揶揄與我。究竟是何居心?」

「綺月你跟紹汪究竟是什麼關係?」陳婉婥嗔怒道。

「還能是什麼關係,當然是『男女』關係了。」紹淳若無其事的說道。

「大少爺,莫要尋我開心。」綺月一改往日柔軟,冷冷道:「我一個小丫頭不知道哪裡得罪的大少爺,這話要是傳出去,夫人第一個會不同意。而我只怕跳進黃河裡也洗不清了,到時候大少爺可是要擔條人命的。」

綺月是在提醒龔紹淳她的事,事事皆由夫人做主,也有夫人為她撐腰,還輪不到龔紹淳說她一二。若是流言而起,連累了名聲,她也會尋個貞烈。

聽竹在一旁一句話也不敢插嘴,但見綺月突然緊張起來便覺得此事沒有那麼簡單。

「綺月是夫人給二少爺養的童養媳」卻是龔家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事情,為何綺月會一改常態竟與大少爺叫板起來。

還有這個大少爺為何要當著陳家小姐的面讓綺月如此難堪?

陳婉婥聽着有些犯糊塗,她當然聽不懂綺月話裡有話的意思,但一說到龔紹汪她就十分關注,誰讓她是真心喜歡他呢。

龔紹淳見綺月生氣起來,又見她漲紅的臉面上突然有了點顏色確實是好看多了。他打量着穿着洋裝的樣子的綺月卻是少女氣十足,十足的可愛。

龔紹淳確實要顧及夫人,他也確實輕賤了綺月。一想到她說的「擔條人命」,便也高看了綺月幾分。

紹淳笑道:「綺月姑娘別生氣,我逗陳小姐的。你們倆當然是『男女關係』了,不就是男女主僕關係嘛。」

轉而又道:「二弟一心家國,讀書是為了振興中華,男女之情恐怕他早就棄之腦外。還有你問規規矩矩的綺月姑娘『男人』的問題,她最多能告訴你龔紹汪是個男的。」

龔紹淳的話讓綺月破涕為笑,紹淳看着綺月笑起來嘴角邊有兩個梨渦很是精緻,說道:「姑娘莫怪我一時嘴快,惹惱了姑娘是我的罪事一樁,今後若是有什麼吩咐,儘管開口。」

「綺月哪敢怪罪大少爺,大少爺只當綺月什麼都沒說就是了,綺月可承受不住。」

「今天有陳小姐和聽竹姑娘作證,你還怕我賴賬不成?我龔紹淳說出去的話哪有不算數的,尤其是對女人發的誓更要竭力而為。」

「說白了你們都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呀。」陳婉婥頗感失望道。綺月見陳婉婥沒有誤會自己,心下釋然了,長舒了一口氣。

陳婉婥說道:「我現在啊,心裏想的都是他,他就是個木頭我也要把他點燃了,就是塊鐵我也要把他熔化了。綺月,他若是回來了,你可要幫我看着他點,不許他身邊有任何一隻鶯鶯燕燕。」

「既是塊木頭又哪會有女人跟你去搶,也只有你拿他當寶貝吧。」紹淳笑道。

「那樣最好咯,省我煩心了。」

綺月覺得陳婉婥嬌俏可愛熱情似火,與二少爺這個不苟言笑冷若冰霜的人在一起只怕是自討苦吃。

……

龔府立於寬闊的馬路之中,就連路上的地磚也是整齊規整,汽車壓過毫無顛簸之感與別處的截然不同。

琉璃瓦,硃砂牆,

門口擺着兩尊大石獅子一副霸氣凜然的模樣。

進了府門,先聞見的是陣陣幽香,緊接着跑來了幾個小廝,其餘僕人們高聲遠迎,好大的陣仗。

跨過三道高門檻,繞過畫鳳雕龍的大照壁,只見樓閣崢嶸一派富貴無雙,左右迴廊蜿蜒曲折。

走出了垂花門,居中的則是一片花海苗圃,奇花異草,珍奇樹木皆可在園中尋找,寧海世家果然氣派。

古老的院牆雖然陳舊,但因有那些精巧雕刻而顯得氣韻非凡,中國古典園林的意境就在於精巧之間,哪怕是微小的雕花也無不是風情逸趣。

坐於亭台樓閣之內放眼望去,一片靈秀盡歸於眼底,方可見那累世的繁華。

行於曲徑迴廊之中,聽一闕蟬鳴鳥嚶,又是賞心樂事,最為閑趣。

卧於高台水榭之處,若是能品一壺頭茬新芽更是雅逸絕俗,最為別緻。

一回到老院子,綺月就奔回了自己的舊居,那裡原是龔夫人院的偏角房,名為「浣花草堂」,自從綺月搬離了二少爺的院子後她就長居於此。

門口的匾額用工整的隸書寫着「抱朴」二字,房間內陳設簡單沒有多餘的擺設,從書案到綉架再到內室里的雕花床無不陳列整齊,可見其主人是個蕙質蘭心的人。

綺月馬上從一口樟木箱子里搬出了舊衣裳,雖是舊時做的,但保存的格外仔細。

她換上後才發現自己這些時日比原來長了不少,即便是短點也還是自己的衣服穿着舒服。

從茶園出來時,綺月就一身洋裝還露着小腿肚子,頭髮還是舊式的束髮,腳下也是元寶繡花鞋。

龔紹淳見了她不倫不類的混搭裝扮還是忍不住的笑了。

「洋裝配元寶鞋,真是比看西洋景還新鮮。」

「我讓她換上高跟鞋她就是不肯。」陳婉婥搖頭道。

即便是如此尷尬,綺月也不想讓外人看到自己的腳,鞋子就算是濕透了也萬萬不能脫下,脫下來的可是她的自尊。

綺月穿上舊時的袍子突然心安了,她摸了摸口袋裏面竟然有一枚生了綠的銅板。

「只要你背會了我吩咐的詩文,我就獎你一枚銅板,要多要少全憑自己的本事了。」

「二少爺不怕我把你的銀錢全掙到自己的口袋裡嗎?」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小時候不好好讀書又沒有月錢買吃的,龔紹汪就用這種方式鼓勵過綺月。

綺月拿着銅板怔怔出神,又想起和二少爺曾經在一起度過的那些無憂無慮的單純又美好的時光,心裏感慨萬千。

若是永遠都不長大該有多好!這樣就不會從他的院子里搬出來,不會有誤會,不會有分離,不會從形影不離變得疏離陌生了。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啊。

……

「綺月姑娘,老爺讓你來趟廳堂。」一旁的家僕站在門外道。

「這就去,有勞了。」綺月應聲回復道。

自從前日龔正則回到永城的家開始,綺月就用各種借口刻意迴避着他,如今被正面叫去了也只能硬着頭皮走了。

廳堂

綺月心下思忖着:「陳老爺和陳小姐一路風塵已經被安排去休息了,明日才去見石芳齋的杜老闆,那龔老爺此時單獨召我來又是何意呢?」

龔正則正和管家商量着晚上的安排,一旁站着的龔紹淳看起來臉上有些疲憊,他換了件新襯衣配着淺色的西裝馬甲很是紳士。

綺月見廳堂里有龔紹淳在,不知怎麼緊張的心就突然平靜了下來。

龔紹淳看見徐徐而來的綺月很是驚奇,又見她換了衣衫,這次換的依舊是月白色的,很明顯不合體,長袖成了八分袖,裙子明顯短了幾寸,但腰身處卻是極好的,把綺月的身材勾勒的極好的,有了點女人該有的樣子。

「見過老爺,大少爺。」綺月向龔正則行禮,卻不敢抬頭看他。

「綺月來了,過來看看這個。」龔正則指着桌案上的包裹道。

綺月長呼了一口氣,將包裹打開,裏面裝着一匹上等的絲綢布料,那赤赭色的絲綢光滑細膩,上面還綉着盤龍紋樣一看就是價值不菲的面料。

「蘇州寶盛齋的錦緞。」綺月奇怪道。

那寶盛齋曾是蘇州綉坊里的龍頭但早年間卻因吃了官司便結業關門了,從此在綉坊里銷聲匿跡,裏面的大師傅也都早已自謀生路,而那傳承人更是橫死在獄中了,可憐百年的功夫奧秘也無人繼承了。

一旁的紹淳佩服道:「只一眼就能看出來?」

「原先夫人選衣料,只挑蘇州寶盛齋產的,寶盛齋的木槿盤龍紋是全店的招牌。」

紋飾全憑手工縫製還極其難復刻,若沒有傳家人的指點別人很難仿造,就是老道的刺繡師傅也要花費數月功夫,還只能模仿到七八成。

「確實好看,穿上定比洋裝還瀟洒。」龔紹淳很是喜歡這木槿盤龍的樣式,他仔細看着甚至腦海里還能想像得出自己穿上會是什麼樣子的。

「這匹布想來十分名貴了,全中國可能不會再有第二匹了。」綺月說道。

龔正則喝了口茶道:「這是陳老闆送的禮物,說是當年出事時寶盛齋的人去當鋪當的東西,後來輾轉到了陳老闆的商貿行里。」

龔紹淳一臉喜歡的樣子說道:「這匹布的顏色和花樣到很合適做男士長衫,顏色富貴喜慶,不會顯老又不會顯得太花哨,花紋寓意也好,『槿花與錦龍』剛柔並濟,亦文亦武。」

龔正則放下茶杯說道:「剛與夫人通了電話商量,這匹布已是難能可貴的『孤本』,就留給龔紹汪備着,做成長衫留着成婚之時穿吧。夫人還說,綺月最了解紹汪的身量就讓你看着來做。」

紹淳一聽「龔紹汪」三個字一臉的欣喜瞬間煙消雲散,他心中像是倒了醋罐子,到底老爺夫人心裏裝的都是「嫡子」,任他這個「過大禮」來的大兒子怎麼表現也不如親生的兒子位置靠前,紹淳敢怒而不敢言只將眼神看在別處,一副酸楚。

綺月察言觀色,看出紹淳臉上的喜怒陰晴,只能回稟道:「二少爺離家多年,如今不知道是胖是瘦了。還有,二少爺曾有話吩咐,他再不穿羅緞衣裳,恐怕此布予他他也未必喜歡。」

龔正則知道家中最屬綺月了解紹汪,她既講話如此就定沒有錯。

想來龔老爺的禮物也是想送給紹淳的。

「即使如此,也不好浪費陳老爺的一片心意,那你就做給紹淳穿吧。」

「不必,夫人既已下話,我怎又可自奪人所愛,還是給二弟備着吧。再說我穿習慣了簡單衣服,長袍大褂只怕麻煩。」紹淳笑着推辭道。

綺月看着龔紹淳,看出了他的委屈和氣憤,明明是自己喜歡的東西卻又使勁推託出去,究竟是為了「臉面」二字吧。

想來他也是個倔強的男人,「打死不吃嗟來之食」。

《斜光到曉穿朱戶之琉璃夢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