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直女太難撩
直女太難撩 連載中

直女太難撩

來源:google 作者:舉手之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承悅 現代言情 皮思思

【甜寵+爽文+搞笑+萬人迷+火葬場+無形撩+1v1】皮思思執行任務,在酒店喬裝成服務員,結果撞破現男友司俊昊和別的女人開房悲憤交加的她提出和男友分手,為了彌補本次任務過失,皮思思主動接下讕調國際俱樂部卧底任務小警花化身酒保,目的只為找出幕後黑手,在危險與刺激的邊緣瘋狂試探……腹黑又病嬌的俱樂部江總:思思,到我懷裡來,他們打架,我好怕怕深藏不露的幫派老大:思思,我受傷了,幫我包紮傷口在眾多大佬面前弱小無助的司氏集團公子可憐兮兮:思思,我不要分手!皮思思:呃,男人就是麻煩!展開

《直女太難撩》章節試讀:

海市,某高級酒店內,年約二十齣頭的女生穿着酒店服務員的黑白制服,簡單的配色將她的好身材包裹的玲瓏有致,緊身短裙下一雙挺直修長的**格外吸睛,她推着清潔車走在酒店走廊。

耳畔的碎發落到下巴,露出嬌美的臉龐,女生將碎發別到耳後,不經意露出小巧的耳垂,耳垂上帶着黑色啞光的小兔子耳釘,從耳釘中傳出男人粗糲的聲音。

「皮思思,目標人物1806號房,注意安全,後援人員正在趕過來,不要衝動,看清楚裏面有幾個人。」大隊長於振海通過微型攝像頭能看到此時的情況。

「收到,安啦,大隊長,我會小心的。」皮思思漫不經心對着領口處隱藏式呼叫機說著,推着推車,身姿婀娜地往前走。

皮思思走到1806號房間門口,深吸一口氣,按響門鈴,「你好,打掃衛生。」聲音冷清地好似沒有感情。

隨後,一個漂亮的年輕女人打開房門,身上裹着浴巾,露出瑩白的雙肩,頭髮濕漉漉的,一看就是剛洗過澡,裏面衛生間還傳來水流的聲音。

皮思思正覺得哪裡不太對勁,站在門口,沒有進去。

耳邊聽到大隊長急切的聲音,「錯了,錯了,是1808號,這狗日的,6和8也能看錯。」

皮思思站在門口,「不好意思,打擾了。」側身準備離開,忽然聽到一個耳熟的聲音,她停住了腳步,不由得回頭看了過去。

此時,男人走出浴室,身材修長,稜角分明的臉露出幾分貴氣,胸肌十分發達,下半身圍着浴巾,露出上半身的八塊腹肌,身上沒擦乾的水珠順着腹肌的紋理往下流,這個男人擁有着一副讓女人尖叫的好身材。

男人一邊拿浴巾擦着頭髮,一邊抬頭問,「怎麼回事?」

年輕女人還沒來得及回答,男人的視線順着半掩的門縫看了過去,皮思思正好也抬頭看向男人,一個對視後。

男人一驚,「怎麼是你?」

皮思思定定地盯着這個男人,腦海里有一瞬間空白。

男友司俊昊,哦,不,從撞破他與別的女人看房這一秒,他就變成了前男友。

司俊昊看清楚眼前的人是皮思思後,原本風光霽月的臉下一秒陡然變得驚慌失色,忙不迭湊上前跟她解釋。

皮思思手比腦快,緊急關上房門,完全阻隔了兩人的視線,真是不想再看這出軌男任何一眼。

大隊長看着實時監控里的皮思思站在走廊不動,心裏着急的不行,「皮思思,你在幹什麼,不要再耽誤時間,趕緊完成任務。」

皮思思眼眶紅紅的,甚至來不及傷心,擦乾眼淚,平復了心情,她還要完成任務,男人算個屁。

皮思思懷着上墳的心情朝1808走去,男友已死,有事燒紙。

司俊昊震驚地看着緊閉的房門,皮思思怎麼會在這裡,還穿了一身酒店工作服,上次見她是百貨公司櫃員,上上次見她是街邊發傳單的小妹,難道她又換了工作?

想到這,司俊昊打開房門,連忙追了上去,正巧皮思思準備按1808的門鈴,司俊昊一把將她攔住,上下打量着她,「你怎麼會在這裡?」

皮思思連忙甩開他的手,像甩開一隻討厭的蒼蠅,眼睛嫌惡地盯着他。

「你都可以來,我為什麼不能來?」

司俊昊見她對自己避之不及的樣子,心裏難過地像被針扎了一下,再加上被抓包的難堪,多種複雜的情緒瞬間涌了上來,他有些氣惱,語氣不佳,「皮思思,你好好說話!」

想他堂堂司氏集團公子何時受過這種屈辱,多少女人對他趨之若鶩,全要看他臉色行事,若不是喜歡她,怎麼會上前來關心她。

想到這,司俊昊耐下性子,看着眼前不理會他的皮思思,好聲好氣地說,「你為什麼穿這身衣服,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皮思思雙頰氣鼓鼓的,一雙靈動的杏仁眼閃着細碎的光,「別拿出一副假惺惺的樣子來關心我,你和別的女人開房,我們分手了!」

司俊昊軟下聲音,「是,這件事是我不對,但起因都是因為你,」皮思思聽到這裡,心裏的無名之火升起,她緊拽着拳頭,聽他繼續往下說。

「我們交往快一年了,除了拉拉小手,你始終都不肯讓我碰你。」

「我也是個正常的,有生理需求的男人,我身體雖然給別人了,但是心裏裝的都是你呀!你原諒我吧!」

皮思思聽完這話怒不可遏,原本強行壓抑的情緒瞬間爆發了,「我為什麼要原諒你?你覺得出軌是一件小事?你居然理直氣壯要求我原諒你?」

司俊昊覺得自己表達方式有誤,重新又說了一遍,「對不起,思思,雖然我開房了,但我是愛你的,我不想分手。」

皮思思覺得自己的三觀刷新了,為什麼這年頭出軌的男人可以如此理直氣壯,聽聽這話,雖然我開房了,但是我愛你,他用這話泡了多少妹子,可她不吃這一套。

皮思思努力平復着心頭的怒火,收起緊攥的拳頭,讓自己的舉止盡量像個文明人,「司俊昊,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在通知你,我們分手了。」

大隊長通過實時監控看到皮思思被一個上半身裸露的男子拉拉扯扯,焦急地拍了一下大腿,沖傳聲機那頭的皮思思喊,「皮思思,你在幹什麼,看到流氓就揍他,等你磨蹭下去,犯罪分子都跑了!」

皮思思聽到大隊長迫切的聲音,瞪了一眼司俊昊,「你快點給我走,否則,我可不敢保證,接下來這裡會發生什麼?」

司俊昊被皮思思這一眼看得心神蕩漾,儘管這眼神充滿了怒意,但司俊昊從這一眼當中看出了關心,怒意背後的關心,這不是無聲地表達了思思對他的愛意。

司俊昊心頭一癢,像有一百隻羽毛在他心頭撩撥,一股細微的戰慄從腳底升到天靈蓋,整個人舒爽無比。越發覺得皮思思渾身充滿了魅力,否則自己的眼睛怎麼總離不開她,此刻,他看她的眼神充滿了深情。

「思思,我是不會走的。」

皮思思冷冷地說了一句,「隨你。」她已將心情調整到平靜狀態,隨時可以展開戰鬥。

《直女太難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