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幸而早早遇見你
幸而早早遇見你 連載中

幸而早早遇見你

來源:google 作者:陸青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琦 現代言情 陸青青

【】當初陸早早告訴陸青青,說她要當警察,陸青青就特別不贊同,沒什麼原因,就是她太了解陸早早的性格了妹妹陸早早,性格軟弱,柔善可欺,根本不是殺伐果斷之人這樣的人怎麼能當警察呢!可是妹妹還是偷偷的報了名...展開

《幸而早早遇見你》章節試讀:


陸早早的工作牌背面,她寫過一張小紙條塞在裏面,用於激勵自己:Keep moving forward,don』t look back,渺小的我,也有個大夢想。

遲遇掂着陸早早的工作牌,坐在急救室的外面,看了又看。

「遲總,我保證,我的槍法沒問題。」 蘇羽難受死了,他是要救人,沒想過殺人。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很明顯,陸早早的做法,讓他陷入了無比的絕望與自我凌遲的深淵之中。如果,萬一有個什麼事,別說法律,就是遲總都活不下去了,他蘇羽便是百死莫贖。

「我知道。」 遲遇沒看他,依舊盯着工作牌背面的那兩行字。

「我知道她為什麼那麼做。也知道她一定會那樣做。她做不到看着別人的生命,在眼前死去。既然做不到見死不救,那就不會問緣由,一定會去救的。她的傷勢並不算重,只是失血過多,很快就會出來了,你不用自責。」 遲遇後來看到現場那些被提前卸下的子彈,就一切都明白了。那個齊烈,竟然也願意擱下心裏的執念,不願意傷害陸早早。

這個姑娘彷彿就是有這樣的本事,讓一切黑暗,走向光明。讓一切冰冷,擁有溫度……

陸青青因為專攻心臟方面的手術,此刻正在另一個急救室那邊,給齊烈做心瓣膜置換手術。

江琦也因為職務,必須要去齊烈的急救室駐守在門外。

這才給了遲遇獨自守着陸早早的機會。

手術室內進進出出的護士,忙不停歇。兩個小時後,陸早早被推了出來。

「手術很成功,等麻醉過了就會醒來。」 手術結束後,趙先民,趙醫生過來對遲遇說著手術情況。

「好,謝謝醫生。」 雖然安慰蘇羽時表現的輕描淡寫,可直到這一刻,遲遇的懸着的心才算放下。

被推進普通病房的陸早早,遲遇就這麼坐在她床前,默默的抓過她的手,靜靜的看着她。

她的睡顏,安詳寧靜,長長的睫毛,翹了起來,就算沒見過,也可以想像那睫毛下掩遮的眸子該是多麼的美麗。遲遇心疼這個姑娘,別說只是肩部中彈了,就算蹭破點皮,估計他都會難受的要命。

遲遇就這樣憐惜的望着病床上的陸早早,不知道過了多久。

悠悠轉醒的陸早早,對上了遲遇那一汪清泉一樣的眼睛,心下一顫,久久都說不出話來。在遲遇的眼中,陸早早看到了太多太多她看不懂的東西。又或者說,她不能懂。她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別開了頭,錯開了眼睛,她想起了,遲遇又救了自己。

欠的人情越來越多了呢。

看見了陸早早片刻之間變化那麼複雜的情緒,遲遇知道,怕是陸早早感受到他的心意了,可現在不是時候言明,也不能逼她,「小棗兒,你感覺怎樣?」

聽見了遲遇關懷的問,陸早早努力的壓下心中的苦澀,「我,我沒事吶。謝謝你了,遲先生。」 說著便要坐起來,同時也抽出被遲遇抓住的手。

無比心酸的遲遇,不聲不響的替她調高座位,「你不要動,我幫你。」

而陸青青那邊,因為陸青青主攻的是心臟方面的手術,於是齊烈的心瓣膜手術理所當然的是交給了陸青青的。而手術室外的江琦,已經心焦如焚的等了三個多小時,他想去看小棗兒,偏偏職責所在,他又不能離開,於是他叫來了華南與張海平兩人過來替他。

這會,終於騰出功夫,來看陸早早了,「小棗兒,你醒了,感覺怎麼樣,疼不疼?」 一邊推門進入,來到陸早早的床前。而遲遇,已經被他的保鏢叫了出去。

「哥哥,傷口疼……好疼。」 陸早早在江琦面前,從不避諱也不掩飾自己的真實情緒。

這聲帶着矯情的『疼』,也心疼壞了江琦,「小棗兒啊,你能不能不要這樣傷害我?你這是要我的命啊。能不能多愛一下你自己?」

「對不起,那樣的場景下,我不能看着齊烈去死。他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

「嗯,我們都問清楚了,齊蒙頂替齊烈的身份五年半,佔了齊烈一切的社會關係,還給人捅了七刀,也是真夠狠的。殺了人以後還拋屍月牙湖。好在,齊烈命大,沒死成,不過也因為那些刀傷,徹底傷了心臟,你姐姐在給他做手術呢。我想,這麼多年他沒選擇給自己治病,一方面也是心灰意冷,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沒有身份而沒有經濟基礎。確實是挺慘的。」

「哥哥,他會沒事的,對嗎?」

「會的,相信你姐姐。」

看不得陸早早不開心,江琦坐過來,輕輕的抱着陸早早,他不想再等了,長嘆了一口氣,輕輕的問,「小棗兒,你還記得你十五歲的時候,我帶着你偷偷跑出去,看的那場叫做「初戀這件小事」的電影嗎?」

「我記得,那個電影最後,相愛的兩個人沒有在一起,我很不能理解,我就問哥哥,為什麼相愛的人不可以在一起。」 當年的江琦沒能給她答案,所以如今的陸早早還是沒弄懂。

「他們愛的那麼深,為什麼不可以在一起?」 陸早早十萬個為什麼模式開啟了。

時隔七年,討論這個當年就沒能給小棗兒答案的難題,江琦依舊覺得頭疼,可是他卻有答案了,「那說明愛的還不夠深。」 他直男思維,給出最直接的判斷。

「不深嗎?那什麼是愛情呢?愛到多深才配擁有美好的結局呢?」 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因為回憶起當年的劇情,陸早早紅紅的眼睛,像極了某種小動物,江琦是又心疼又無措。

哎,媳婦兒太嫩,得手把手教啊,「 要是真的愛到非他不可,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很多時候,大多數人都並不像他們自己想像中那麼愛或者那麼恨,只是自以為是而已。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無論多久,無論有沒有結局,都會義無反顧的等她。懂嗎?因為這世間,只有一個她,除了她,誰都不行。 就像我一樣,除了你,誰也不行,傻姑娘。」

怔愣了的陸早早,似乎突然覺醒了什麼似的,定定的望着這個男人。江琦,這個在她小時候就護着她,義無反顧的陪着她,直到她離開的那年,都還一直定時的給她寫信,給她買花。她最愛的梔子花,擺滿了整個陽台、窗檯,每一株都是這位叫做江琦的大哥哥送她的。

每次下雨天,都有個大哥哥等着她,從校門口送到家門口。每天晚自習放學,都有他在自己的身後,陪着她,給她照亮回家的路……

摸着砰砰砰跳的心,愛是什麼?是滲透在每一個需要他在的時刻!陸早早是個懦弱的人,卻也是個乾脆利落的人,她知道江琦已經滲透到她生命中了,太多太多重要的時刻都有他的身影。

她突然就不想把他推給姐姐了。但她需要問一句……

「哥哥,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你喜歡我的姐姐嗎?我很喜歡你的……如果你沒有喜歡我的姐姐,可不可以……唔唔唔……」 江琦沒給陸早早廢話的時間,這一刻他只想吻她。

江琦等了太久太久的陸早早,這就是他要的最美好的時刻。還有什麼比那句『終於等到你』還能讓人感動的嗎?

陸早早,比他想像中的感覺還要美好。淡淡的香,淡淡的甜。就像她的笑一樣,甜進心窩子里。

額頭頂着陸早早的額頭,雙手還捨不得離開她的背,又怕碰到她的左肩傷口,這個吻,太不盡興……但,分寸他得有。百分百的幸福,他已經有了九十九分,還急於那一分嗎?

江琦氣息不穩的回味着方才的感覺,小棗兒的味道太美好了,「所以,你知道我喜歡誰了嗎?」

同樣氣息不穩的陸早早,顫顫巍巍的回答,「是,是我。」

「小棗兒,初吻,是不是?居然連換氣都不會,真是個傻丫頭。」 咯咯咯,江琦心裏舒暢極了。

所有的擔憂,江琦這一刻的心,終於都塵埃落定了。

陸早早紅着臉龐,「哥哥,我懂,什麼是愛了。」

陸早早靠在江琦的懷裡,感受着他的心跳,她也覺得內心無比安定。她沒能有機會在春心萌動的花季時節,去愛一場,而單戀,也算戀吧。此刻的甜蜜,陸早早想,愛,與喜歡,她懂了。

喜歡也許是年少時期方興未艾的乍見之歡,心血來潮,而愛,是久處不厭的念念不忘。

陸早早不再糾結,也不再期待小時候的棋逢對手,原來愛,是總有個人,明明有贏的資本,卻無處不在的為你甘拜下風。

而站在門口,返回的遲遇,覺得世界塌了……他目睹了全程,陸早早與江琦互相表白。

這也就是說,以後再也沒有他遲遇什麼事了,對嗎?陸早早,徹底不會在他的世界裏了,對嗎?

這個結果讓他遲遇如何接受?這太難了。

無力面對這樣的結局,遲遇轉身走了。

他身後的羽翼擎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跟了上去。

四人心中皆感慨:恐怕今後他們的日子只有一種味道了——苦。

坐在車上的遲遇,依舊抱着陸早早那件針織外套,看着窗外疾馳而過的風景,表情里,辨不出悲喜。

「回去,不去公司了。通知蘇立,所有日程,往後推三天。」 遲遇幽幽的發號施令。

蘇羽未作他想,直接回應,「好的,遲總,馬上安排。」

他們都看見了陸早早與江琦互訴衷腸,事實上,他也沒有什麼想法,本來這個妞,就不該出現在遲總的世界裏,即使不小心互相喜歡了,今後也會很麻煩。遲家的媳婦,可不是誰都好當的。

不過,他想起了江琦,那位江家的少爺,家境貌似更加複雜,一團亂麻不說,對於這個看上去如此勢單力薄的陸早早來說,難嘍。

再看一眼后座依舊那一個姿勢坐着的遲遇,蘇羽覺得,陸早早還不如選遲總呢,最起碼遲總要護着一個人,那可是真有能力護得住的。再想想江家,那個龍潭虎穴,蘇羽現在只是想想,都難免會為陸早早今後的處境後怕。

望着飛馳而過的風景,遲遇回憶起記憶深處的某個角落裡,偷偷哭泣的自己。

遲遇的DZ集團在解放路的最北端,屬於新開發地段的商業中心位置。每天遲遇的必經之地就是那所省一中。最開始他不知道自己出於什麼目的,就是潛意識裡驅使着自己必須每天都看上一眼,不看上一眼,每天上班都沒情緒,帶不起節奏。

而每次路過省一中時,他的腦海中都會浮現那個叫做陸早早的小丫頭,曾因為自己一句戲言,而淚流滿面的情形。每次想到那個一直驕陽一般的笑顏,哭成那個天地昏暗的樣子,他的心就會跟着生生的抽痛。於夜深人靜時,他也會一個人偷偷的哭泣。於是陸早早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住進了他的心裏。

即使陸早早不在荊海市的那六年里,他對陸早早的生活狀態也是了如指掌的。

如今,他遲遇還在,省一中也還在,只是當年那個明媚如光,歡快的像個百靈鳥一樣,圍着他轉的姑娘啊,再也找不回來了。

遲遇只是覺得心裏空了,他不辨悲喜的睜着眼睛望着窗外的景緻。天地於他而言,都成了灰色的了。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去哪,還有什麼意義。若是之前,有人告訴他遲遇,愛上一個人,便是生死之上的追隨,他恐怕沒有這樣深刻的想法。而現在,他是深信不疑了。


《幸而早早遇見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