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再赴時光孟元熙
再赴時光孟元熙 連載中

再赴時光孟元熙

來源:google 作者:孟元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晏如 孟元熙 現代言情

「這些是你這麼多年來送給謹安的物件兒,如今也不適宜留在東宮了,謹安說讓我拿來還給你」葉謹安是太子的名諱,她故意這樣稱呼,便是為了彰顯親近之意,順道膈應我罷了我掃過盒子里的書箋、毛筆、流蘇墜子……每年到生辰時,我就會送一個小物件給他,皆是精挑細選過的,沒想到竟已經積攢這麼多了……...展開

《再赴時光孟元熙》章節試讀:

我帶着幾個嬤嬤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剛出後院,便看見孟元熙一行人匆匆而來。
當她聽說後院婦人已經平安產子的時候,看着我的神色登時大變,滿眼皆是疑惑和不可置信,前幾次她見我總是透着勝券在握的優越感,而今天是她的鎮定面具首次龜裂。
這不可能……她的眸光中首次出現了忌憚和畏懼之色。
我從她身邊擦身而過,似有若無地說了一句:你以為知曉未來事的,只有你一人嗎?
話音落,隨風而散。
她側過頭來盯着我,似乎在確認那句話是否真實出現過,可我並沒有停下腳步,反而緩步離去,任由她疑心四起、備受煎熬。
次日,聽丫鬟說府中來了貴客,執意要見我。
我到了正廳,便見那鎮國將軍朝着我拱手一禮,多謝姜姑娘昨日救內子性命,若是沒有姑娘讓身邊嬤嬤出手相助,後果不堪設想,此等大恩,本將沒齒難忘。
這陣仗,便是父親和哥哥也都嚇了一跳。
人人都知鎮國將軍與我父親向來政見不合,見面便吹鬍子瞪眼。
今日親自登門,父親還在疑惑他所為何來,沒想到見面便是拱手抱拳行了個大禮,父親也當場愣在了原地,勉強擠出一絲客套的笑。
我欠身還禮,而後道:將軍言重了,看見夫人和公子平安,我便也放心了。
那鎮國將軍拉着父親好一通寒暄,彷彿二人之前從無齟齬,而是多年好友一般,他還說待幼子滿月,要一家人親自登門致謝。
與鎮國將軍化干戈為玉帛,於姜家,於朝廷,皆是幸事,父親也樂見其成。
只有哥哥眉頭緊鎖,試探性地問道:妹妹,為何我總覺得這些事皆在你意料之中?
我反問道:難道我是神仙不成?
還能未卜先知了?
他撓了撓頭,似乎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可是他又說不上來,只能欲言又止,化為沉默。
那鎮國將軍的夫人本就是突然早產,身旁侍奉的婢僕都沒料到,又有誰能猜到我是提前得知呢?
至於孟元熙,只能說其他事在她意料之中,而我的提前出現,在她的意料之外。
前世,太子廢而復立,便是因為身後有鎮國將軍的支持。
可這一世,孟元熙來遲了。
鎮國將軍府大辦滿月宴之時,盛情相邀,竟讓我坐於主桌,將軍夫人更是拉着我的手誇個不停。
而孟元熙則被冷落了,人人都知道是因她的介入才導致太子退婚,這等情況下,將軍夫人只是象徵性的行了個禮,便不再顧着她了。
她手中的帕子被捏得變了形,自她從火災現場被救出來後,她就沒受過這等冷遇。
從前她也不過是京中閨秀中不甚起眼的那一個,多年來籍籍無名,而後脫胎換骨,驚艷眾人,此後一直是京都的風雲人物,難得受此冷遇。
我與太子相逢於池院之側,他的眼裡有些許愧疚,而後道:晏如,願你再擇佳配,莫再執念了,不要因孤耽誤你餘生幸福。
他以為我還在記掛着他?
我搖頭輕笑,只覺得有些諷刺,前世我確實執念良久,大病一場,可他置若罔聞,不曾過問半句,只沉浸在孟元熙的溫柔鄉里,而今我眼裡心裏都沒有他半分位置,他卻說著這般關懷之語。
我漠視着他,轉頭離開,卻撞見孟元熙在遠處看着我們,周身透着寒意。
滿月宴結束之後,太子便被派往沿海之地,調查販賣私鹽之案。
可是太子剛去月余,便傳出太子妃病重的消息。
前世孟元熙也的確病重過一陣子,可是距離這事發生尚需兩年。
彼時是因為太子對她情意淡化,欲納側妃,她才服了一種葯刻意裝病,太子見她病入膏肓,也憶及當年那初見驚艷、再見傾心的過往,她也趁着太子陪她的時間重現過往的美好回憶,並許着那上窮碧落下黃泉,生相隨死相伴的感人諾言,直到太子對她情深如昔,她也就漸漸病癒了。
可現在,她似乎感受到了威脅,便將這些動作都提前了。
太子聽聞她病重,已顧不得那私鹽大案,將那些事交託於臣下,便慌忙回京。
可太醫院的太醫們束手無策,最後卻是一江湖神醫入府醫治,那位神醫說若得一味奇物作為藥引便能醫治,此物名叫雪槲蓮,比那冰山雪蓮更為稀有。
唯有此物,方可救命,可是就連國庫中也沒有這珍奇之物。

《再赴時光孟元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