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煙雨人生
煙雨人生 連載中

煙雨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魂幻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玄靈 魂幻靈

他們說江湖有黑白之分,但很多時候白並非真的白,黑也並非真的黑我想這江湖是一場雨,一場不會停的雨,一場滿是恩怨的雨展開

《煙雨人生》章節試讀:

張玄靈回到醫館的時候發現張大夫待在藥房裏面沒有出來。張玄靈見此便拿起鹿茸用自己的刀給鹿茸切片。

待張玄靈打理的時候,藥房的門開了。

張大夫手裡拿着個小瓷瓶,看到張玄靈笑着說了一句「玄靈,回來了。」張玄靈回以一笑說「我回來了。」說完張玄靈便拿起釣竿往湖邊走去。

張玄靈坐在湖邊拿着釣竿學着先前老道士的模樣,魚鉤上不掛餌開始釣什麼所謂的心境。

過了好一會,那個自稱太乙教前掌門的老道士才拿着根釣竿慢慢悠悠地走了過來。

那老道士一見張玄靈在釣魚便在張玄靈的旁邊找了處地方坐了下來「小子,你怎麼還學起我來了,想釣心境啊?」

張玄靈看了一眼老道士放下手裡的釣竿,摸出懷裡的短刀,揭開上面的麻布說道「老道士,我們來打個賭怎麼樣?」

那老道士見張玄靈亮出兵器頓時也是來了興緻畢竟自己好久沒打過架了早就手癢了「小子,你想怎麼賭?」

張玄靈聽後不慌不忙地說道「老道士,我們來打一場先說好你不能動手只能防禦……我若是傷了你,你便給我本一般品階的輕功如何,若是我沒有傷到你那我便加入太乙教!」

那老道士聽後也是樂了說「小子,你這是想空手套白狼吧!不論輸贏你小子都有的賺……要不這樣你要是輸了把你手裡的刀給我如何……」

張玄靈一聽頓時笑了「老道士,我看你才是想空手套白狼呢!……如果我身上沒有什麼你想要得到的東西你會幫助我步入修武的道路?」

張玄靈頓了頓繼續說道「老道士,我從小乞討為生,我看得很明白……我知道幾乎每個給過我錢的人都是有目的的。不論是想借我這個小乞丐彰顯自己有多麼善良,還是想行行善事來換個善終……」

張玄靈嘆了一口氣「他們都是想從我的身上得到什麼罷了!」

那老道士聽後也是一愣心裏想着「這小子該不會是被哪個老怪物奪舍了吧!但也不像啊?哪個老怪物會想要一本一般品級的輕功,更不要說加入門派了!」

張玄靈見老道士在想着些什麼便繼續開口道「我知道不論是你還是那個男人都一定是看中了我身上的什麼,不然老道士你會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張玄靈的話頓時讓那老道士懷疑了起來「那個男人?那個男人是誰?」

於是乎老道士笑了笑說道「好小子我真懷疑你是不是被哪個老怪物給奪舍了。好!小子我答應你!」

話音剛落張玄靈便緊緊握住手裡的短刀隨時準備給老道士來上那麼一刀,而老道士則是不慌不忙地運起了功法將自己全身用真氣包裹住,然後不作任何防守破綻大開。

張玄靈見這老道士這般自信,也不多說直接運轉引氣術把真氣灌入短刀中,當真氣灌入短刀的那一刻。老道士只覺得自己的心裏好像產生了害怕的念頭?

老道士看向張玄靈手裡的那把刀刃,此時此刻他清楚地感受到了那短刃上殘留的刀意,見此老道士徹底肯定了自己心裏的想法張玄靈手裡的刀便是十大名刀之一的無名。

老道士長嘆一口氣,與此同時張玄靈一個箭步,衝到老道士身前,用盡全身氣力一揮……

在揮刀的那一刻張玄靈只覺得自己的刀好像砍在了空氣上,而老道士則是雙臉漲得通紅。

張玄靈也是一愣,他看着自己剛剛揮刀的地方,空氣在不停地發出轟鳴聲……

過了好一會只聽老道士說道「小子,算你厲害!」說著拉開袖袍一道微微泛白的口子出現在張玄靈眼前。

見此張玄靈也是長舒一口氣,而老道士則是抱怨道「天刀門萬仞窟里的東西怎麼在你手裡?要不然老頭我……也不會輸。」

老道士見張玄靈也不回話不由罵道「小子我問你話呢!」

張玄靈這才反應過來說「老頭,這刀是鎮上的獵戶給我的,我並不知道什麼天刀門……」張玄靈話說到一半突然愣住了

「天刀門?這刀是天刀門的!」張玄靈驚訝地說道。

老道士聽後也是滿臉不屑「小子你手裡的刀可是無名,天刀門第二任門主楚天的配刀……話說你到底是何身份?你可別告訴我你是個乞丐,我可不信。」

張玄靈聽後想了想,清了清嗓子驕傲地喊道「老道士你可記好了!我乃是……南陽葯神張玄靈!」

那老道士聽後也是無語「我看你是南陽醫館小葯童還差不多,就你這小子一點救死扶傷的天賦都沒有。」

張玄靈聽後也是老臉一紅,自己剛扯出來的名號,還沒有半柱香的時間便被識破了。不由氣急敗壞道「我就是南陽醫館小葯童怎麼了!還不快快把許諾我的功法拿來!」

老道士聽後從懷裡摸出三本功法分別是:《輕縱術》《健行步》以及一本薄的出奇的《碎星步》

老道士開口道「這輕縱術和健行步都是江湖上最為常見的兩本輕功路數,而這本碎星步……你也看到了它很薄所以它是殘本而且只有一重。所以小子你要選哪本?」

張玄靈聽後一臉疑惑地問道「老道士你這碎星步只有一重,而且它還是本一般品階的輕功我要它有什麼用啊?」

老道士一聽頓時一陣無語「小子誰說這碎星步是一般品階的,你瞧瞧這霸氣的名字不比天刀門鎮派級功法天刀三式好聽。你要知道這碎星步至少也是上乘武學,學會了第一重便等於學會了一般品階功法的十重!」

張玄靈聽後當即便選了碎星步,隨後想了想神秘地對老道士說道「老頭,你想不想知道我這刀是哪裡來的?」

老道士一聽也是使勁點頭,張玄靈指了指老道士手裡的另外兩本輕功。

老道士故作一副為難的表情然實際上心裏卻是樂開了花,兩本一般品階的輕功在洛陽的武館只賣500文對他而言不過是毛毛雨罷了。

於是老道士經過長達不到一分鐘的思想鬥爭「小子,那我就勉為其難答應你的要求。」說完老道士便把手裡的另兩本輕功給了張玄靈。

這麼果斷甚至讓張玄靈懷疑是自己虧了。

張玄靈說道「這把刀叫作無名……是南陽的一個獵戶給我的……」

聽到一半老道士打斷道「你說的這事我知道,沒別的了?」

張玄靈聽着老道士的抱怨也沒有反駁只是只是接着自己的話接著說道「然後昨日我上山采鹿茸,一個男子找到我並質問我這刀是哪裡來的。」

老道士聽後也是仔細打量了一番張玄靈發現張玄靈的臉上有一道疤痕,上面還有些許殘留的氣息。

123……7,7鍾刀意「小子那那男子是不是叫楚休狂!」

張玄靈點了點頭,老道士見此心裏不由罵道「楚休狂,那傢伙居然把無名給了這小子,雖說是殘缺的,但無名既然給了他,這小子也收了……」

老道士長嘆一口氣說道「小子,你是不是打算加入天刀門?」

張玄靈點了點頭說道「我要找那楚休狂報仇……」

老道士一聽頓時來了興緻「小子,你說你要找楚休狂報仇?來跟老頭我說說……」

張玄靈看着眼前這個老道士「老道士,莫非你有主意讓我報仇?」

老道士仔細想了想,臉上露出一抹莫名的微笑「小子,我瞧你長得也算是白凈。我知道楚休狂有個女兒名叫楚嫣然,你若是把她給騙到手……不對應該說是把她給娶了,那楚休狂不得氣死。」

張玄靈聽後覺得有那麼些道理,但轉眼一想發現有些不對「老道士,我娶了楚休狂的女兒那我不成了他兒子了嗎?」

老道士卻是神秘一笑「小子,你知道楚休狂最寶貝的是什麼嗎?」

張玄靈一臉疑惑地問道「他女兒?」

「不不不,是他的愛刀和……她女兒」

張玄靈(ー_ー)!!

隨後張玄靈長嘆一口氣說道「老道士,就算這個計劃可行……但你就這麼確定我能娶到楚嫣然?」

老道士聽後也是笑罵了一句「我怎麼知道」隨後便走了。

《煙雨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