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
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 連載中

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

來源:google 作者:五叔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晨宇 現代言情 顧微微

作為一個玄學棒槌,顧微微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剛嫁人就死了老公,一夜之間,她成了金光燦燦的豪門新寡婦!原本想一直維持着嬌弱不能自理的小寡婦形象,各路妖魔鬼怪太多,不揍一頓都對不起他們犯下的賤!誒誒誒?她怎麼突然被一隻帥氣的失憶奶狗纏上了?奶狗:「姐姐,你把我撿回家吧!」你說,都這麼要求了,那她摸摸他的腹肌,不過分吧?顧微微她是萬萬沒想到,這個動不動就能萌一臉血的失憶小奶狗,竟然才是她真正的大冤種老公!展開

《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章節試讀:

顧微微在會議室舌戰群董事一個多小時,硬是生生的把所有董事都帶跑偏了。

剛回到總裁辦公室,季晨宇就連忙迎過來,開心的說:「姐姐你回來了!」

顧微微忙對他擺擺手,二話沒說,「噸噸噸」連續喝了兩大杯水,這才覺得嗓子舒服了點。

這群老狐狸,在商場混了這麼多年,一個個都是利益為上,還真是不好混弄。

要不是她從小跟着師傅四處跑,看盡了人生百態,學了些忽悠人的本事,今天估計就得被他們踩在地上摩擦生熱了。

還沒等顧微微鬆口氣,辦公室的門便從外面敲響了。

「進。」

顧微微放下水杯,拍了拍胸脯,打了個水嗝。

洪澤推門進來的時候,剛好看見這一幕,忍不住在心裏想,這女的到底是什麼品種的,怎麼前後反差這麼大。

「夫人!」

洪澤走上前,忍不住看了眼季晨宇,只見自家老闆正用天真又期待的眼神盯着顧微微看,彷彿無時無刻在求關注時,頓覺汗顏,不得不在內心佩服老闆的神演技。

「又怎麼了?」顧微微皺眉苦着臉問。

「陶小姐在外面鬧着要見您。」洪澤說。

「陶小姐?誰呀?」

「陶伊菲,陶董事的侄女。」洪澤解釋道。

「陶董事?就是,剛剛說我遲到,跟我拍桌子,又帶頭起鬨說要廢除掉我的那個老胖子?」

「……是。」

「那我可要好好會會他這個侄女。走!」

顧微微的鬥志瞬間就被燃起來了,腳底生風似的出了總裁辦公室。

洪澤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顧微微身上燃燒着中二的火焰。

「姐姐!晨晨也想去,晨晨不想跟姐姐分開!求求你了……」季晨宇邁着大長腿,幾步就追上了顧微微,揪着她的衣角就不鬆手。

顧微微看着被抓皺了西裝,連忙哄着季晨宇鬆手,「乖,鬆手,這衣服老貴了!」

「那姐姐帶着我!」季晨宇趁機提要求。

「帶帶帶!」顧微微心疼的看着西裝上的褶皺,連忙點頭答應。

為了能讓這個失憶的超齡寶寶安靜,在進接待室前,顧微微特意讓人給季晨宇準備了些純牛奶喝。

季晨宇低頭看着手裡的那奶盒,尬的一時間連賣萌都忘了。

進了接待室,顧微微動作瀟洒的坐了下來,打量了下對面濃妝艷抹的女人,問道:「陶伊菲?」

陶伊菲也同樣打量着顧微微,可能是骨子裡自帶高貴意識,她的態度很傲慢,似乎高顧微微一等似的。

顧微微沒有馬上搭理她,而是招手叫季晨宇過來。

季晨宇立馬開心的顧微微的身邊坐下,插好吸管,開始旁若無人的喝起奶來。

就這麼幾秒鐘的功夫,陶伊菲剛剛的氣勢立馬弱了幾分,她好奇的打量着捧奶喝的男人,明明是個成年男人,可行為舉止卻像個傻子。

陶伊菲在心裏不屑的冷哼了一聲,開口道:「季夫人,我懷了季總的孩子。」

陶伊菲勾唇淺笑,她語氣慵懶,帶着一絲驕傲,並用手輕柔的撫摸着她隆起的肚子。

顧微微靠在皮椅上,翹着二郎腿,撩着眼皮打量了下眼前的女人,半晌,笑着對旁邊的洪澤說:「去拿一萬塊錢現金給這位小姐打胎。」

有那麼一瞬間,洪澤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但轉念一想,這顧微微啥時候按套路出過牌。

於是立馬出去,片刻便拿了一萬塊現金回來,放在了桌子上。

「公立醫院打胎應該幾千夠了吧,剩下的就給陶小姐當營養費了,不用太感謝我。」顧微微很大度的說道。

「顧微微你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懷的可是季總的孩子!」

陶伊菲剛剛那傲慢的表情瞬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震驚。

顧微微坐直身體,雙臂搭在桌子上,勾着烈焰紅唇,聲音冷淡的笑道:「我老公掉海里喂鯊魚不過才三天,你這肚子也不是三天就能起來的,他要想承認早就認了,用不着等他死了之後你來找我攀親吧?」

「再說了,我老公回S市不過半年,你挺着八個月的大肚子來跟我說這是我老公的種?咋,你是半夜被鬼爬了床,想找我老公當接盤俠?你也忒不要臉了!」

正在喝奶的季晨宇聽了顧微微的話,差點沒嗆奶,用牙齒緊緊咬着吸管,悶悶的咳嗽了幾聲。

他沒想到現場吃自己的瓜,居然這麼刺激勁爆!

「你——」

陶伊菲此時已經臉色發白,用手指着顧微微的鼻子,氣得渾身發抖了。

「你什麼你,要麼拿錢打胎,要麼直接滾蛋!我管你肚子里的是誰的種,又不是老娘的!洪助理,送客!」

顧微微說完,多一個眼神都懶得給對方,起身拉着還在喝奶的季晨宇就走。

才不管那個陶伊菲都罵了寫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呢!

她自己懟爽了就行了!

洪澤連忙安排人送陶怡然離開,便跟着顧微微一同離開了。

洪澤剛跟過去,就聽到顧微微在一邊走一邊吐槽,「真是的,老娘現在可是個柔弱不能自理,年輕貌美又多金的小寡婦,洪助理你說,他們怎麼能這麼欺負人呢!」

「……」

洪澤想,夫人,您還是當我不在吧。

經過短暫的接觸,季晨宇倒是已經完全適應了顧微微的行為模式,淡定的吸着奶走在顧微微的身邊。

回到辦公室後,顧微微看着眼前這個失憶的男人就開始發愁。

很顯然這個已經降智失憶的男人現在是徹底的賴上她了!

但以她現在敏感的身份,怎麼可能讓一個成年男人隨身跟着呢。

「洪助理,去登個尋人啟事吧,看看能不能聯繫上他的家人。另外,就在咱們醫院裏給他安排個VIP病房住吧,也方便醫生給他檢查。」顧微微說道。

吩咐完洪澤,顧微微走到沙發跟前,季晨宇立馬抬起頭來,那雙又圓又亮的狗狗眼瞬間讓心軟起來,她下意識的抬手摸了摸季晨宇柔軟的頭髮,柔聲道:「晨晨乖,一會讓洪澤叔叔帶你去住的地方,姐姐晚點再去看你好不好?」

「叔叔?」

季晨宇歪頭去看洪澤,平靜的視線落在洪澤身上的那一刻,洪澤頓覺脊背發寒,打了個哆嗦,立馬苦了臉,心想:夫人吶!你就給小的留條活路吧!

《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