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懸浮大陸
懸浮大陸 連載中

懸浮大陸

來源:google 作者:歌樂聽濤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克勞德 王老闆 穿越重生

1976年7月28日3時,三位外星人走出飛船,突然一道藍光從地面升起,刺穿夜空,緊接着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巨響,山崩地裂……這就是震驚世界的唐山大地震!三個外星人從此留在了地球,萊昂納多和瑪利亞是一對夫妻,生了一個兒子叫方腦殼(克勞德),光棍娶了地球姑娘,兒子叫何欺騙何欺騙,中國的首富,推出了現實和虛擬高度結合的遊戲《使命與夢想》簡單地說吧,就是真正的人進入虛擬世界,真刀真槍地斬妖除怪,真正的流血,真正的痛苦,真正的死亡!何欺騙造出了時光粉碎機,我們可以在時間和空間任意穿梭經過多年的拼殺,我們來到了懸浮大陸雲海中漂浮着島,大的是一個國家或者城市,小的一個村子我們來到這裡身無分文,為了活命,方腦殼去了鬥技場鬥技場的情節精彩、慘烈、血腥懸浮大陸高度科學發達,又死守陳舊落後,善良和仇殺同樣被奉為真理,我們在這裡經歷了生死存亡後來我們去了蚯蚓人星球棒棒糖星球去了銀河之外,在巨人面前我們只是小螞蟻回到銀河,我們有了自己的艦隊,自己的星球為了使命與夢想,一場接一場的銀河大戰為了使命與夢想,一個又一個神奇的星球……展開

《懸浮大陸》章節試讀:

休息室再一次簡單地處理了克勞德的傷口以後,我們走出了鬥技場,那兩個老頭正在門口等着我們。

「假三角二」說:「小夥子不錯,沒有必要感到羞愧,在我們這個星球,高尚博愛,並不一定受到人人的追捧;無恥下流,也沒有多少人去痛恨,回到酒店吃飽睡好,明日再戰。」

後來我才曉得了,「假三角二」叫沖殼子(喜歡神吹的意思),和我的同事一樣,都喜歡冒皮皮。不過我發現他長得太像我的同事三角二,臉像,個子像,說話的聲音都像,難道三角二有個雙胞胎哥哥或者弟弟在這個星球?

為了讀者們了解三角二這個人,下面我擺擺他的龍門陣——

「三角二」是一個很喜劇的人,個子不高,同我差不多,一米五五左右,比我大兩歲。

那是70年代的事了。

首先講講「三角二」的來歷。那時候他剛剛才工作不久,從我們特殊鋼廠回到他的家,有二十多里路。趕公交車一角六,星期天休息他走路回家,就節約了一角六,星期一他又走路來上班,又節約了一角六,這樣加起來就節約了三角二。而且是長期堅持,而且總是愛賣弄他的節約精神,同志們實在看不慣這個財迷,就給他取了個外號:「三角二」。

「三角二」是超齡生,在那個年代,連小學都沒有讀完整,肯定沒有多少文化(66,67,68這三屆的小學畢業生,年齡偏大的稱為超齡生,這些人不能讀中學),但這絲毫不能阻擋他才華橫溢,知識淵博的表演,左胸前的衣服包包里,總是插着兩支鋼筆,不明白真相的人,真的以為他是大學畢業生。

大學生好稀罕咯,是男女老少崇拜的偶像。

「三角二」只要一有空,就往特鋼技術圖書館跑,我們車間本來就沒有多少事情,他就經常整天泡在那裡。圖書館下班了,「三角二」肯定要借一本又大又厚的技術圖書夾在腰桿上回家。

管理圖書館的那個阿姨是我的熟人,她對我說,你們車間的那一個好像腦殼有問題,裝模作樣地在那裡看書,眼神卻是東張西望,任何類型的技術書籍都在看,他不可能樣樣都懂,肯定是在假打。

在任何場所,他總是端着工程師的架子,還真的迷惑了很多人,我們工段的工長換了,來了一位不懂技術的,立刻把他提拔成工長助理。

「三角二」不懂技術,連游標卡都不會用,叫他把質量關,結果根本分辨不出零件的好與壞,久而久之,就成了搬運工,好的壞的全收攏在庫房裡,他說全都是精品。

「三角二」最喜歡冒皮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天南海北,古今中外,無所不曉。什麼重大的工程,全靠他點撥幾句,才順利地完成;天災人禍,他早就預見到了,只是不想講出來。

聽他吹牛,絕對不能聽久了,你會覺得越來越離譜,不是正常人在說話。了解他的人,一走了之,不了解他的人,同他搬道理,別人看見,還以為你倆腦殼都有問題。

機修工段不懂技術確實不行,沒過幾天不懂技術的工長下台了,來了一個懂技術的工長,字都認不了幾個的「三角二」立刻被涼在了一邊。

「三角二」着急了,有一天他拿來了一大把圖紙,興奮地拿給新工長,說是他自己設計的異型剪刀機。工長看了一眼,順手放在了一邊,不置可否。旁邊人看了那些圖紙,喜了,明明是從技術書上撕下來的。

過後不久,「三角二」被調到油漆組刷油漆。

「三角二」說他精通淬火工藝,有一天他自告奮勇地幫人家淬火。工具燒紅了,丟進了菜油桶里,只聽得「轟」地一聲,一桶油燃了起來,他急忙用鐵撮箕蓋住,火息了,濃濃的油煙往外冒。過了一會兒,他掀開鐵撮箕朝油桶里看,又是「轟」地一聲,一團火撲向他的臉。還好還好,他閃得快,只是臉被燒成了猴子的紅屁股。

沒過幾天臉脫皮了,長得嫩白嫩白的,同事們嘲笑他:「三角二,你發明的火燒美容法硬是安逸,再整幾回,整成洋人。」

後來我們車間被撤銷了,我去了總務處,他去了新興開發公司。公司的領導欺負他,不給他發工資,要他自己去找錢。

「三角二」吹牛可以,真正出去闖蕩真的有點困難,走投無路的他只好提出辭職,拿着一萬多元回家了。

一晃好多年過去了,那天我爬歌樂山,碰見了熟人,他說「三角二」現在過得很慘,女兒好不容易養到了二十多歲因病死了,原指望依靠女兒養老,現在他過得好凄慘。

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三角二」真的充滿神奇,去年的一天,我在小龍坎地鐵廣場見到了他,完全是煥然一新!這麼多年不見了,他變成了一個帥老頭!衣服穿得乾淨得體,皮鞋擦得賊亮,精神飽滿,說話響亮,左右肩頭各掛一部高檔相機,哪裡有落難的影子?

我和他親切握手後,談起了這些年來的人和事。多說一會兒,他馬上就露出了原形。越吹越神,越吹越離譜,他說現在很忙,是地下記者,專門揭露社會中的壞事,醜事,發給報社,因此得了很多大獎。今天有人又提供了一個重大線索,他在等人,人來了馬上去採訪。

他越說越離譜,聲音又特別大,深怕廣場上的人不知道他是地下英雄。我得閃了,再和他吹一會兒,別人以為我的腦殼也有包。

《懸浮大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