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劍逆蒼生
一劍逆蒼生 連載中

一劍逆蒼生

來源:google 作者:點歌的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易不凡 點歌的人

生不逢時,天地大劫席捲人間,少年在絕境中意外覺醒上古劍神的意志,從此踏上了一條殺伐尋道的不歸路,一劍誅邪,一劍滅天,他仗劍傲視蒼穹萬界,終成無極造化之道展開

《一劍逆蒼生》章節試讀:

第一章 倒霉!被獻祭了

大晉國,虞州城。

日暮時分,華燈初上,城中街道上人流涌動。

一個蓬頭土臉的男子正邁着六親不認的步伐,在鬧市中左顧右盼,模樣顯得十分猥瑣。

在男子身後,還有兩個邋遢少年緊緊跟着,三人大搖大擺的走在人群中,眼睛四處亂瞟,他們的舉動很快就引來周圍人的怪異目光。

這三人不是旁人,正是虞州城中遠近聞名,人見人嫌的鐵三角。

三人都是虞州城中的閑散人等,說的難聽點就是討飯的乞丐,今個已經餓了兩頓的鐵三角實在耐不住飢腸轆轆的肚皮,這才傾巢出動尋找吃的。

「凡哥,咱們今晚的大餐在哪家酒樓落腳?」其中一個瘦弱的少年詢問道。

作為鐵三角裏面的帶頭大哥,易不凡有責任為兩個小弟找吃的,聽到小弟的詢問,易不凡扭頭笑道

「聽說美味軒最近新來一個廚子,咱們兄弟三人還沒嘗過手藝,今晚就去那!」

「好咧!走走走,去晚了就沒位置了!」另一個小胖少年附和道。

三人的對話頓時引來周圍人嗤之以鼻的嘲笑,可他們渾不在意,大步走向美味軒酒樓。

五年前,他們在虞州城相識,都是流落在外乞討而來,於是拜把子同睡一張床,同尿一個夜壺,吃喝拉撒全都一起。

其中,瘦子少年叫做李小刀,胖一點的少年叫做王大鎚,在易不凡的帶領下,一行人很快來到美味軒酒樓廚房後面的巷子里。

他們口中提到的大餐實際就是酒樓客人吃剩下的東西,三人興緻勃勃的來到巷子里,只等後廚的管事離開他們就能開席了。

雖然主幹道上的行人很多,但是偏僻的巷子里漆黑無人,只有遠處美味軒酒樓的後門有些光亮,

然而,接下來意外發生了,突然,易不凡三人還沒走兩步便同時被一頓重擊打在了後腦勺上。

被敲暈的三人沒有任何反抗,軟綿綿的癱倒在了地面上,易不凡在昏迷前只看到幾個模糊的人影,緊接着便人事不知了。

等到易不凡再次醒來時,他發現自己和兩個小弟已經被人五花大綁,嘴巴還被封上,打量四周,他看到還有很多人。

這些人當中老少都有,無一不是被捆綁着丟在地面上,再看周圍的環境,這才察覺到他們被人關在了一處陰暗潮濕的山洞裏面。

被人囚禁往往沒有什麼好下場,易不凡忽然心中升起一種不好的念頭,他用腳踢了踢李小刀和王大鎚。

這兩個小弟悠悠醒來還沒緩過勁,當他們看到自己和老大都被綁着頓時露出驚恐的眼神,同時掙扎着想要擺脫束縛。

易不凡急忙給二人使眼色,同時對他們搖了搖頭,看着周圍橫七豎八躺着的人以及洞口的守衛,易不凡心中泛起了疑惑。

「看樣子不是官府的人所為,難道是偷吃東西得罪了哪家財主?」

正當易不凡胡思亂想的時候,洞口出現了一行人,負責看守的壯漢見到來人立馬上前跪拜恭敬道

「拜見兩位少主!」

為首的是兩個文質彬彬的青年,看樣子不像壞人,只不過接下來他們說的話卻讓易不凡的心中生寒。

其中一個俊朗男子吩咐道

「這些人都交給我們處置吧!」

「是!大少主!」

隨後,兩個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洞中捆綁的人身上,另一個冷麵男子說道

「大哥,你確定獻祭這些人就能打開禁制嗎?」

「應該沒問題,這一次咱們萬事俱備,還有秘法加持,用生人的精血獻祭定能打開,到時候咱們平分機緣。」

「事不宜遲,咱們這就把人帶過去。」

兩人說罷,俊朗男子伸手一招,在洞外上空瞬間出現一個巨大的飛舟,接下來洞中囚禁的人全都被冷麵男子隔空攝取到飛舟上,

易不凡見狀心中大驚,眼前的兩人竟然是修鍊者,他頓時意識到自己這些人今天是在劫難逃了。

沒吃過豬肉,但是見過豬跑,易不凡曾經在茶館裏聽說書的人說過,在凡俗當中也有很多修鍊者,今天莫不是倒了八輩子血霉被修鍊者拿來當豬殺了。

想到這裡,易不凡面露苦澀,這種情況下,自己想要耍些小手段逃走是不可能的了,不過他還是給兩個小弟投去安慰的目光。

夜幕下,飛舟在虞州城上空一閃而過直奔東北方向掠去,飛舟足足飛了半個時辰才落地。

此時被捆綁的人全都醒了,一個個神色驚恐,膽小的直接被嚇尿了褲子,有的人想掙開繩索,可是被捆得結結實實,所有掙扎都是徒勞。

易不凡等人隨後被丟到了亂石台上,而不遠處則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懸崖,掃視一圈他發現周圍還有很多人,其中有修士也有凡俗之人。

「家主還沒到嗎?」俊朗男子看向一個管家模樣的老者問道。

「回稟少主,家主即刻便到。」老管家躬身拜道。

正說話間,一隻飛舟從遠處而來,轉眼便到了近前,在場的人見狀紛紛上前拜道

「恭迎家主!」

從剛到的飛舟上走下一對男女,男子是個中年人,一身上位者的氣息,女子年輕貌美,清純靚麗,在易不凡眼中已經是仙女級別的了。

看到中年男子的容貌,易不凡腦海中忽然出現一個人的名字,是柳正陽。

數年前,他曾路過柳家府邸有幸見過一次,所以,他一下子就想起來了,沒錯,就是虞州城數一數二的大家族柳家。

柳正陽沒有耽誤時間,徑直來到兩個青年男子面前問道

「柳齊,柳炎,你們準備好了嗎?」

「父親,我們隨時可以進行獻祭大法。」柳齊和柳炎二人齊聲回道。

「好,這次務必要打開禁制尋到裏面的東西。」

柳正陽說完便示意眾人退後,這時,站在柳正陽身旁的女子卻露出憤怒之色,她看向柳正陽質問道

「父親,難道非要用生人的精血獻祭嗎?」

「沒有選擇,為了家族必須這麼做,柳媚兒,收起你的憐憫之心給我站過來。」柳正陽怒道。

「為了家族利益草菅人命,恕我不敢苟同。」

「哼!你懂什麼?大劫將至,犧牲幾個螻蟻又算的了什麼?憐憫之心是換不來家族的延續,你不要胡鬧。」柳正陽義正言辭道。

「我...」

柳媚兒還想再反駁,柳正陽見狀當即打斷道

「住口,你再敢放肆,給我回去禁閉十年!」

柳媚兒看了一眼易不凡等人,隨後退到了柳正陽身後,在這裡她無權做主。

易不凡本以為柳媚兒求情可以救下他們,沒想到柳正陽一點情義也沒有,誓要將他們當做獻祭的牲畜殺掉。

想到自己還沒有享盡花花世界的快樂,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在這裡,一股悲涼不甘之意湧上心頭,不禁仰天暗嘆

「想我易不凡一表人才,風流倜儻,沒招誰沒惹誰竟落到如此下場,實在是悲栽,悲栽!死就死吧,關鍵我還是個處啊!」

沒人注意到易不凡眼中那複雜悲壯的神色,眼下,只能祈禱待會死的時候乾淨利落點。

如果像殺豬放血那個死法,可謂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真的是倒霉他媽給倒霉開門,倒霉到家了。

易不凡自顧想着接下來的死法,懸崖邊上的柳齊已經開始做法。

只見他憑空打出數道法訣,前方黑暗中頓時浮現出一陣光芒,隨後對面的崖壁突然憑空消失了,露出一片巨大的地洞。

入口顯現出來,柳炎則帶着獻祭的人來到地洞前面,柳齊和柳炎對視一眼,但見柳齊憑空召喚出九面黑色小旗拋向洞口。

兩人分工協作,各行其事,很快眾人只覺的一股刺入靈魂的疼痛席捲全身,一個個痛的**起來。

再看柳齊和柳炎二人,他們身上同時浮現出一個透明的罩子護住全身,似乎不受影響。

隨着柳齊最後一道秘法打出,柳炎不由分說,捲起十一個人拋向其中的一枚陣旗位置。

黑色小旗無風自動,落在小旗周圍的幾人身體忽然不受控制顫抖起來,接着便看到他們身上的血液就像霧氣一樣蒸騰出來,並快速湧向小旗。

丟過去的人幾乎是瞬間變成了乾屍,眾人見狀更加驚恐了,有的人拚命的掙扎,可越是掙扎死的越快。

眼看着就要輪到李小刀和王大鎚,兩人同時看向易不凡,眼中滿是無助和絕望。

看着兩個昔日朝夕相處的兄弟,生死就在眼前,易不凡眼中開始湧出無盡的憤怒,他不願眼睜睜看着自己兄弟慘死在自己面前,即便是死也應該他先死。

易不凡拚命掙脫嘴巴上的封布,看向前面施法的兩人喝道

「放了我兩個兄弟,要獻祭沖我來!」

易不凡的聲音很大,聲音在空曠的山谷中迴響,他的話立馬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他隨後又仰天看向站在山崖邊的柳媚兒,從易不凡的眼神中,柳媚兒明白了他的用意,柳媚兒輕咬了嘴唇,不敢直視易不凡的目光,心中五味雜陳。

「一隻螻蟻而已,先把這小子獻祭掉。」柳正陽見狀命令道。

柳炎得令,當即看向易不凡冷笑道

「放心,我讓你們三兄弟一起上路,這樣你也有個伴!」

柳炎說著抬手間對着易不凡三人揮了過來,一股勁風直接把易不凡和李小刀,王大鎚三人拋至黑旗周圍。

易不凡雙目充血,怒視着柳家一行人,下一刻,易不凡只覺得身體好像被抽空,鮮血不停的向外滲透出去。

落在他身邊的李小刀和王大鎚,同樣被抽干精血殞命當場,易不凡心中悲憤

「這就要死了嗎?」

眼看着獻祭即將完成,柳齊急切道

「九旗迴旋陣快成了!二弟,把其他人全部丟過去!」

至此一共九十九人全部被獻祭,易不凡即便成了乾屍狀態,他的眼神還是始終盯着柳家家主。

「九九歸一,給我破!」

隨着柳齊一聲大喝,前方九隻陣旗瞬間燃燒起來,原本漆黑模糊的屏障開始變得清晰明朗起來。

看到禁制解除了,柳正陽急不可耐,催促道

「快帶人進去!」

「父親,其中可能有危險,不如先丟具乾屍進去探探路。」柳炎說著將易不凡化成乾屍丟了進去。

易不凡被丟進山洞後,不等外面的人做出反應,眾人只覺得一股劍意直衝神魂,緊接着整個山洞開始搖晃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柳正陽問道。

柳齊面露苦色,看向山洞說道

「咱們恐怕是遇到器靈了,剛剛那道恐怖的劍意正是器靈釋放出來的。」

「器靈?好啊!能夠誕生出器靈,劍冢當中必有寶劍本體,咱們可有辦法收服?」柳正陽面露狂喜道。

「這...恐怕有些難度,這裡只有我們三人是御靈期,根據劍意的威力判斷,恐怕只有真丹修為才能將劍意壓制,僅憑我們幾人很可能會被劍意反噬所傷。」柳齊分析道。

面對眼前的處境幾人全都陷入了沉默,柳正陽十分清楚,一旦這裡有器靈的消息被真丹修士知曉,那就沒他柳家的事情了。

山洞內部,易不凡雖是乾屍狀態,但外面的人並知道他還沒有死透。

此刻,易不凡只覺得一股強大的意念正在入侵他的靈魂,隨後,他便聽到了一個模糊的聲音

「嘿!小子,你果然沒有死!」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一劍逆蒼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