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贅婿之奇門葯神(書號:9013)
贅婿之奇門葯神(書號:9013) 連載中

贅婿之奇門葯神(書號:9013)

來源:google 作者:楊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可欣 楊成

簡介:別拿豆包不當乾糧,入贅你家情非得已,一朝翻身功傾天下一顆小小的珠子,造就一代神奇藥王我楊成,終將是你們要仰視的男人!展開

《贅婿之奇門葯神(書號:9013)》章節試讀:

「不是,陳老,您這也太隨意了吧,不能因為說這人是您從馬路邊上拉來的,您就袒護他呀。」

鄒士陶一臉委屈,倆手一攤,渴求的目光看着陳喬月。

在這件事上,陳喬月是站在他一邊的。

「爺爺,我認為他說的沒錯,雖然這傢伙平時沒什麼正經……」

鄒士陶一臉苦澀,加後邊那句就沒勁了。尤其是被心中女神,用那不屑的口吻說出來。

他臉上發燙,雖然是舔狗,但在別人面前也要面子的。鄒士陶心裏窩着火,憤懣地盯着楊成,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江湖郎中造成的。

「你這個騙子,給我滾出來!」他忽然發飆,指着楊成怒道。

楊成眉眼一抬,淡淡地盯着他:「你叫誰騙子?」

「你,滾、出、來!」鄒士陶手指地,一字一句惡狠狠道。

「鄒士陶……」陳老爺子眉頭緊鎖,準備干預此事。

楊成輕輕拍他手臂,沖他擠擠眼:「沒事,我自己能處理。」

老爺子萬分愧疚地說:「楊先生,太抱歉了,您來幫我這麼大的忙,卻……」

「沒事,這跟你沒關係。」楊成笑了笑,走出房間。

鄒士陶冷笑着跟出去,臨出門時回頭沖女神微微一笑,自信滿滿地說:「月月,你等着,我給你拆穿這貨的假面具,看他還裝什麼X!」

陳喬月沒說什麼,但內心卻希望他成功。

那兩人出去之後,陳福生忙走到妻子跟前,扶着她肩膀,顫巍巍地撫摸她鬢髮。

「翠珊,你受苦了啊!」他噙着淚說。

陳老太太也是含着淚,靠着老頭子的胸口,點頭說不出話來。

陳喬月有點搞不懂,爺爺奶奶這到底是怎麼了?

嗖!

她眼角餘光忽然有一團黑影飛出去,好像在窗戶外面。想起楊成和鄒士陶去外面『談事情』,她心一沉。

作為發小,她比較了解鄒士陶。雖然這傢伙從小被寵大,但是該學的技能一樣不拉,五歲就去學空手道,十二歲還拜國內一位太極名師學習國術。論打架,他可是一般不吃虧。

至於那個狗屁江湖郎中,看起來雖然人模狗樣,可沒準就是個繡花枕頭。這要是一言不合打起來,吃虧的鐵定是他,到時候沒準鄒士陶要擔責任呢。

她忙放下盆兒,走到窗前探頭向花園裡看去。

「啊?」陳喬月傻了眼。

花園裡,鄒士陶像個癩皮狗一樣掛在桂花樹樹椏上,而不遠處的楊成則氣定神閑,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陳喬月眨吧眨吧眼,怕自己看錯,眯眼再睜開,還是那樣,不過這回鄒士陶掙扎着從樹上下來,灰頭土臉。

「沒想到這傢伙還有一手呢。」她暗道。

重新審視楊成,哼,就算能打架,也不代表他會治病。

而且鄒士陶是什麼人?從小被眾人捧在掌心裏長大的,豪門公子哥,在蘇江城內橫着走的主,哪吃過這虧?等着瞧吧,你把他打傷,有的好受。

騙子活該,天要懲罰你!陳喬月禁不住有點幸災樂禍。

「月兒,你過來看。」陳福生叫道。

陳喬月回頭:「爺爺,怎麼了?」

「你看奶奶的腳。」陳福生道。

爺爺的聲音,前所未有的嚴肅,陳喬月愣了一下,看向奶奶那隻傷腳。

腳上糊着一團不知什麼東西,從墨綠到黑色,什麼色都有,透着噁心。

「爺爺,我就說您上當了吧。」陳喬月小聲嘟噥着。

她悄悄打量窗外,只見鄒士陶像一條喪家犬一樣逃出院門,跑老遠還回頭指着別人說什麼。雖然她聽不到,可看錶情就猜得出,肯定不是好話。

「鄒士陶啊鄒士陶,你在讓人鄙視這件事上,還真是從不讓我失望呢。」她鬱悶地想道。

楊成有那麼厲害么?陳喬月都有些技癢,原來從小學時期開始,她就練跆拳道和形意拳。雖然家長的目的是讓她強身健體,但她卻漸漸地愛上武行。現在在圈子裡,也是一名小有名氣的女將。

「你再仔細瞧瞧!」陳福生再次打斷她的遐思。

陳喬月嘟着嘴:「爺爺,您怎麼這麼凶啊?」

「好好看!」陳福生強調。

陳喬月附身,用酒精棉球仔細地擦拭奶奶腳上的髒東西。

「誰讓你動了?」門口傳來低沉喝聲。

屋內的人都嚇一跳,誰也不知楊成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他快步走到床邊,毫不客氣地奪下她手中的酒精棉球。

這個蠢丫頭,竟然在靈藥藥性尚未完全揮發完畢,就用酒精去碰它。希望這不會對靈藥產生副作用,楊成在心裏祈禱。

要知道,得到這靈藥完全是靠緣分。而且他是在那麼兇險詭異的地方得到,誰知道下一次是什麼時間什麼地點,才有機會再得到靈藥呢?

「喂,你這傢伙凶什麼?」陳喬月昂着頭和他對峙。

「這葯十分珍貴,而且你有錢也買不到。這一次是我恰好有多餘的,才肯低價賣給你們!如果因為你亂來,搞得藥性減弱或者引發變態反應,你付得起責,賠償的了嗎?」

「你才變態反應呢……」陳巧月一陣心虛愧疚,小聲嘟噥着。

「楊先生,真是抱歉,我孫女年少無知,您原諒她吧。我看內人的腳已經差不多康復,對您的神醫神術,心內十分感激,是不是該談談價錢的事了?」

陳福生忙從旁打圓場。

楊成揉揉鼻尖,心說這老頭倒是會做人,這麼一來,葯就算你家買下了,就算給你孫女弄糟我也說不出什麼。而且又給我扣這麼頂高帽子,搞得我還挺不好意思呢。

想到錢,楊成心裏就像是有一百隻小貓在抓撓,癢酥酥的,當下笑眯眯道:「既然我的治療得到陳老認可,那是可以談談價格的問題了。」

「請跟我來!」陳福生忙帶他去書房。

陳喬月哪知道這裏面的門道,怕爺爺吃虧,趕緊也要跟着。

「月兒,你過來,陪奶奶說說話。」陳老太太趕緊叫住孫女,免得這丫頭又惹禍。

來到書房,陳福生先讓人上茶拿點心,賓主落座,他迫不及待地說:「楊先生,您看,四百萬怎麼樣?」

只要能保住老太婆的命和腳,別說幾百萬,傾家蕩產他都捨得。

楊成也很為他的爽快,以及老兩口的真摯情誼感動,想了想說道:「既然咱倆有緣分,我就給你打個七折,畢竟新開張嘛。您就給我兩百八十萬吧……」

《贅婿之奇門葯神(書號:9013)》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