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嫡女之美人如畫
重生嫡女之美人如畫 連載中

重生嫡女之美人如畫

來源:google 作者:皮卡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月竹 皮卡牛

上一世她被父親救回家的書生迷了眼誰知救回來的卻是一個白眼狼自己給他財富,要求父親幫他上位換來的卻是自己家破人亡重活一世他看清了這個男人的真面目利用前世的記憶,斷了他所有出路然而在復仇路上,卻始終有個男人在默默的幫助自己當自己終於鼓起勇氣時,那個男人卻消失了展開

《重生嫡女之美人如畫》章節試讀:

永平二十一年秋,秦王奪嫡失敗,引得天下震驚,皇上更是勃然大怒,下旨清洗秦王麾下所有黨羽,至此每天都有大臣被抄家流放。

一時間,人人自危,在朝堂上沒有人敢站出來說話,生怕一不小心就連累到自家,曾跟秦王有過來往的人家,更是緊閉門楣,嚴加約束自家子弟。

然而外面發生的這一切,寧月竹都還渾然不知。

她已經躺在這個昏暗的屋子裡快一個月了,大夫說她得了怪病,不能見光,而且還會傳染別人,為了不影響夫君上朝,她自請從主院搬到了這裡。

每天都有專門的人來給她送葯過來,但是今天已經過了時辰,怎麼還不見人影,莫不是有人偷懶。

正當寧月竹疑惑,想要喊人進來問問的時候,門突然從外面打開,強烈的陽光通過敞開的房門照射進來,寧月竹趕忙用被子遮擋。

「你怎麼把門開的這麼大,趕快關上。」

寧月竹說完,透過被子和床之間的縫隙,看到來人彎腰把葯碗放在一邊後,就站在自己床前,一動未動。

正要發火,卻被人一下子把她用來遮擋陽光的被子給扯了下來。嚇得她連忙躲到床內縮成一團,一邊用袖子遮住自己,一邊訓斥道。

「你是哪個院里的丫鬟,不知道夫人我不能見光嗎,你既然已經把葯送過來了,那你就退下吧。」

「哈哈哈哈,姐姐,你抬起頭看看,哪來的丫鬟,是我啊。」

聽到熟悉的聲音,寧月竹悄悄抬起頭看了一眼,見到站在自己床前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是自己堂妹寧蘭兒,才稍微放鬆一些,然後輕聲說道。

「原來是蘭兒來了啊,那你趕緊幫姐姐把門關上,大夫說我這個病,再吃上七天的葯就可以好了,現在是關鍵時刻,可千萬不能馬虎了。」

聽到這番話,寧蘭兒非但沒有動,反而笑得更大聲了。

「姐姐,你還以為你這是什麼怪病呢。」

「妹妹你這是說什麼呢,找了好幾個大夫,都已經確診了。」

寧蘭兒坐到床邊,拿起那碗葯湯,姐姐,看在你我姐妹一場的份上,妹妹讓你死個明白,你喝的所有葯,包括我手上的這碗,都是毒藥。」

寧月竹陡然一驚,呼吸變得急促問道。

「你在騙我,對不對,你是在跟姐姐開玩笑的吧。」

「姐姐若是不信,那就把這碗葯喝了吧。」

看着葯碗離自己越來越近,寧月竹只能一點點的往床內,然而床就這麼大,沒一會,葯碗還是被送到了她嘴邊。

寧月竹一把打翻葯碗,推開把她逼到床角的寧蘭兒想要跑出去。

卻被寧蘭兒一把抓回來,把她繼續堵在床角說道。

「姐姐這是要幹嘛去,難道要找肖郎?」

聽到自己妹妹叫自己夫君肖郎,寧月竹瞪大雙眼,眼神里充滿了不敢相信。

見到寧月竹的反應,寧蘭兒笑得花枝爛顫。

「姐姐啊姐姐,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呢,這可是肖府,如果沒有主人同意,我能在這裡做這些事情嗎。而且你以為你的『怪病』以及這些日子喝的毒藥,都是哪兒來的。」

沉思片刻,寧月竹死死的抓住手下的被子問道。

「你們是什麼時候搞到一起的。」

看着寧月竹現在這幅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樣子,寧蘭兒沒有立刻回答她,而是抬手撫摸着寧月竹的臉龐。

「姐姐,你知道我曾經有多羨慕你嗎,你不僅長得好,而且出身也好,你父親是大將軍,你母親又是尚書府的嫡女,從小到大,你有數不盡的金銀珠寶,在家你隨心所欲就算了,就連出門做客大家都只圍着你一個人轉。」

「每次我得到好東西,不都是分你一些,出去遊玩的時候,哪怕你沒有請帖,我也帶着你一起去,你還有什麼不滿的。」

看到寧月竹到了這個地步,居然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寧蘭兒臉色立刻沉了下來,面色猙獰的說道。

「有何不滿?你還真是站着說話不腰疼啊,你給我的那些東西,不過是你用不過來,放在那裡也是擺設你才施捨我的,而且你的確是帶我去參加宴會,但是卻是讓我扮做你的丫鬟進去的。」

聽到這裡,寧月竹冷冷一笑。

「請帖只有一份,是你非要跟我去,也是你提出可以扮成丫鬟在我身邊,難道我答應你的要求也有錯嗎。」

「你!」

寧蘭兒揚起手想要打寧月竹,可轉念一想,自己還有『好消息』,沒有跟她分享呢,便又開心起來,收回手掌。

「姐姐你不是想知道,我和肖郎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嘛,我現在告訴你,我們早在他進將軍府之前就認識了,肖郎一直愛慕我,但是他家境貧寒,空有一身才華卻無處施展,為了給我一個好前程,所以我向他透露了你爹爹的行蹤,並且把你爹爹的喜好全都告訴了他。」

寧月竹本來是面對着床頭,聽到她的話,臉色鐵青,轉過頭質問道。

「所以肖恆他當初和爹爹不是偶遇,一切都是你們安排好的。」

看到寧月竹變了臉色,寧蘭兒一邊給她鼓掌一邊說道。

「姐姐你還沒傻透嗎,這都猜出來了,那我不妨多告訴你一些,肖郎進將軍府以後,每天晚上都來找我,然後我告訴他如何俘獲你的芳心。」

說完看着寧月竹鐵青的臉色,寧蘭兒開心的繼續說道。

「然後在你愛上他以後,本來我們倆想的是把你娶進門,可沒想到你爹他居然不同意,那我沒辦法,只能先讓和他生米煮成熟飯。。。。。。後面的事,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聽到這裡的寧月竹,已經忍耐不住,抄起手邊的枕頭就向著寧蘭兒打過去。

寧蘭兒沒想到她會這麼激烈,一時不防,被她打個正着,精心打扮的頭髮也被亂了,氣得她再也維持不了笑容,一把抓過床內的寧月竹,把她推下床。

寧月竹一直被喂毒藥,身體內部早已被掏空,再加上一直躺在床上不見陽光,剛剛的爆發,已經用光了她身體內的全部力氣。

被推下床以後,只能在那裡躺着休息片刻,待恢復些力氣以後,緩慢的向離她最近的牆邊爬去。

《重生嫡女之美人如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