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誘她
誘她 連載中

誘她

來源:google 作者:傅寒州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傅寒州 南枝 霸道總裁

南枝再見傅寒州,是在男朋友的聚會上她跟他源於荒唐,忠於臣服成年人的遊戲,雙雙博弈,黑紅遊戲,無人生還...展開

《誘她》章節試讀:

  部門聚會定在了新開業的俱樂部,算是高檔消費場所,因此林又夏一整個白天都在跟南枝抱怨每次都是她們這些小魚小蝦米,AA去請領導,回頭還得聽他們開黃腔,被他們灌酒,惡臭的習俗到底什麼是能夠被取締。

  南枝將車停好,拿上包道:「算了,你要是敢在公司論壇上說這番話,人家保准說你沒團隊凝聚力,宣揚個人主義。」

  林又夏翻了個白眼罵罵咧咧下了車,然後就看到了米筱雪攬着蔡經理那個地中海,笑眯眯得進了大門。

  「真是奇了怪了,這種老禿驢她都愛貼貼,你說咱們酒店就不能找一些姿色上乘的帥哥么?上班都快沒動力了。」

  南枝下了車,這個季節的H市連夜風都帶着股濕熱,「快進去吧,遲了又要罰酒。」

  進門的老套路了,林又夏反應過來,拉着她快步走了過去。

  「還以為你們堵車了呢,來齊了就走吧。」米筱雪說罷,對着蔡經理道:「上次您唱得那首今天必須壓軸,我還沒聽膩呢。」

  這馬屁拍的好,蔡經理高興得在米筱雪腰上拍了拍。

  「傅少,陸少。」俱樂部的侍應生從他們身邊快速經過,到了門口,直接將大門拉開,進來的男人身穿做工考究的西裝,身後跟着保鏢,不是傅寒州是誰?

  南枝下意識別開視線,然而傅寒州的目光也沒落在她身上。

  很難想像,不久之前他還曾用那張薄唇熱烈得親吻她。

  「南小姐,又見面了。」一旁的陸星辭倒是打了聲招呼,很顯然身後陸陸續續跟進來的,都是他們一個圈層的朋友,江澈絞盡腦汁去討好的存在。

  見到陸星辭打招呼,都朝着他們這看過來,目光一下就鎖定了最出挑的南枝,眼神也曖昧了起來。

  「怎麼不叫人過來一塊玩。」

  陸星辭故作深沉道:「那你可別問我,我做不了主。」

  傅寒州腳步不停,直接進了VIP電梯,大有一種你們要聊就站在這聊,我先走了的架勢。

  陸星辭對南枝笑了笑,「有空上來玩。」

  反正他們在哪,問侍應生就能知道,只不過尋常人上不去罷了,但陸星辭這句話直接能給她開個綠燈。

  「南枝,你認識陸少?」部門的同事都有些詫異。

  連蔡經理都是臉色一變,後悔剛才沒藉著那個機會去遞個名片,米筱雪的目光若有似無落在南枝身上,最後輕飄飄道:「是跟江少的時候認識的吧?長得漂亮還真是管用哦?江少這樣的看了都走不動道了,南枝應該多出去轉轉,在咱們行政部屈才了。」

  林又夏翻了個白眼,剛準備上去跟她杠,南枝一把將她拉住,似笑非笑看着米筱雪道:「沒辦法,先天條件就是這麼好,你應該體會不到我的苦惱。」

  「你!」米筱雪臉色一變,氣得差點跳腳,部門的同事趕緊道:「快走吧,我等不及要聽蔡經理高歌一曲了。」

  「就是就是。」

  誰看不出米筱雪樣樣愛掐尖,專門跟南枝對着干,可人家壓根沒把她放在眼裡。

  傅寒州剛剛坐下來,就聽到宋嘉佑在盤問陸星辭。

  「真不是你女人?」

  陸星辭一下將宋嘉佑推開,「邊去,是我的,我跟你在這裝呢?」

  他又不是個廢的,活色生香的大美女擺着看看。

  想到這,陸星辭看向傅寒州,手裡還把玩着撲克牌,「那天談崩了?」

  明明是特地聽說江澈組局要弄前女友,有些人連生意都沒着急去談,先去了帝豪,結果呢,一個人坐在那抽煙,陸星辭真的是頂頂好奇。

  「管好你自己。」傅寒州冷聲道。

  得,欲求不滿的男人,惹不起,多說兩句就得跟你急眼。

  陸星辭轉頭對侍應生吩咐了兩句。

  米筱雪一進包廂就跟找到了主場似得,開始滿場飛,她歌喉不錯,又捧着蔡經理,一圈下來,蔡經理那臉上的褶子都能綻放出菊花來。

  林又夏拱了拱南枝,示意她小心。

  果不其然,米筱雪捧着酒就過來了,「南枝能把程太太這麼麻煩的客戶搞定,咱們行政部的大家都得敬一杯對不對。」

  南枝就知道她會來這麼一出,「等會要開車,今晚不喝酒了。」

  米筱雪挑眉,「你這可就不夠意思了,大家都喝三輪了,你這是不把我們當自己人啊。」

  南枝煩透了米筱雪這種攪屎棍,正僵持,包廂門被打開,侍應生端來了酒和甜品果盤。

  「上錯了吧,我們沒點啊。」

  「沒錯的,這是陸少請大家喝的,還有今晚所有的消費,也都包在陸少賬上了。」

  一看那瓶酒,起碼10萬。

  大家頓時一靜,米筱雪的臉都快掛不住了,「難怪南枝不屑敬酒了哦?」

  林又夏忍了這婆娘一晚上,看她不陰不陽的講話就煩,直接諷刺道:「知道就行,陸少在都不會叫南枝喝酒,你算是什麼玩意?」

  同事們咳了咳,侍應生面帶微笑得把東西放下退了出去。

  南枝心裏一沉,有些拿捏不準陸星辭突然玩這麼一出是什麼意思?按道理,私交可沒到這份上。

  米筱雪掛不住臉,自然不會往她們這站了,主要是擔心南枝真的甩了江澈又貼上了陸星辭,那可不是跟江澈一個等級上的人。

  南枝剛坐下,林又夏就道:「你跟陸星辭怎麼回事?」

  南枝搖頭,「我不太清楚,不過有一點很明顯,有陸星辭今晚送酒,接下去的日子不會太難過了。」

  就是不知道能撐多久,她目光掃了過去,有幾個心虛的低下了頭,都是這段時間明裡暗裡給自己使絆子的。

  南枝正琢磨着要不要去跟陸星辭道謝,還是說他送這些,就是為了讓自己上門?

  身邊一沉,一股濃郁的酒氣伴隨着女人的香水味道,熏得她默默蹙眉,肩膀一沉,儼然是蔡經理換了位置,坐到了她邊上。

  「南枝吶,其實我是很看好你的。」

  典型的黃鼠狼給雞拜年式開頭,南枝不着痕迹得將他的手從肩膀上撥下去,扭身隔開一段距離,「我還有很多不足,多謝蔡經理一直帶着我們。」

  「哎,別客氣,就是一直不知道,你跟陸少這麼熟悉。」蔡經理粘膩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胸口。

《誘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