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英雄聯盟之逆轉人生
英雄聯盟之逆轉人生 連載中

英雄聯盟之逆轉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孫昊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孫昊 遊戲動漫 陳凡

英雄聯盟職業ADC剛踏上最高舞台lpl,甚至來不及打一場比賽,就被一手帶起來的徒弟排擠出了戰隊,並帶上了一個「終身不碰ADC」的緊箍咒是就此放棄電競夢想,還是轉型重新開始,上演王者歸來?失敗並不可怕,但尊嚴卻不能被踐踏!當站上那榮耀的舞台,享受萬千矚目的時候,那些曾經看輕自己的人們,是否會感到羞愧?踏過這條滿是荊棘的成功之路,只為證明自己,逆轉人生!展開

《英雄聯盟之逆轉人生》章節試讀:

「孫昊,求別光盯着人家女孩的胸看了,我請你來不是為了扮演猥瑣大叔的,你還想不想幹了?!」

嘈雜的網吧內,一位年輕的少女對着某青年怒目而視,她又一次看到不久前自家網吧剛請的這位網管在人家女孩的背後偷瞄,這還有點廉恥沒有?再這麼下去以後哪個女孩還敢來她家的網吧?

孫昊一臉苦笑,很是無辜的轉過了頭。

這真是六月飛霜啊,他是看人家打英雄聯盟好不好,哪是抱着那種見不得人的目的?好吧,雖然他的確偶爾會看上一眼。

沒辦法,現在才剛開春,但這些女孩們都迫不及待的換上了撩人的衣服,再加上網吧里開了空調有點悶熱,這簡直就是送福利嘛。而且,會玩lol的妹子顯得格外的漂亮,也讓他非常好奇,想要一探究竟。

說起來英雄聯盟這款競技遊戲着實神奇,風靡全世界,國內下至呀呀學語的孩童,上到牙都掉光了的老人,都有玩這遊戲的。就更不用說那些青少年了,你不會玩lol都不好意思和人打交道,朋友之間聊天經常拿來作為話題。

而因為遊戲的火熱,也拯救了瀕死的網吧文化,到處都是五連坐的盛況,歡笑怒罵,激情無限,連他們這小網吧也經常的爆滿。

當然,也是因為他們這榮升網吧地段好的原因,位處武漢廣埠屯,附近有好幾所大學。

「小老闆,這是誤會啊,我是在觀摩學習呢。」

孫昊很鬱悶,又沒看你,你着什麼急啊?

小老闆叫何悅芝,二十四五歲,長得還挺漂亮,燙的一頭金色捲毛,身材好得沒話說。不過孫昊可不敢打她的主意,這位姐姐脾氣好像不怎麼好。

「學習?扯吧你,就別為下流找借口了。再說你會玩英雄聯盟嗎,我都沒看你玩過。」

何悅芝露出一絲鄙夷的神色,道:「這遊戲沒那麼簡單的,你老闆我打了一年都還只是個青銅呢。算了,跟你說你也不懂,如果真想學,改天姐倒是可以教教你。」

孫昊眼睛一亮,這算是勾引么?兩人單獨相處,手把着手玩英雄聯盟,然後激蕩出愛的火花……嗯,雖然何悅芝比他大幾歲,不過也可以考慮一下。

看到孫昊嘴角流出的哈喇子,何悅芝哪還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厭惡的道:「別用你那齷齪的眼睛看我,你還是自個去學吧!身為網管,居然不會玩英雄聯盟,說出去都丟人。要不是看你是熟人推薦的,我才懶得雇你!」

孫昊聞言低頭笑了笑,他真的不會玩英雄聯盟嗎?

此時,網吧內突然一陣大嘩,只見不少人都放下了耳機,跑到收銀台旁邊的大液晶電視前面,每個人臉上都是興奮和期待的表情。

「Fop登場了!」

「快看,是陳凡!哇,帥死了!」

「期待陳凡再次carry全場!」

電視里是一場英雄聯盟LPL職業比賽,也是國內lol最頂級的賽事,而登場的Fop戰隊雖然只是一個新隊,但因為他們的ADC陳凡每場都能有神一樣的表現,再加上人又長得帥,迅速成為當紅一線明星,甚至有最強ADC的美譽,也是所有lol妹子心目中的男神。

屏幕中的陳凡穿着Fop戰隊的花色隊服,頗有偶像明星的氣質,臉上也總是帶着自信而淡定的微笑,惹得網吧里的一眾妹子連聲尖叫。就連男孩們也都無比激動,想從即將到來的比賽中學到他的一招半式,拿去裝逼泡妹子,下半生的幸福就不用愁了。

「陳凡好帥哦,我愛死他了!」何悅芝眼裡的紅心直往外噴,她也是陳凡的粉。

「我認識他,以前是我小弟。」孫昊突然說道。

何悅芝聞言大笑,鄙夷的道:「你還能吹得更無邊無際么?吹完了吧,吹完了就去檢查電腦,26號機好像有點問題,再弔兒郎當明天就開了你。」

「行行行,我這就去。話說小老闆,你今天又漂亮了。」

「滾!」

孫昊笑着朝26號機去了,不過就在轉頭的那一刻,他的笑容收斂了下來,望着電視屏幕不由輕嘆了一聲。

Fop戰隊,恐怕沒有人比他更熟悉了,那個ADC的位置原本應該屬於他的,可如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曾經的小弟風光無限。而他,卻只能在網吧里維護電腦,真是一種諷剌。

……

一年前,Fop戰隊以資格賽第二名的身份成功晉級lpl,那一刻,全隊所有人歡呼雀躍,比當了爸爸還開心。

而當時隊里的ADC,就是孫昊。認識他的都叫他草帽哥,因為他每次比賽都會戴一頂運動帽,上面有一個大大的「草」字,非常吸睛。

孫昊其實並不想戴,因為這帽子不好看,而且在鏡頭前根本看不到他的眼睛,露臉只能露一半。只不過俱樂部硬是這樣要求,說這是為了強行製造一點個人特色,畢竟孫昊的打法沒什麼特點,雖然是打C位,但一點都不霸氣,一場比賽下來很容易就會忽視他的存在。

Fop戰隊晉級lpl,對孫昊來說應該是一件大喜事,然而就在這一天,他卻被人擠掉了屬於自己的位置。

這個人,就是陳凡。

陳凡可以算是他的徒弟,長得帥,人也非常開朗,遊戲天賦極高。孫昊很喜歡這個徒弟,平時訓練的時候,他都會將自己對每個英雄的見解以及操作心得教給陳凡。看到陳凡慢慢的被自己帶得有了職業選手風範,他還是挺有成就感的。

可是,這天的陳凡卻沒有了往日對着他時的那般謙恭,反而是一副倨傲的模樣。

「昊哥,你老了,打不了lpl,可以退了。」

一句話讓孫昊差點暈厥,這還是平時跟在他身邊轉悠的小徒弟么?完全就是變了一個人。而陳凡的話更是讓他寒心,雖然他已經21歲了,在職業電競這個領域確實過了黃金年齡,但他可不認為自己狀態有下滑。

而且,一場lpl比賽都還沒打,他如何甘心?那可是所有英雄聯盟玩家夢中的舞台啊!

可俱樂部老闆龍天華的一句話徹底讓他絕望:「從一開始我們就打算培養陳凡,而不是你孫昊,只不過當時陳凡能力還不足,需要有人輔導,你也就能夠臨時擔任選手罷了。而在lpl里我們需要有陳凡這樣敢打敢拼,並且有明星魅力的ADC,可以提升整個戰隊的聲望和商業價值,至於你,我們不需要。」

輔導老師兼臨時選手?孫昊的心在滴血,他高中沒讀完就輟學,與家人決裂毅然踏上電競的道路,因為什麼?不就是Fop給了他一張合約么?而眼看就要收穫勝利的果實,成為一名lpl職業選手,現在才告訴他只是一個臨時選手?

「當然,如果你不想退,可以擔任陳凡的替補,我們還是比較照顧對戰隊做出過貢獻的人。」

龍天華說這番話的時候那嘲諷的眼神好像是在告訴孫昊,這是我對你最後的恩賜了,別指望得到更多。

孫昊不服,擔任陳凡的替補,別開玩笑了!

「昊哥,不服不行啊,我比你強是事實。」陳凡嘴角微撇,一臉傲氣的道:「不如約人來一局,隊友隨你挑,下路對決不叫人,輸的自己消失。」

「好,如果輸了我從此不碰ADC!」

孫昊氣急敗壞,當即立下了誓言,他要拿自己的電競夢想作為賭注,賭的就是這口氣。畢竟他只會打ADC,從接觸英雄聯盟以來就很少玩其他英雄,不碰ADC也就相當於廢了。

但是,在那一局中他敗了。

陳凡確實有着極高的天賦,反應非常快,如今的實力也並不比他差。而他向來都是毫無保留將自己的打法心得傾囊相授,卻並不了解陳凡具體是什麼樣的風格,因為陳凡從來沒有和他切磋過。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而且那一局孫昊的情緒也有些問題,這個結果似乎早已註定。

孫昊灰心了,特別是對面輔助小狼的一句話,更是讓他傷心:「還是和陳凡配合舒服,一直和孫昊配合下路,我都感覺憋得慌,以後總算可以揚眉吐氣了。」

孫昊無言以對,他連反擊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的ADC打法不急進不霸氣,以致被詬病沒有特點,就是因為小狼這個輔助太浪!

從進入Fop開始,孫昊就一直和小狼一起訓練,而小狼卻是一個非常容易上頭的人,經常無腦賣自己。孫昊了解之後,就一心求穩,現在反而成了他的不是?

「昊哥,感謝你以前對我的教導,不過以後用不着你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裡已經沒有你的位置了。」陳凡眯起眼睛道,滿臉的得意之色。

所有人望向孫昊的目光也充滿了諷刺,被自己一手帶起來的人超越,還有什麼臉再留下?

確實沒有留下的理由。

……

「我就是個傻逼!」

正在調試電腦的孫昊突然叫了一聲,將旁邊一位玩lol的妹子都嚇了一跳,差點送出一個人頭。

「嗯,看出來了。」妹子看了孫昊一眼,點了下頭。

孫昊滿頭黑線,不過隨後眼睛一亮,怎麼旁邊有個這麼漂亮的妹子他剛才居然沒發現?

眼前的這位女孩大約十八九歲的樣子,一頭短髮看起來非常的清爽,穿着並不時髦,但卻顯得很清純。最重要的是長相,簡直就如同洋娃娃一般,看着就像是漫畫里走出來似的。

「漂亮!」孫昊情不自禁的贊了一聲。

女孩皺着眉頭望向孫昊,雖然被人誇是件好事,但說得這麼直接有種被調戲的感覺。

「哦,我是說你剛才放的那個黑盾很漂亮。」孫昊強行解釋,指着電腦屏幕道。

而這一指才發現人家姑娘玩的是女警,而不是可以放黑盾的輔助莫甘娜。

女孩微微一笑,什麼都沒說,不過臉上的嘲諷意味卻是十分明顯。

難得碰到一位會玩lol,而且又長得這麼漂亮的妹子,孫昊可不想放過。迅速端了個小板凳坐在她旁邊,問道:「妹子,一個人啊?」

沒有迴音。

「玩得不錯啊。」

「你也會玩嗎?」女孩看了孫昊一眼,道:「網吧里的人都說這家網管不會玩lol,說的就是你吧?」

孫昊進網吧也有一個星期了,從來沒碰過英雄聯盟這遊戲,而有時值夜班的時候,孫昊會被人邀請去打自定義,他也以不會玩為理由拒絕了,這個常來網吧的都知道。

其實自從退出Fop戰隊之後,孫昊的確沒有再玩過lol。願賭服輸,他要對自己的承諾負責,要不然他直接去其他戰隊應聘了。

女孩對孫昊的態度相當冷漠,孫昊不以為意,依然在旁邊喋喋不休。不過半刻之後,孫昊就不說話了,因為他被眼前的遊戲吸引住了。

「不錯啊!」

孫昊相當吃驚,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妹子操作真心溜,好幾次打野來gank都被她殘血逃生,甚至還有一次反殺對方一人。這並非是運氣,而是實力的體現,可惜她的意識差的不是一星半點,要不然憑這操作和手速最起碼是鉑金段位,甚至是鑽石。

這年頭玩lol的妹子雖然多,但打得好的卻相當的少。

英雄聯盟最多人玩的地圖叫做召喚師峽谷,也是比賽默認地圖。這是一個推塔遊戲,藍紫雙方一邊出場五位英雄,相當於是將軍,他們要帶領小兵推掉對方的防禦塔,最後破壞敵方的基地拿下勝利。

說起來簡單,但內容卻相當複雜,玩家所能選擇的英雄總共一百多位,以後隨着版本更新還會增加。而每一位英雄都有他們的特點以及定位,需要玩家們去了解,帶領英雄們去征戰沙場。

每一個人都可以在lol中找到自己的本命英雄,天生就與這個英雄契合,玩起來會更加的得心應手。當然了,同一個英雄在不同的人手上也會有不同的風格,比如孫昊,玩男槍都可以打出大嘴的姿態,這個是因人而異的。

召喚師峽谷中分為上中下三路,還有雙方的野區。五個英雄最常規的打法是上單肉、中單法師,下路遠程物理輸出搭配輔助,還有一位打野。

眼前這位妹子玩的就是下路遠程物理輸出(ADC),皮城女警凱特琳,也是孫昊唯一擅長的位置。而這局輔助她的是莫甘娜,對陣對面紫色方的復仇之矛和錘石。

復仇之矛是非常靈活的一個英雄,玩得好的人前期都可以不虛手長的女警。只不過對面那兩人的實力不夠,復仇之矛一直在被耗,錘石根本勾不到人,被女警壓得喘不過氣,只能呼喚打野過來幫忙。

女警並不控兵線,哪怕沒有眼也總是在推,所以能為對方打野創造很多的gank機會。這妹子的意識真心差,那莫甘娜也好不到哪去。

「退吧,打野要來了,草叢裡有眼,這位置上路肯定會傳送。」

又是一波明顯要黑的趨勢,如果不退,下路必然雙雙交待,孫昊實在忍不住了,就提醒了一句。

「不會吧,還沒到6級啊……」

這女孩不信,不過就在他準備上去干復仇之矛的時候,河道突然殺出了一個皇子。而與此同時,上路的大樹開始了傳送。

四打二,女警雖然反應極快的用繩網躲了皇子的eq,閃現躲了錘石的勾子,甚至用走位讓追着她打的復仇之矛踩了夾子,但還是被大樹給減速了,無力回天。至於那個莫甘娜,就是個打醬油的,這段位絕對不超過白銀。

「真的來了,你挺行的嘛,這都看得出來?」女孩眨着漂亮的大眼睛望着孫昊道。

孫昊心想這麼明顯的事情誰看不出來啊,不過好不容易引得人家妹子態度轉變,豈能不好好的充充大神裝裝逼,拉着妹子的小手深情解說一番?啊呸,他本來就是大神。

孫昊正準備付諸行動,卻感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只見一個梳着中分頭,長得有點猥瑣的男生湊上來道:「唉喲,我沒聽錯吧,你還教人打lol呢?你會玩嗎?」

「你怎麼來了?」

孫昊撇嘴,這貨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他泡妹子的時候來攪局,怎麼就不去死啊?

中分頭叫張小昌,和孫昊是高中同學。

孫昊中途輟學,和張小昌其實並沒多少聯繫,但一個星期前他來榮升網吧當網管,卻發現張小昌是這家網吧的常客,兩人便混到了一塊。

「他的眼力還是不錯的。」那女孩為孫昊辯護了一句。

「妹子,別被他騙了,這傢伙就是個外行,他的號連新手訓練都沒過。」張小昌笑道。

「是嗎?」女孩眨了眨眼睛,剛才孫昊給她的提醒莫非只是一個巧合?

孫昊還打算說點什麼,卻被張小昌拖到了一邊,用極小的聲音道:「我知道你要說我不是人,不過這妹子你就不要想了,泡不到的。」

「怎麼個意思?」

「她就是我們學校的,經常去我們電競部,非常喜歡lol,是我們電競部的女神啊,不知道多少人追。她說了,想追她,英雄聯盟的段位至少是鑽石,才有那個資格,所以你還是省省吧。」

「哦?」

孫昊摸了摸下巴,這有點意思啊。

英雄聯盟30級之後可以打排位,而根據排位Rank分的不同,也有不同的段位,直接反映出玩家的實力,從最低的青銅,一直到最高的最強王者。而鑽石分段僅次於王者和大師,這要求有點高啊。

不過也說明這女孩是真愛lol,連找男朋友都是以此為基準,可見一斑,果然不愧是電競部的女神。可惜孫昊已經不碰lol了,要不然獲得追求這女孩的資格那還不是輕而易舉?

「喂,別總說『我們』電競部好不好,你充其量就一跑腿打雜的,什麼時候加入你們學校的電競部了,盡往臉上貼金。」孫昊不屑的看了一眼張小昌,道。

張小昌不滿:「跑腿怎麼了?怎麼說也能見識到咱學校的大神,學個一招半式的,虐虐菜鳥是夠用了。對了,晚上我有一場比賽,先留好座位,別給我掉鏈子。」

「你也打比賽?什麼性質的?」

「別問那麼多了,晚上給我加油吧。」

張小昌說完,便一溜煙的跑了,他來找孫昊也只是訂位置的,看來對這比賽還挺上心。

孫昊跑到收銀台,向負責收銀的小莉交待了一句,然後再準備去觀摩一下那女孩打遊戲,不料卻發現人不見了。

「不是吧,名字都還不知道呢,算了,晚上問小昌好了。」

孫昊覺得這女孩挺有意思,認識一下也不錯,說不定人家姑娘被他風流倜儻的氣質給打動了呢。咳,不過他來網吧一個星期,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女孩,應該是很少來網吧,平時或許都在學校的電競部玩,女神級別的人物去了,誰敢不讓位置啊?

……

晚上,孫昊正忙着四處找美女養眼,張小昌便帶了一群人過來,一邊五人,找到了預留的位置面對面坐下。

「阿昊,過來幫我刷卡!」張小昌豪氣十足的叫道。

「你妹啊,自己刷不就完了嗎,非要讓我代勞?」孫昊一臉不滿的道,不過還是接過了會員卡。

「呵呵,這不是說明我認識網吧的網管嗎,有面子啊。」

「不裝逼能死啊?」

孫昊拿着卡去幫他刷,順便打量了一下他帶來的這群人。

張小昌身邊的四人孫昊認識,和張小昌的關係不錯,應該是同學。對面那群人就比較臉生,個個打扮得都挺潮的,而且臉上滿是倨傲,看起來家裡環境不錯。

「什麼破網吧,這機子都什麼年代的?」其中一位梳着掃把頭的青年不滿的嘀咕了一句,衝著對面的張小昌道:「讓你小子去福祥,你偏不肯,來這裡丟人現眼。」

有錢人一般都會去附近的福祥網咖,收費高但服務好,也比較有檔次,難怪這幫人眼生,應該是福祥網咖的常客。

「這裡是我們的主場,鍾志國,你不滿意就直接認輸好了。」張小昌回了一句。

「呵,上次輸給你只是因為楊麗那騷貨把老子的精神榨乾了,要不然早殺得你掛泉水了。別忘了把錢準備好,老子待會還要去桑拿呢。」鍾志國一臉得意的道。

聽到楊麗的名字,張小昌臉立馬黑了,咬着牙道:「少說廢話,一局定勝負!」

一旁的孫昊很是意外,楊麗他知道,是高中隔壁班的女同學,和張小昌還談過戀愛來着。但聽雙方這對話,好像上了大學之後這個叫鍾志國的橫刀奪愛了。其實這也沒什麼,不過當著自己女友前男友的面說得這麼露骨,這掃把頭的素質也是堪憂。

「喂,你賭錢了?」孫昊在張小昌身後觀戰,小聲的問了一句。

張小昌的家境並不好,能供他上大學都非常勉強,很難想像這傢伙居然還有資本和人家賭錢。再說了,孫昊看張小昌打過幾次lol,連30級都沒有,而他身邊的幾個隊友也好不到哪去,這還和人賭呢?

「不多,一百塊而已,而且我們上次已經贏了他們一局。放心好了,呆會請你吃燒烤。」張小昌一臉自信的道。

孫昊不再多說,好嘛,原來對面的更菜,他剛還以為張小昌只是贏過掃把頭,原來竟是原班人馬第二次約戰。這些人都是剛開始玩英雄聯盟的吧,名副其實的新手局。

雙方進入自定義模式,各自選人,比賽開始。

張小昌習慣打上路,選了個龍血武姬。其餘幾個隊友中路是流浪法師,下路是聖槍遊俠加雪人騎士,打野是……咦,居然是九尾妖狐?看來張小昌的龍女才是打野,流浪法師瑞茲是上單,狐狸中單。

英雄聯盟中根據英雄的特性也會有適合他們的打法,至少孫昊沒見過誰用狐狸打野的,雖然狐狸的gank能力不弱,但清野速度慢,等到了6級黃花菜都涼了,效果其實並不好。

再看對面紫色方的,下路探險家伊澤瑞爾和黑暗之女安妮,中路炸彈人,上單傑斯,打野豹女。這是套遠程poke陣容啊,不過沒前排,控制也不穩定,就看他們怎麼發揮了。

孫昊正想着張小昌他們應該會怎麼打,雙方便進入了遊戲,而這時孫昊才發現自己想的完全就是多餘的。

什麼打野,什麼上單,狗屁,龍女和瑞茲雙雙衝著上路去了,這他妹的就是經典的212陣型。

新手匹配局裡經常無視打野,在他們的世界裏野區的怪根本就是擺設,至於做眼位更是沒有那個意識,只知道對線。而因為應該打野的龍女去了上路,那也不存在上單這個概念了,這已經變成了雙人路。

而對面也好不到哪去,孫昊已經從張小昌的屏幕中看到傑斯和豹女了。好傢夥,這真的是要在線上對拼的趨勢啊。

小兵上線,兩邊開始補兵,不出意料是傳說中的隨緣補刀法。

英雄聯盟補刀是非常重要的線上技巧,直接決定經濟的多少,因為只有攻擊小兵最後一下才能得到額外的金錢。而經濟基本上就是左右勝負的關鍵因素了,沒錢出裝備,那根本沒得打。

而隨緣補刀法就是無視小兵血量,能不能打中最後一下全憑運氣,可說是效率最低的補刀。

其實兩邊對補刀壓根沒多少興趣,升到2級就開干。只見張小昌的龍女一招烈焰吐息朝着傑斯噴了過去,也不管有沒有打中,開了烈火燎原渾身冒火的就往前沖,英勇無比。

龍女的動作將傑斯嚇了一跳,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但豹女卻是顯得挺冷靜,甩出一標正中龍女心窩,然後二話不說,變了豹形態就撲了上來,只見龍女瞬間血量下了半截。

張小昌大驚失色,叫道:「我擦,開掛了吧,2級也能開大?!」

孫昊聽着這話差點暈倒,這小子居然以為豹女的R技能要升6級才有?太年輕了吧,不僅是龍女,傑斯也是一級有R啊,都是形態切換技能。

傑斯此時也清醒了過來,配合著豹女又轟了龍女一炮,將龍女打殘。張小昌只能驚慌失措的往回逃,好在身上的烈火燎原沒有消失,有速度加成,而瑞茲又禁錮住了豹女,不然張小昌要送上第一滴血了。

一血非常重要,獲得的金錢加成可以幫助其在初期奠定優勢,將對手進一步的壓制。

殘血逃回防禦塔下,張小昌鬆了口氣,按下了回城鍵。而瑞茲也不敢放肆,打了傑斯幾下之後也回到塔下,只能憋屈的抗壓了,只是隨緣補刀法在塔下補兵的能力幾乎為零,只能吃吃經驗。

張小昌知道傑斯的炮打得遠,想了想又取消了回城,往回走了一段才放心,位置非常靠後。這讓旁邊的孫昊皺了下眉頭,因為兵線已經壓了上來,前面的地圖一片黑暗,而那豹女早就不見人影,這很危險啊。

正在孫昊這麼想的時候,突然只見一隻豹子從右方突然竄了出來,落點正在防禦塔攻擊範圍的邊緣。隨後瞬間切換人類形態,一槍朝着近在咫尺的龍女扔了出去。

firstblood!

張小昌的龍女倒下了,只見那豹女瀟洒的甩了下頭髮,挺着洶湧的波濤自信回頭,消失在了陰暗的野區。

「他怎麼過來的?!」張小昌臉色慘白,覺得不可思議,這豹女來得太快了吧。

孫昊嘆了口氣,豹女在野區可是相當靈活的,翻牆抄近路簡直就是家常便飯,張小昌在那個位置回城根本就是送人頭的舉動。而最要命的是,人家拿了一血卻連召喚師技能都沒有交,可謂大賺特賺。

而張小昌還沒等到復活,卻只聽系統提升又亮了起來,下路送了個雙殺。

這還玩個毛啊!

張小昌不禁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對面的鐘志國,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而鍾志國此時也正看着他,嘴角撇起,一臉輕蔑的道:「早就說過了,上次只是讓着你們的,還真把自己當盤菜。小子,乖乖把錢交出來吧,讓你們有個投降的機會,不至於太丟臉。」

遊戲中要到20分鐘之後才可以投降,如果連20分鐘都撐不到那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根本抬不起頭來。

張小昌面色很不好看,咬着牙道:「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這一百塊錢你也未必拿得走。」

「什麼一百,一千才對。」

「你說什麼?!」

張小昌驚得站了起來,怒視着鍾志國道:「之前說好了是一百的!」

鍾志國不屑的搖了搖頭,冷笑道:「一百塊錢喝口茶都不夠,我會和你賭?你當我是你一樣的窮逼呢。怎麼,想賴帳啊,賭錢的時候大家都聽到的,想賴都賴不掉。」

對面的一群人都是連連點頭,更有人嘲笑道:「一百塊錢的賭局我們還沒玩過,又不是叫花子。」

「就是,鍾哥還稀罕你那一百塊錢?別笑死人了。」

張小昌氣得渾身發抖,但當時約戰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在場,連個為自己說話的人都沒有。眼看着身邊的一群隊友大眼瞪小眼,張小昌面上不好看,發狠道:「好,一千就一千,來!」

話說得倒是爺們,不過孫昊卻是直搖頭。從雙方的操作來看,明顯對面的要更強,更何況初期還被壓,張小昌衝動過頭了。而以張小昌的家境來說,一千塊可不是小數目,一個月的生活費都沒有這麼多。

雙方繼續交鋒,正如孫昊所想,除了中路勉強可以抗壓之外,其他兩路全崩,裝備差了一大截,兩座防禦塔也早早被推掉了。照這麼下去,這局想贏很難很難。

張小昌等人垂頭喪氣,都有想要放棄的意思了,這根本沒可能打贏嘛。難道正如鍾志國所說,上次他們是故意相讓的?

想來也是了,要不然怎麼可能差距這麼大?鍾志國的豹女都拿了四個人頭了,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志國!」

此時,一聲清脆而嬌媚的喊叫傳來,只見一位穿着十分暴露的潮妹子朝着鍾志國走去,然後非常熟練的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並遞上了一個香吻。那場面看得一眾單身屌絲男熱血沸騰,羨慕不已。

只有張小昌臉色陰沉,頭低得很下,握着鼠標的手在微微顫抖。

孫昊打量了一眼這女孩,顯得很驚訝,這不就是楊麗嗎?真是差點認不出來了,記得以前高中時候的楊麗就是一個很土的單純妹子,沒想到上了大學變化這麼大。

「別鬧,妨礙老子虐你前男友,咱可是賭錢了的。」鍾志國一把將她推開,怒道。

楊麗不以為意,看了一眼對面的張小昌,眼中滿是不屑:「什麼前男友,我眼光有那麼差嗎?以前只是年輕不懂事,根本沒什麼嘛。再說,他也會和你賭錢?」

「是啊,一千塊。」

「才一千塊,虧你也說得出口,吃一頓飯就沒了嘛。」楊麗撇嘴,臉上的不屑更加明顯。

鍾志國笑道:「沒辦法,誰讓你前男友是個窮逼呢,剛才他還不承認,看到要輸了還說只賭了一百呢。」

「這麼差勁?」

這兩人一唱一和,似乎有意刺激張小昌,把張小昌窘得快要哭出來了,就算沒錢,也不能受這種侮辱啊。別說他,就連孫昊都聽不下去,突然冷笑道:「這位兄弟,你好像很有錢啊。」

「怎麼了?」鍾志國抬頭看向孫昊。

孫昊指着楊麗道:「既然這麼有錢,怎麼給女朋友買個假包?哦,忘了說了,我哥就是做假包的,剛好就是香奈兒,說不定你還是我們家客人呢。」

「你放屁!」鍾志國大怒,道:「專賣店買的,能假的了嗎?!」

「哦,可是2.55的包根本沒有鏡面金的,我哥上次還和我說鏡面金的包只能騙傻逼。請問你是哪家專賣店淘的?回頭你可以去告他,說不定還能撈點精神損失費什麼的,到時湊點錢買個真包去,別傷了女朋友的心嘛。」

孫昊一邊說,一邊還朝着鍾志國擠眉弄眼,那模樣看上去其賤無比。

「胡說八道,你一個網管懂個屁!」

鍾志國雖然聲厲色茬,但語氣明顯虛了,這讓孫昊更加篤定就是個假包。

孫昊哪裡懂什麼香奈兒,純屬胡扯。只是看到鍾志國對楊麗的態度,他才不相信會捨得下本錢送名牌包,像楊麗這種沒見過世面又一心想攀高枝的女孩最容易騙了。

既然有了把握,孫昊哪裡還會客氣,笑道:「這方面我可是行家,從小就在香奈兒假包裏面長大的,用的什麼料我都知道。如果你不介意,我就勉為其難來教教你怎麼辯別吧。」

聽到孫昊說得煞有介事,鍾志國終於說不出話來了,如果被當面鑒定會更加丟臉。而楊麗則是羞得臉上青一陣紫一陣,氣呼呼將包往鍾志國身上一甩,頭也不回的跑了。

帶假包沒什麼,關鍵在於剛在眾人面前炫完富,卻被孫昊當頭打了一棒,太尷尬了。

旁邊有人在笑,鍾志國面紅耳赤,卻偏偏無法發作,只能狠狠的瞪了孫昊一眼,將氣撒在游戲裏,又被他拿到了一個人頭。

張小昌看到楊麗離開,眼中露出黯然之色,不過心情總算調整了一些,沖孫昊遞了一個感激的眼神,手再次放在了鼠標上。但即使如此,這一局他也沒有回天之術了,如果不是為了撐到20投,他早就掛泉水了。

「沒法打!」

這邊的中單搖了搖頭,剛才連他也被抓了一次,滿臉都是無奈。也不管別人怎麼想,他不願意再受這種鳥氣,很乾脆的掛了機。

其他幾人也都在嘆氣,明顯有了放棄的意思。

此時的張小昌就像是失了魂一樣,眼眶中似乎都有淚水在打轉。他深吸了一口氣,小聲嘆道:「阿昊,我是不是很沒用?女朋友跟他跑了,現在連最喜歡的遊戲也輸給他了,真是諷刺啊,恐怕沒有比我更失敗的男人吧。不好意思,讓你看笑話了。」

孫昊早就看出來了,張小昌約戰鍾志國並非是為了賭錢,而是因為楊麗,他想要找回一點尊嚴。可惜事與願違,想要發泄都找不到突破口,還虧了一千塊錢,鬱悶自是不用多說。

「你很想贏嗎?」孫昊突然問道。

「當然!」

「嗯,那就繼續吧,還沒輸呢,不要放棄。」

說著,孫昊伸手拍在那位中單的肩膀上:「兄弟,掛機了就讓一讓吧,在一邊看着。」

作為一名英雄聯盟玩家,孫昊最看不起的除了請演員之外,就是這些掛機的。你投降可以,但不要掛機,因為英雄聯盟不是你一個人的遊戲,就算掛機也要徵求隊友的同意。

那位中單面上不滿,不過還是將位置讓了出來。

張小昌驚奇的看了一眼孫昊,但沒說話,在他想來,孫昊這是在用行動支持他呢!是啊,還沒有輸,那就不能放棄。他咬了下牙,身上突然湧出了一股子幹勁,連一個新手訓練都沒過的小白都敢上來拼,他又有什麼不能拼的?

對着電腦,看着那熟悉的畫面,孫昊突然感到手有些顫抖,立時心驚不已。自從接觸英雄聯盟之後,他的手就再也沒有抖過,哪怕是發燒的時候,也不會有這種狀態。

一年的空白期有這麼大的影響么?孫昊自嘲的笑了笑,難道現在的自己真的已經廢了?或者,是因為過於激動?

自從那次輸給陳凡之後,他再也沒有碰過lol,不但是因為那個誓言,還因為心中有着一層障礙。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他看到張小昌的樣子心裏很不舒服,就好像看到去年被人打敗的自己,那是一種失去一切的無奈。

你很想贏嗎?

這句話不僅是對張小昌說的,還是在自問。在失去人生理想的同時,如果不能保留最後的一絲尊嚴,那就真是一敗塗地了。他敗了,但不想看到張小昌重蹈他的覆轍。

工作可以丟,女朋友也可以跑,但lol比賽不能輸!

「九尾妖狐嗎?沒玩過啊……」

孫昊嘆了口氣,不能碰ADC,沒說不能碰AP,但他真的不怎麼會玩AP英雄。

「哼哼,來找虐?」

對面鍾志國看到孫昊坐在了電腦前,本想反對,但聽到身後的人議論說這傢伙不會玩lol,也就由他去了。

孫昊微微一笑:「也許吧。」

「傻逼。」鍾志國不再理他,不過眼中卻透出一絲陰狠,剛才他丟過的臉終於有機會找回來了。

傳說中不會玩lol的網管居然登場了,網吧里的一些閑人都被吸引了過來,歡樂的在背後衝著孫昊指指點點。就連何悅芝也好奇了,過來想看看這傢伙是怎麼丟人現眼的。

孫昊用顫抖的手打開了商店,然後眼睛裏透出一道精光,似乎在這一刻被某種東西靈魂附體了。只見他的右手操縱鼠標飛快的在商店中買了一件裝備一個眼,瀟洒的跑出了泉水。

「暴風之劍?」

「我擦,出AD是幾個意思?」

「哇哈哈,笑死我了。」

圍觀眾人鬨笑起來,何悅芝更是直接用手捂住了眼睛。早知道這傢伙會丟臉,但沒想到連基本常識都沒有,你狐狸一身AP裝卻整個暴風之劍,這是來耍寶的么?

孫昊在出了泉水之後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老臉一紅,回去想要撒消卻不行了,只能鬱悶的賣掉,買了一把爆裂魔杖和一本小書,屁顛屁顛的又滾出去了,似乎再沒有了之前那樣的瀟洒。

看了一眼地圖,五座防禦塔被推,上下兩路從高地塔往前都是烏漆抹黑的。上路傑斯和瑞茲在高地塔糾結對峙,而對面四人都在中路,想要拔掉中路二塔,看起來應該是守不住,自家這邊裝備差太多了。

孫昊也算是幸運,拿到了己方發育最好的狐狸,再補下裝備就可以有一番作為。不過他現在沒多少刷野的時間,對方四人推中,二塔是沒辦法了,但高地塔無論如何都不能丟。

先守塔吧。

「中路打團?」發育不良的聖槍遊俠(俗稱奧巴馬)說道。

「嗯,你們上吧。」孫昊懶洋洋的回了一句。

奧巴馬發了個省略號,又問道:「那你呢?」

「我看你們打。」

擦,沒見過這麼慫的人。奧巴馬也不再指望孫昊這個小白能幫什麼忙,召喚隊友來到中路高地塔下,準備打一波團戰。

「等下注意保護我,我掛了那就全完了。」

做為ADC,是團戰中的主要輸出,自然是會享有被保護的待遇,哪怕他發育不良,你們也得守規矩嘛。

中路二塔被推之後,對面並沒有打龍的意思,果然奔着高地塔來了。新手局嘛,大龍小龍什麼的一般都不會考慮,提着武器就開干,非常單純的暴力,可以理解。

上路的傑斯和瑞茲都回到了中路,兵線也快到位了,雙方就在高地塔前遊走着,找尋開團的機會。

孫昊拿了個藍Buff,搖着九條尾巴偷偷摸摸的從側面溜了過來,然後站在高地小門稍稍靠右的位置,蹲在這裡不動了。

後面觀戰的一群人不禁失笑,這貨該不會打算從這裡偷襲吧?雖說他之前出門的時候就在塔前放了一個眼,視野不存在問題,但面對人家這麼多人你敢跳出去瞬間就會被秒。

中亞都沒出的狐狸,裝備又差,還是省省吧。

孫昊並不着急,只是用鼠標在屏幕上點着,小範圍的移動着腳步,好像在跳舞一樣。他這可不是無聊,而是在卡視野,畢竟對方的人在不斷移動,有可能會看到他。

如果這個時候有人拿兩邊的視野對比一下,立馬就會發現,孫昊的移動幾乎都是在對方的迷霧邊緣,他對視野的距離判斷得非常精確。不過很可惜,看孫昊玩的人只是期待着他出醜,哪裡會注意這些小細節?

孫昊雖然在操縱鼠標,不過眼睛一直在盯着紫色方的五個人,特別是黑暗之女安妮。

對面能夠強開團的英雄也就是安妮了,只要安妮閃現放大,哪怕只暈到個龍女,肯定也會一哄而上。裝備有着巨大的差距,即使在塔下,失了先手就得跪,應該沒有什麼懸念。

噗嗤。

紫色方的小兵剛到,就見到奧巴馬一個走位失誤,被豹女一標打了個正着,血量立馬殘了。沒辦法,對面的陣容本來就適合打POKE,中標倒是無可厚非,只不過奧巴馬窩在最後被打了個滿傷,距離這麼遠也能中,那就是你的鍋了。

偏偏這傢伙還一個勁的BB:「讓你們保護我,這保護的個鎚子啊!」

ADC就是這麼任性,全隊都要圍着他轉。孫昊咂了下嘴,想着自己打ADC的時候都是幫輔助帶節奏的,人和人的差距咋就這麼大咧。

奧巴馬殘了,對面的完全可以肆無忌憚,看那架勢就是要強拆的節奏。

「小昌,往前走兩步,速度!」

孫昊聲音低沉的說了一句,語氣不容置疑。

張小昌稍稍愣了一下,他還是第一次聽到孫昊用這種語氣和他說話,不自覺的就照着他的意思做了。

「找死!」

對面操縱安妮的青年微微一笑,立時沖了上去,手指放在了D鍵上。

龍女雖然有點肉,但之前被炸彈人消耗了不少血,也相當於是個脆皮,只要暈住必然帶走。圍觀的人似乎看到了龍女的結局,都點了下頭,不出意外的話就是一波的節奏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見孫昊的狐狸突然衝出迷霧放了個魅惑,把離得最近的傑斯嚇了一大跳,條件反射的一個閃現躲開了,反應倒挺快。而傑斯如果不在,這個魅惑就是必空,不會有任何作用。

周圍的人都想笑,這個狐狸完全就是在打醬油,不過還沒等他們笑出聲,便看到孫昊45度角閃現過牆進入防禦塔範圍,幾乎與安妮的閃現是同時進行的。

E閃現!

在孫昊的位置放魅惑,根本不可能控住靠右的安妮,哪怕橫在中間的傑斯躲開了也不行,距離不夠。

而此時孫昊閃現了,所有人就看到準備放大的安妮像個傻逼一樣的往回跑,居然中了!

「不可能!」

之前那個中單失聲大叫,他自認是玩狐狸的老手,但卻仍然看不明白,孫昊離安妮的距離隔着半個太陽系,這怎麼可能中?而且被魅惑的安妮居然沒有朝着狐狸走,而是莫名其妙的橫着走了。不過即使如此,也頂了一會塔的傷害。

「這是……Bug嗎?」

這實在太詭異,真的像是遊戲出了Bug。就連自稱青銅段位的何悅芝也瞪大了眼睛,她從來沒有在游戲裏看到過這樣的情況,這是巧合,這一定是巧合!

孫昊在打完Buff之後只放了兩個技能,就是這個E閃現,一出手就讓所有人都看傻了。當然了,他們也不會認為這是孫昊的本事,和何悅芝一樣,只當是巧合。

至於那個操縱安妮的青年,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怎麼自己不受控制了呢,莫非是鼠標失靈了?如此想着,他還磕了兩下鼠標,並抱怨這垃圾網吧的設備真是太爛了。

對此孫昊也只能笑笑,E閃現除了需要較高的手速,還得有精準的預判,否則就算按出來了,打不到人也是白瞎。而且孫昊剛才秀的是一個極限距離的斜角E閃現,其難度是普通E閃現的N倍!

狐狸E閃現有三種,第一種是直線向前E閃現,可以增加魅惑的距離,第二種是反向E閃現,在被人追的時候可以出其不意的進行反殺,但這兩種都有較高的容錯性,並沒有那麼難。

而第三種就是斜角E閃現,E的彈道是會發生變化的,取中間線。也就是說,不論在閃現之前或閃現之後與目標之間隔着障礙物都沒有關係,只要中線上沒有就可以,在團戰中相當實用。當然,這一種方式容錯率很低,操作節奏不夠精確魅惑的彈道是不會改變的。

比如此時的情況,如果不閃,魅惑打不到安妮,且隔着一個傑斯。如果閃現E,時間來不及不說,而且中間還隔着跟上的伊澤瑞爾,同樣打不到安妮,所以這個E閃現堪稱精髓!

孫昊第一次玩狐狸就成功打出這個高端操作,自己在心裏默默點了一個贊,畢竟他並沒有十足把握。只不過,秀操作沒人理解也是一種寂寞啊。

此時孫昊阻止了安妮的大招,飛快打了衝上來的伊澤瑞爾一套,然後驟然開大,在一聲嬌媚的輕笑中,往後面跳走了。

這個大招似乎放得有點莫名其妙,然而就在孫昊跳走的同時,一隻背着書包,憨態可掬的大熊陡然出現在了他之前的位置。

狐狸大招躲安妮大招!

身後一片驚嘆,孫昊這個大招開得時間太精準了。安妮的魅惑控制結束之後,剛好可以夠到這隻騷狐狸,豈有不放熊的道理?而孫昊顯然早就等着安妮的大招呢,算好控制時間輕鬆跳走,讓安妮華麗的空了大。

「Nice!」

張小昌幾人異口同聲的叫了出來,孫昊前後騙了傑斯的閃現,又讓安妮的閃現作廢且空大,中途還將一個滿血的伊澤瑞爾打了一套。雖然沒有弄死一個人,但已經足夠讓人為他站起鼓掌了。

龍女早就興奮的變成龍形態沖了出去收安妮,而瑞茲也不甘示弱,定住了血量不多的伊澤瑞爾,只是裝備等級都落後,只能配合著雪人騎士努努將他打成殘血。

之前都畏首畏尾的藍方軍團,現在一個個像吃了**一樣,沖的那叫一個凶。

孫昊暗自點頭,對方這種Poke陣容就是要衝,強行開他的團,越是猥瑣死得越不值。他嚇尿傑斯,控住安妮,這個時機如果隊友還把握不住,玩個毛的遊戲?

「這個人頭給我。」

孫昊說話的同時,一段大招衝上來收掉了伊澤瑞爾,根本不給別人機會。不過他搶人頭現在沒有人會不滿,這個局面本來就是他打開的,搶人頭算什麼?何況還是中單。

伊澤瑞爾雖然掛了,但團戰想打贏仍然不現實,裝備差了太多。

龍女頂在前面率先掛掉,好在換掉安妮。努努和瑞茲也步了後塵,孫昊把炸彈人打殘讓奧巴馬收掉人頭之後血量也不多了,便窩在高地塔里清兵,再也不出來。

到此為止,己方除了狐狸之外,剩下的人全部死亡,而且豹女拿下三殺,這隻豹女已經肥得逆天了。

不過即使如此,這一波還是守了下來,對面的血量都被打殘,其中孫昊的狐狸輸出最多。而面對此時狀態還算不錯的狐狸,他們不敢再拆塔,選擇了回城。

孫昊微微一笑,這次之後,對面再不可能找到這樣的機會。

雖然九尾妖狐他確實是第一次玩,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像E閃現這種招他吃過無數次了。況且作為職業選手,每個英雄的特點他都必須要了解,要不然怎麼去應對?操作是蹩手了一點,但如果在裝備差不多的情況下,他仍然有自信可以吊打這些菜鳥,虐菜嘛,誰不會啊。

這波應該穩勝的團居然被逼回了城,鍾志國的臉色很不好看,衝著旁邊玩安妮的那位吼道:「你吃乾飯的?剛才你做了什麼貢獻,你說你做了什麼貢獻?!」

「那個狐狸有點騷。」

「騷個屁,他根本就不會玩!」鍾志國氣得拍了下桌子,咬牙道:「呆會第一個秒他,在我面前裝逼,他還不夠資格!」

之前孫昊讓他丟了個大臉,現在又阻了他的推塔大計,這口氣怎麼也咽不下去。鍾志國已經決定,要殺得這隻狐狸不敢出泉水!

孫昊將中路的兵線帶出去,然後又悠閑的刷了幾個野怪,回家做出了小紅帽。現在的攻擊力就上檔次了,如果再碰到伊澤瑞爾,絕對可以一套秒殺。

看着孫昊熟練的清兵刷野,後面的何悅芝簡直不敢相信,兩顆眼睛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這傢伙不是不會玩lol嗎,怎麼看起來不像個新手?那技能收兵太流暢,刷野麻利得一逼,這是新手能夠玩出來的?

旁邊的人也都議論紛紛,傳言似乎不太靠譜啊。也是,這年頭,做為網管不會玩lol好意思出門?當個屁的網管啊。

最驚訝的還要數張小昌,他此時就屁顛屁顛的跟在孫昊的狐狸後面,看着孫昊刷怪插眼,就像是專職的輔助一樣。

「你幹嘛啊,別分我經驗啊。」孫昊鬱悶的道。

「阿昊,你啥時候開始玩的,我怎麼感覺你比我打得還好?」

孫昊翻了個白眼,這不廢話嗎,就你這菜鳥是個人都打得比你好。

「剛玩,還不太熟練。」

「我去,我受打擊了。」

孫昊呵呵一笑,朋友嘛,就是用來打擊的。再說他也沒撒謊,他的確是剛玩,嗯,只限於AP英雄。

殺了小龍加了點攻擊Buff,孫昊覺得有些不適應。這局的時間已經20分鐘了,居然才拿第一條龍,放在以前他真的無法想像,畢竟他很久沒有打過如此低端的局,這些人都對小龍不感興趣。

而在這種局剛才一波團戰居然沒能上去收割,真是奇恥大辱!不過也是因為裝備不好的原因,高手之所以能虐菜,那也要之前打出優勢才行啊。

「阿昊,你說咱們能贏嗎?」

張小昌剛才看孫昊那流暢的操作,對他的信任直線上升,忍不住問了一句。

「不投降,就能贏。」

孫昊說話的同時,準備點投降的努努愣了一下,然後關掉了對話框。

不投降,就能贏,孫昊說得非常淡定,但卻有一種讓人不得不信服的氣勢,玩努努的那位同學怎麼好意思再點投降?而一直在觀戰的何悅芝眼中也泛起一道精光,今天的孫昊給她的感覺似乎換了一個人。

人嘛,在自己擅長的領域都會變身的,而現在的孫昊也是一年以來最有魅力的時候。

「雪人,來河道草叢。」孫昊看到了豹女的動向,心中便有了計較。

玩努努的同學不解:「河道草叢?在哪裡?」

「看小地圖,我的位置。」

「哦哦,我看到了!」

孫昊聽他的口氣差點暈倒,好傢夥,你該不會從來不看小地圖吧,你怎麼混到20級的?

鍾志國出門之後在野區晃了半天,看起來是要抓狐狸,不過孫昊豈會給他這種機會?而抓不到狐狸的他只能又回到中路,想要繼續中推。

新手都特別喜歡推中,不過這正合孫昊的意。野區的豹女被孫昊放在上方藍buff的眼位逮了個正着,便和努努在河道草叢那裡蹲着。

英雄聯盟中的草叢是暗殺偷襲的黃金地點,只要草叢裡沒眼,而且對方的英雄不進草叢,那麼不管離得多近都看不見人。在lol比賽中,甚至有很多戰術都是圍繞着地圖上各個地點的草叢來展開,這裏面的道道可並不少。

努努才剛進草叢沒多久,就看到了豹女拿着一桿槍,貓着腰走了過來,很明顯是要穿過草叢去中路。

臉探草叢永遠都是新手改不掉的習慣,甚至很多高分段的玩家都經常犯錯。而看到豹女毫無警惕,努努的眼睛都亮了,一口冰痰就吐了出去。

啪。

豹女被努努吐了一臉,雖然攻擊力不算高,但減速效果還是相當煩人的。而且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讓豹女嚇了一跳,意識到大事不妙,轉頭就想跑。

跑?到口的鴨子怎麼可能讓你飛掉,只見那媚勁十足的美女狐狸小嘴一嘟,飛出了一顆紅心,正印在豹女的後背。而豹女就算是個女性,也抵擋不住如此香艷的誘惑,獃獃的回過了頭。

妖異狐火開啟,走a,二段欺詐寶珠,配合努努的普攻,點燃都沒交,輕鬆收掉了豹女的人頭。

終結500金!

「我操!」

鍾志國氣得狠狠的捶了下鍵盤,他剛才驚慌失措一心想跑,完全沒有反打的意思,一招都沒放就變黑白了。這兩個賤人實在太齷齪了,居然敢陰他!

死了就算了,關鍵是被打臉了啊,他之前還信誓旦旦的說要秒狐狸,現在卻被狐狸秒了。

而玩努努的同學則是開心得跳了起來,雖然人頭不是他的,但好歹混了個助攻啊,而且殺得還是最肥的豹女。他現在只想抱住孫昊狠狠的親兩下,躲在草叢裡陰人真是太爽了,一絲血都沒廢。

「繼續蹲,我數三聲,你直接放大招。」

「啊?」

玩努努的同學不解,直接開大?這是個什麼意思?

不過他也沒問,他看出來了,這位網管哪裡是不會玩lol,明明是個高手嘛,至少比他強。嗯,高手說的話應該是有道理的,開大就開大吧。

狐狸在中路賣了個騷以作勾引,而此時正在推線的四人看到鍾志國躺了,狐狸還這麼囂張,連忙朝着河道奔了過來。

很多新人都有這種習慣,哪裡有戰鬥就往哪裡跑,哪怕隊友已經率先掛掉了他們也無所畏懼,更何況還有一隻吸引仇恨的狐狸。再說現在也不用畏懼,他們人多。

看到紫色方的人回頭進入迷霧,孫昊微微一笑,一邊往河道跑,一邊開始倒數。而當數到三聲之後,努努就在草叢靠近F4的邊緣讀起了大招,看起來有些莫名其妙,後面觀戰的有幾個小白甚至還笑出聲來。

就連玩努努的同學也想不通這樣做究竟是何用意,他以前放大招可都是衝進人堆里開干,這樣明目張胆的空放還是第一次。

努努的大招是持續三秒,中途可以主動或被動打斷,時間持續越短傷害就越低。雖然有減速效果,想困住人打出滿傷也沒有那麼容易,努努空大的機率非常高,更多的時候都是當減速技能在用。

但是只要對英雄聯盟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努努的大招也叫做草叢原子彈,只要預判到了敵人的走位,躲在草叢裡讀大對方是看不見的。

紫色方的四人衝出了戰爭迷霧,其中三人想都不想的就往河道草叢裡沖,而伊澤瑞爾則從F4上面走過。

從中路二塔上方,跑到河道草叢,差不多是6秒左右。孫昊之前倒計時3秒,努努再開始3秒讀大,時間卡得剛剛好。

轟。

絕對零度,瞬間爆炸!

三個臉探草叢的血量毫無徵兆的殘了,而河道下面的伊澤瑞爾也因為努努讀大的位置太靠下,同樣擺脫不了被炸翻天的命運。只見對面坐在電腦前的四人不約而同的身體一顫,都被嚇了一大跳,這個時候他們都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孫昊只想笑,新人就是意識差啊。就算沒眼,傑斯轟一炮探探路,或是炸彈人投個彈什麼的也不至於有這種結果啊,悲劇。

面對四個殘血,而且還是在發愣的殘血,孫昊哪還會客氣?跳出去就終結了傑斯的人頭。

「奧巴馬,撿頭。」孫昊道。

奧巴馬早就行動了,踏着冷酷追擊風一樣的趕了過來,興奮的開始收割。而龍女也不甘示弱,身上環繞着烈火燎原,嘴裏流着哈喇子叫道:「給姐姐留一個!」

而在家守塔,並且腿又短的瑞茲鬱悶了,恨不得開大過來喝點剩湯,混個助攻也是好的啊。

之前還穩佔優勢的紫色方,現在個個成了喪家之犬,被人追打得哭爹喊娘,想跑都跑不掉。被拎着雙槍的奧巴馬一個接一個的放倒,最後一個也只讓龍女拿了個助攻。

三殺!

「哈哈哈!」玩奧巴馬的同學興奮的開懷大笑,好久沒有這麼爽過了。

四個殘血孫昊讓了三個,只混助攻。雖然他是C位,收人頭理所當然,但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玩的就是感覺。特別是在這種新手局大家都不喜歡補兵刷野的情況下,人頭似乎成為了經濟的唯一來源。

剛沖高地被逼回城,現在又來了一個團滅,對面的五個小青年全傻了。

為什麼會這樣?本來一切盡在掌控,形勢卻突然掉轉,只是因為對方的狐狸換了個人?

鍾志國死死的瞪着孫昊,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就算心中再不情願,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個狐狸確實有點騷,難道這局要輸不成?一千塊錢啊!之前牛皮吹得再如何響亮,這對他來說都不是個小數目,如果輸了幾天都會睡不着覺。

而孫昊背後一直觀戰的何悅芝眼中光芒連閃,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殺人,推塔,拿龍,步驟非常的明確清楚,孫昊還不忘讓家裡的瑞茲去刷下野,將節奏帶向了正軌。

英雄聯盟的對戰過程對節奏的要求非常高,如果沒有明確的目的,那麼很有可能將好不容易到手的優勢拱手相讓,在很長一段時間隊友都不知道該做什麼,平白無故給對手翻盤的機會。

就連職業聯賽中這種現象都不少見,所以隊伍中有一個好的節奏帶動者是非常必要的,一般來說最適合的位置是打野,可以通過遊走去幫隊友帶節奏。

而在這一局,孫昊就成為了這個角色。

局勢飛快的朝着藍色方傾斜,奧巴馬和瑞茲的裝備也都跟了上來。隨後的一場團戰,出了中亞的孫昊更加肆無忌憚,從側面衝進去秒掉了攻擊爆炸的豹女,並且金身騙了一大堆技能,隨後隊友一哄而上,再次打了對方一個團滅。

趁勝追擊,直破兩路高地,勝負再無懸念。

「操!」

看到基地水晶被破,鍾志國恨不得殺人,一場本應穩贏的比賽居然輸了!

而張小昌則是興奮的滿臉通紅,忍不住抱着孫昊又笑又叫。在這一刻,他覺得胸中一股怨氣得到了宣洩,這種感覺讓他爽得想要飛起來。

「咳,別這樣,有人看着呢。」孫昊伸手摸了下張小昌的臉蛋,身後傳來一片嘔吐聲。

「靠,我才沒這愛好。」

張小昌忙推開這個齷齪東西。

玩笑歸玩笑,孫昊其實並沒有那麼開心,反而有點鬱悶。

這把狐狸他玩得很憋屈,雖說旁人看得讚嘆不已,但他對自己的要求可是很高的。從拿到合約成為職業選手的那一刻起,不論是打排位還是平時的訓練,他都是以磨礪技術為目的。

也就是說,他並沒有將任何一場遊戲當成真正的遊戲。

這局也一樣,AP英雄果然和ADC不同,除了那個準備時間充分的E閃現之外,他放起技能來感覺手有點生,甚至有追着對手A的習慣。特別是中婭沙漏這件裝備,如果不是他一直在心中默念,衝進人堆之後絕對沒有使用的意識。

就這狀態,還談什麼職業選手?

不管是什麼遊戲,成為高手就是一個熟能生巧的過程。對於中單這個位置,孫昊只能算是一般,如此一想,自己在網吧里打工倒也不算辱沒了。

「看不出來啊!」

一隻嬌嫩的手在孫昊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何悅芝彎腰眯着眼睛道:「明明會玩,卻偏要裝着不會玩,你真是用心良苦。」

「什麼意思?」

說他騙人也就算了,怎麼說是用心良苦?不過突然想到何悅芝講過想要單獨教他玩英雄聯盟,莫非是指這個事?便忍不住心中一盪,目光不自覺的放在了某個凸起的部位。

嗯,這東西吃什麼長大的,居然這麼大?

「你看什麼?」何悅芝臉色瞬間變了,直起身體道:「不要以為贏了一把自定義就自得意滿,就你這水平連我都不如,少打歪主意。」

「啊?」孫昊一愣,莫非何悅芝的擇偶標準和那個不知名的短髮美女一樣,也是看英雄聯盟的實力?

世道變了啊,現在的女孩們居然都不向錢看齊了,統一享受擼的樂趣,這價值觀真心無法理解。不過,我喜歡。

另一邊,張小昌可是揚眉吐氣了,得意洋洋的來到鍾志國面前,伸手要錢。

兩人打賭的確說的是一百元,不過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升到一千可是鍾志國提出來的,這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反悔都不行。

鍾志國怒哼了一聲,和幾個小青年湊足了一千塊拍在桌子上,道:「你別得意,早晚有你哭的時候。」

「還想打一局?」張小昌冷笑,現在的他可是信心十足。「只要阿昊在我們這邊,輸不死你。」

「就他?那是你沒見過真正的高手,我們福祥隨便出來一個就能讓他跪,他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鍾志國也不多話,今天丟的臉已經夠大了,無論說多少狠話也挽不回來。心疼的看了一眼桌上的血汗錢,他咬着牙昂首挺胸的去了,好像他才是勝利者一樣。

「傻逼。」

張小昌往地上吐了口唾沫,然後又屁顛屁顛的找上孫昊道:「阿昊,行啊你,什麼時候教教我打狐狸唄。」

「我不會玩狐狸啊。」

「裝,繼續裝!」張小昌真是看透了這個傢伙,不撒謊能死啊?「對了,你幾級了?噢,我應該問你是什麼段位的,你這水平看起來比我強好多,應該有個白銀實力吧。」

靠,老子再怎麼生疏也不至於淪落到白銀啊。孫昊鄙視的看了他一眼,道:「號還沒建。」

張小昌一愣,然後將孫昊的肩膀一摟,語重心長的道:「兄弟,咱們雖然才交往一個星期,但好歹也曖昧了兩年啊,你這就不厚道了。」

什麼交往曖昧的,虧他說得出口,不就是同學兩年,最近做了一個星期的朋友嗎。

「我是真沒號,如果騙你那個鐘志國死全家。」孫昊大義凜然的道。

「好樣的!」

張小昌豎了個大姆指,然後45度角仰望星空,道:「可憐那個短髮美女喲,都上大學了還沒有男朋友,唉,可悲可嘆啊。」

「干我個屁事。」孫昊一臉不屑。

張小昌傻了,好半天才驚奇的道:「我靠,你轉性了?」

「那是你不了解我,我是那種見了美女就像狗見了屎一樣的人嗎?」孫昊說著,眼睛卻被旁邊經過某女孩那洶湧的波濤吸引住了,嘴角不禁流出了透明的液體。

「看什麼看?」那女孩鄙視的瞪了孫昊一眼,還示威似的挺了下胸。

孫昊張大了嘴:「哎呀,居然敢明目張胆的勾引我,嬸可忍叔不可忍啊……別拉我,讓我去將她就地正法,看她還敢囂張!」

「誰拉你了?」張小昌翻了個白眼,你能更無恥一點么。

「對了,你剛才說的短髮美女叫什麼名字來着?」孫昊看似不經意的問道。

你還裝上癮了是吧?

張小昌在心裏將這傢伙從頭到腳鄙視了一遍,冷笑道:「還是狗改不了吃屎。」

「愛說就說,不說拉倒。」

「叫白雪芩。」

孫昊眼睛一亮,覺得這名字雖然俗氣了點,但挺好聽的,便想引經據典的賣弄一下文化。不過想了半天,也想不到相關的詩句,只好點頭道:「……嗯,好名字。」

「嘿嘿,你只要帶我到白銀,我就帶你去咱們學校的電競部,介紹你們認識,怎麼樣?」張小昌一臉期待。

孫昊聞言嘆道:「這個任務很艱巨啊,我恐怕沒有能力完成。」

「你沒有白銀段位?」

「再牛逼的高手也怕坑啊。」

張小昌不解的道:「不至於運氣那麼差吧,我聽說排位都是隨機的,哪會次次遇到坑?」

你就是個神坑,孫昊心中大罵,這傢伙真沒有自知之明。不過被纏得無奈,孫昊還是答應了,有空就帶帶他吧。

剛才玩了一局之後,覺得中單也挺好玩的,孫昊那沉寂了一年的心又激蕩起來了,只感覺到手癢得慌,果然自己還是放不下lol啊。

「不玩ADC,可以玩其他位置嘛,嗯,有空建個號先。」孫昊如此想到,以往怎麼就沒開竅呢。

以前打排位訓練的幾個號都是戰隊的,不能帶走,而他自己的號……唉,不提也罷,往事不堪回首。

榮升網吧的網管不會玩lol的傳言被打破了,雖然只是打了一場新手局,但流暢的操作還是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時還有不少人在談論那個E閃現,並且親自上機試驗。

包括何悅芝。

「不行啊……」

普通的E閃視一心想試當然是可以試出來的,沒有太過份的操作要求。只不過即使能玩出來,主要作用也只是消除前搖,而且何悅芝也不認為在緊張的戰鬥中可以有那樣的反應,她還算有自知之明。

至於孫昊那個bug一樣的操作,卻是完全不得入門。

轉頭看向收銀台正在調戲小莉的孫昊,何悅芝哼了聲:「這傢伙還有點本事嘛。」

小莉是榮升網吧的收銀,初中畢業就來這打工,已經幹了一年多了,算是孫昊的前輩。人長得一般,不過身材很不錯,性格也挺可愛,孫昊有事沒事就喜歡和她扯下淡,心情都會變好。

「莉妹子,半個小時不見,又長大了。」孫昊的目光在人家全身遊走,舔着嘴唇道。

小莉不施粉黛,臉紅起來顯得非常明顯。她瞪了孫昊一眼,小聲的道:「別這樣,怪難為情的。」

「這有什麼難為情的,我是在誇你呢。」孫昊說著,突然嚴肅起來道:「既然你不喜歡,那咱說點正事吧。」

「嗯,你說。」小莉點頭,洗耳恭聽。

「明天可以試着穿件紅色的,就不受白襯衫的約束了,更火爆,更精彩!」

「你去死啦!」

雖然習慣了孫昊的調戲,但小莉終究臉皮薄,受不了這些話,拿起鼠標墊欲扔,總算將這個可惡的東西趕走了。

……

張小昌贏了錢,自然是要搓一頓的,而等孫昊下班之後,一群人便在附近的燒烤店點了一桌,另叫了兩箱啤酒。

話題當然離不開之前的那場比賽,張小昌和他幾個同學將孫昊一頓狂誇,頻頻舉杯勸酒,讓酒量不佳的孫昊苦不堪言。覺得再這樣下去就要躺着回去了,於是趕緊將話題扯開,問道:「對了,你們怎麼不找學校電競部的人來幫你們呢,那不是穩贏?」

張小昌搖頭:「電競部的那幫人正準備着大學生聯賽呢,天天忙得跟驢一樣,哪有工夫顧得上?」

其實這只是其中一個理由,真實情況是以張小昌在電競部的身份,根本請不動任何一個人。

「大學生聯賽?」孫昊露出疑惑的神色,沒念過大學的他根本不知道還有這項賽事。

張小昌道:「對啊,現在lol太火了,各種聯賽層出不窮,高校聯賽,網吧聯賽,還有很多商家組織的聯賽,一大堆。不過都比不上大學生聯賽,這個甚至比昂達聯賽還要火爆呢。」

昂達聯賽是由昂達電子舉辦的職業賽,雖說是個獨立賽事,但大部分人將之劃歸到lpl的下級聯賽。以往從lpl降級的隊伍也有幾支在昂達裏面混,來年仍可以參加晉級資格賽。而孫昊在Fop戰隊時,打的就是昂達聯賽。

(說明:小說為了省掉一些麻煩的流程,裏面的聯賽規則與現實中都不一樣,包括lspl不存在,或是杜撰幾個聯賽等等,不必糾結。)

昂達聯賽雖然關注度不是很高,但好歹也是職業賽,這個大學生聯賽居然比之更火爆,這讓孫昊很好奇,有空倒是可以關注一下。

「對了阿昊,要不咱們也組個隊伍參加今年的網吧聯賽吧?說不定踩狗屎拿個好名次,還可以進全國爭霸賽,到時候功成名就,金錢美女嘩嘩的來啊。」張小昊一臉興奮的道。

「噗……」

孫昊剛喝進嘴裏的一口酒直接噴了出來,他沒聽錯吧,就你們這青銅都沒有的水平還指望拿好名次呢?真不知道自信從哪裡來的。

「你覺得怎麼樣?」張小昌抹了一把濺在臉上的酒水,眨着眼睛問道。

其他人雖然臉有些紅,不過也看向孫昊。年輕人嘛,都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夢想,在他們想來技術雖差,練着練着也就牛了,到時候未必不能和高手拼上一拼。

「行啊。」孫昊翻了個白眼,道:「你們組隊吧,我就不瞎參和了。」

老子可沒那閑工夫陪你們瘋。

雖然沒能得到孫昊的認可,但張小昌他們倒是很有興趣,開始談論起組隊的事,一個個說得唾沫橫飛,興奮無比。而孫昊則是徹底無語,這幫傢伙真是無知者無畏啊,和一些懷揣夢想準備創業的小青年一般模樣,單純得令人髮指,不碰個頭破血流恐怕不知道現實有多麼殘酷。

大學生聯賽孫昊不知道,但全國爭霸賽他太熟了,因為這是晉級職業的必經之路,不管是lpl還是昂達聯賽。包括資格賽也屬於全國爭霸賽的範疇,只有前兩名才可以升到lpl,成為真正的頂級戰隊。

但這條路卻是難於登天,那裏面彙集了全國的頂尖高手,想要擠進去談何容易?就憑這幾個20多級的菜鳥?拜託,你們先苦練個幾年再談這個話吧。

當然,如果只是建個隊伍玩一玩,那倒也沒什麼,反正不請教練不租場地不發工資,隨便折騰。不過孫昊是不會有興趣的,他的眼光要高太多。

張小昌他們渾然不覺,仍說得興起,此時身後卻突然傳來一聲嗤笑。

「這年頭的傻逼真是多如狗啊。」

「誰他媽在背後嚼舌根?!」

張小昌等人怒了,連忙轉過頭去,只見一位長得挺帥的小青年正用一種鄙夷的目光看着他們,而旁邊還坐着一位美女。

這位美女不是別人,正是讓孫昊比較感興趣的那位華中師範大學電競部女神白雪芩。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過來的,孫昊都沒注意到,此時細細打量着,只見她仍是白天的那種清雅打扮,真是越看越有味道。

「就你們這些貨色也配打全國爭霸賽?別笑死人了,學校電競部都不收的垃圾。」

那青年完全不給人面子,說話刺死人。不過張小昌幾人偏偏不敢發作,之前的怒氣值傾刻之間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臉謙卑:「**,我們也只是過過嘴癮,不是真的要參加。」

「算你們還有自知之明。」

這位**是華師電競部lol的主力中單,同時也是副部長,名叫羅江。此時鼻孔翹得比天高,指手劃腳的訓了面前這些人幾句,擺明了就是在美女面前裝逼踩人掙面子。

而張小昌等人面色雖然不好看,但卻並沒有出言反駁。沒辦法啊,人家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又是張小昌想要巴結的對象,形勢比人強,他們有脾氣也不敢發,只能聽着。

覺得面子掙得夠了,羅江才轉頭換上一幅笑臉,對白雪芩道:「雪芩,咱們換個地方吃吧,我知道附近有家餐館,味道很不錯。」

「不用了。」白雪芩淡淡的道。

孫昊本來看到白雪芩和人約會心裏有點不爽,而且還無端端的被一個不認識的人訓了一頓,鬱悶自是不必多說。不過此時卻是眼睛一亮,看起來他們不像是約會啊,倒像是白雪芩遭到了騷擾。

嗯,有機會,助人乃快樂之本,他責無旁貸,義不容辭。

《英雄聯盟之逆轉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