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重生後成了太子心尖寵
重生後成了太子心尖寵 連載中

重生後成了太子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蔣紅玉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秦朗 蔣紅玉

美麗的承諾都是溫柔的陷阱,得逞之際就是毀滅的開始前世,她最好的朋友和她心愛之人聯手,殺了她的女兒,害她全家被滅門,鍾情於她願為她赴死的人也被奪走皇位,被殘忍殺害重生到十五年前,父母都在,她還未出嫁,一切都還沒有開始蘇錦繡立下誓言,一定要報仇雪恨單純天真任人矇騙的嬌小姐,帶着十五年的血淚教訓重新開啟新的人生攀上權利的頂峰,和相親的人相愛,和相知的人相交逞強除惡,不再畏畏縮...展開

《重生後成了太子心尖寵》章節試讀:

  前世錦繡領教了權利的威力。

  當權者可以肆意決定人的生死,官高一級壓死人這話更不是危言聳聽。

  黑夜裡發生的事情都瞞不過某處盯梢的眼睛,那陽光下的發生的事情更談不上有什麼秘密可言了。

  從宮裡回來之後蘇家二小姐將會成為太子妃的消息就像長了翅膀一樣傳的只要長了個人腦的人都知道了。

  除了不知道太子妃是什麼意思的小人兒,當然,也會有耐心的長輩給孩子解釋是什麼意思的。

  錦繡有感覺到周圍熟識的人看向她的目光發生了變化,那一雙雙眼睛突然變得充滿了恭維和羨慕。

  這當然是太子妃的名號起的作用,這種羨慕的眼神誰不喜歡呢?

  商子墨再次光臨的蘇府的時候錦繡一點不覺得詫異,相反,他比她期待中的時間來的遲多了。

  「錦繡,這是我特意買的玫瑰糕,你嘗嘗。」商子墨將用紙包的方方正正的玫瑰糕遞到錦繡面前,尷尬地笑了笑。

  被劉管家拒之門外,動靜太大,錦繡出門放他進來了。

  「我早就不喜歡這味道了。沖鼻子。」錦繡接過紙包轉身塞到青杏手裡,「去,給趙媽媽她們嘗嘗。」

  商子墨臉上頗為狼狽,難為情地低語:「喜歡轉換的好快,我現在是和這玫瑰糕一個下場了嗎?」

  錦繡心裏不由暗罵:就憑你也配入趙媽媽她們的眼,什麼東西!

  她斂了斂神,一臉凝重:「你我有緣無分,以後咱們就得避避嫌,你也希望我好不是嗎?」

  「已經這麼急不可耐的要撇開我了嗎?」商子墨勾起嘴角,笑臉盈盈地看着錦繡的眼睛。

  「原本就只是玩一玩,商少爺還當了真?」錦繡秀眉一挑,揶揄着看着這個連親生女兒都殺的禽獸。

  「你!你也不過是個繡花枕頭,就憑你?還玩我?」商子墨一瞬間怒不可遏,指着錦繡瞠目結舌,「呵,呵呵,口齒這幾天伶俐了不少嘛!」

  「多謝誇獎呵!」錦繡看了看商子墨血紅的眼睛,心裏發麻,奇怪自己怎麼會喜歡上這種東西的。

  「不謝,當我瞎了眼。哼!」說完商子墨拂袖快步往大門走過去。

  「別呀,你還有貴重物品忘帶了呢?」錦繡冷笑。

  商子墨變色,轉頭斜眼瞟了一眼錦繡沒出聲卻也沒有再往外走。

  ~~~

  「少爺!」一見商子墨,春桃和蔣紅玉齊齊跪了下去,抽泣起來。

  「你們這是?」商子墨看着眼前兩個蓬頭垢面,身上更是污跡斑斑的女人不敢相信她們就是春桃和蔣紅玉。

  蔣紅玉雖跪着,可兩隻手還是不停的在膝蓋上摳來摳去,指尖骨節暴出,真的是奇癢難耐。

  「既然是你的人,那就由你帶走吧。」錦繡一臉明媚,「我蘇府容不下髒東西!」

  「什麼不要的東西都往我身上推?什麼玩意!」商子墨朝跪在地上的倆人唾了一口抬腳邊走。

  「少爺,少爺,你不能扔下我啊。」蔣紅玉聲嘶力竭的喊道。

  「趁我心情好趕緊滾的遠遠的。」錦繡有意提醒趴在地上光是嚎哭卻不行動的兩人。

  春桃起先站起來,蔣紅玉一把抓住她,企圖借力站起身。

  春桃卻回頭用力甩開蔣紅玉的手。

  兩個人的手都已是傷痕纍纍,有些地方血已經凝固結痂了。

  蔣紅玉一隻手被甩開另一隻手又像藤蔓一樣扯住春桃的衣衫,春桃見甩不掉她,便嫌棄地拉起她跌跌撞撞地朝商子墨的背影跟過去。

  「是我大意了。這等卑鄙下作之人萬不可留着身邊。」錦繡喃喃自語。

  「小姐,後患不除以後難保會再次惹禍上身。」青杏憂慮不已。

  「做的太絕難保會傷到自己,狗咬狗的好戲才剛剛上場。」錦繡不自覺的摸了摸右手起的兩個小紅點。

  青杏立刻明白過來,「小姐這招真高明。」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縫。

  「沒有啦,好睏,我去歇會子,等會叫夫人不要等我用膳。」錦繡打了個哈欠朝閨房走過去。

  還沒走到門口就聽到青杏興奮的聲音傳過來。

  「小姐,太子來了,太子來啦!!」

  「什麼?太子來了?這麼早?」錦繡只當是青杏在和她開玩笑。

  「真的!好好的我可不敢開小姐的玩笑。」青杏眼珠往右邊示意。

  只見太子一身月白色的長袍便裝,看上去乾淨清爽,眉眼俊秀,就是多了一圈黑眼圈。

  提了個暗棕色的食盒笑眯眯朝她走過來。

  一旁的迎福提了個碩大的食盒跟在身後一臉焦急地叫着:「殿下,殿下,慢些走,那食盒咱家來提就是了,殿下。」

  錦繡臉一紅,吸了吸鼻子,「喲,這麼早?今日沒上朝議事?」

  「開什麼玩笑,什麼時候輪得到我議事。」太子掩不住的喜色,將食盒遞給青杏,「擺開來,趁熱。」

  「這什麼呢,真香。」錦繡疑惑的往食盒看過去。

  「快,趁熱。」太子隨青杏錦繡二人走到客廳自己拉了張凳子坐下,「宮裡昨日來了個廚子,那糕點做的,嘖嘖~~~」

  「還有你稱讚的吃食?」錦繡看着太子的表情,神色太過誇張,心裏生疑。

  「你不信啊?不信你問迎福。」太子朝迎福看過去,又擠了擠眼。

  「是,是,很了不起。」迎福支支吾吾。

  「哦,對了,他手裡的這盒是給你額娘和織姐帶的。」太子指了指滿頭大汗的迎福手裡的提着的另一隻食盒。

  「是的,這是夫人和大小姐愛吃的青魚,還是活的。」

  迎福將食盒打開。只見這個食盒被改裝過,像一隻有蓋子的桶。

  「這魚是名貴中草藥餵食出來的,據說吃了大補的。別看只有這麼點大,這魚可餵了五年了。」

  迎福像背書一樣,一本正經的樣子讓人忍俊不禁的想笑。

  「辛苦了辛苦了,迎福公公快坐着歇會吧。」青杏忙端了個凳子放在迎福身後。

  「這是那厲害的御廚捯飭出來的?」錦繡指着桌面上的八個碟子。裏面堆放着各種奇形怪狀五顏六色的糕點。

  「你剛剛不是說聞着香了嗎?」太子紅着臉拿起桌上的一雙筷子遞給錦繡,「你嘗嘗。嘗一下了再說好不好。」

  「我,我怕中毒。」錦繡接過筷子,看着眼前這堆不知該稱作什麼糕的坨狀物的東西忍不住大笑起來。

  「你做的是不是?還厲害的廚子?」錦繡伸出指頭點在太子額頭上。

  迎福見狀欲開口說什麼,見太子一臉開心又不好意思低頭傻笑的樣子他抬起的手又垂下。

  青杏將這一切看在眼裡,走到迎福身邊說道:「府里桂花開的正盛,香氣撲鼻,沁人心脾,小的帶您去園裡走走?」

  迎福一點就通,起身隨青杏走出客廳。

  「不耐看,可味道很好。」太子見迎福和青杏出了門,學着往日錦繡軟糯的說話的腔調,「這樣好了,你怕中毒,我吃一個你跟着吃一個好了。」

  「你學我!看我不拍死你!」錦繡作勢要出拳打過來。

  太子兩手抓住錦繡的拳頭一把將她拉倒懷裡,「以後我們就是夫妻了,真好!」

  「胡說,你的婚姻還得皇上下詔書呢?」錦繡扯過太子的一束頭髮在指尖攪起來。

  「就這幾天的事。皇額娘早答應了。昨日父皇召我談了這事,已經定下了。」太子眉飛色舞。

  「妮兒,妮兒,太子來了?」賀氏的聲音從客廳迴廊傳來,越來越近。

  錦繡趕緊從太子懷裡彈跳出來,二人都不約而同地整理衣衫。

  賀氏探頭進來,只見兩人面紅耳赤站的筆直,定定看着門口。

《重生後成了太子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