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恣意妄為
恣意妄為 連載中

恣意妄為

來源:google 作者:貳十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文笙 現代言情 趙以現

文氏集團大小姐文笙明艷動人,肆意張狂,性格乖張,順風順水二十幾載,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上有文氏集團總裁文宗雲肆意嬌寵,下有趙市集團趙以現縱意寵慣沒嘗過風雪,未識過大浪可,一切變得猝不及防,文宗雲猝然離世,趙以現也不再慣着她的脾氣......展開

《恣意妄為》章節試讀:

趙以現把優盤收好,轉過頭髮現床上蜷縮着一團。

文笙躺在那裡伴着勻速的呼吸輕輕起伏着。疑惑的伸手摸了一下。床上的人眉頭微皺,嘴裏也不知在嘟囔着什麼,玲瓏小手一把抓住他亂摸的手掌放到自己的臉頰旁邊輕蹭了幾下。趙以現低頭看到文笙的睡姿,忍俊不禁,小指輕輕的勾了勾她的鼻尖,輕聲低吟了一句。

"還像是以前一樣,沒長大。 "

趙以現的聲音中帶着無盡寵溺。總歸是拿她沒辦法,以前的文笙總是這般的貪戀和依賴自己,不知從何時起,一切都變了,這隻小老虎總會向他伸出爪牙。

夜晚的月光輕輕的吐露着心事,帶着一種淡淡的憂傷。

趙以現輕輕的抽回手,慢慢掀開被子,給文笙蓋好。這才拿過床頭櫃的傷葯,輕輕的塗抹在文笙裸露的脖頸處,雖然沒有留血但也已經紅腫起來。文笙似是感覺到涼意,微顫了一下身子。趙以現更加放輕手下的動作,小心的塗抹,直到把傷口處的痕迹遮掩起來才罷休。

這些傷口總該有人付出代價。趙以現的眼神一冷,一絲寒光從瞳孔中射出,隨後又消失無蹤。

第二天一早,文笙睜開眼確定了好幾遍才明確到自己確實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腦袋一瞬間變得清醒,文笙坐起身看了看四周,陌生的布置,讓她的心跳快了起來。這是趙以現的房間。文笙有些遲疑。昨晚發生的事情一幕幕在她眼前閃過。

昨天只是想裝死,還真睡過去了。

坐起身,一副冰鞋的畫就映入眼帘。只一眼,文笙就很快撇過眼去。

浴室的門應聲打開,走出來的趙以現整整齊齊,白色襯衣,黑色褲子,看起來禁慾系十足,再加上身高腿長,簡直可以媲美當紅明星。怪不得蟬聯了三年的漢江男神之位,那張臉凌厲又線條感十足,確實有迷倒眾生的資本。

趙以現似乎也注意到了文笙的視線,眼角含笑的望着文笙。

"起了? "趙以現的聲音很溫柔,讓人聽了忍不住沉淪。

文笙不由得呆愣一瞬,趕緊轉移目光,裝作一本正經的模樣道: "我不睡懶覺的。 "

趙以現輕笑一聲。 "洗漱一下,我們要先回去。 "

坐到車內,氣氛莫名有些尷尬。文笙看了會窗外飛逝而過的街景,又拿起手機假裝很忙。

微信上,溫戚的信息發了一大堆。

文笙點開。最首條能看出相當激動。

【溫小戚:勁爆新聞,你那便宜後爹出事了!!!】

文笙的心下一驚,立刻點開下面的信息,只見上面有一段話,標題相當醒目。

《盛世老總盛京平疑似遭受群毆兩根肋骨骨折》

《盛世集團老總盛京平現身沁療中心疑似不舉》。

《盛世集團老總盛京平被沁療中心驅逐》

《盛世集團股票大跌痛失城北》

……

文笙仔細看下去,還真是一條比一條勁爆。

不用懷疑,昨天晚上的話她聽的一清二楚。這些事也只會是趙以現乾的。

只是,他的目的是什麼?前兩天不是還傳出朝聞和盛世建立友好合作關係。雙方以城北的地為約。

這麼快就反目了。

還真是商人本性。

趙以現看到文笙盯着手機屏幕,不禁問了一句: "看什麼呢? "

文笙回過神,把手機遞給趙以現,道: "喏。你看看吧。 "

趙以現接過去看了一眼,眼眸中的光芒瞬間變幻莫測,讓人根本猜不透此刻他在想些什麼。他看了片刻,把手機遞迴給文笙。聲音清冷: "你想打的人只管打,要是他對你還手了,我就只能再多補幾腳。」

趙以現說話的聲音平靜無瀾,卻隱藏着無盡的殺伐果決。文笙聽到趙以現的話後,心跳有一瞬間加快,有點難以理解。

怎麼覺得,趙以現在袒護自己。她晃了晃腦袋,讓自己清醒。有這種想法,不是自己瘋了,就是趙以現瘋了。

但很顯然,趙以現才不會瘋。

車子很快駛到了南風裡的別墅區。

這是她們新婚時爸爸送的別墅,這一棟別墅至少有五百畝,莊園、牧場應有盡有,這還只是小小的一處,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大型的游泳池和健身房以及超大的私密溫泉。

這裏面的一切都是爸爸按照她的喜好給裝置的。已經出國去玩了半年了,昨天剛回來就約了溫戚喝酒,醒來才發現是住在林篤涇的那處別墅。現在突然回這裡住,心中的觸動可謂不少。

車子剛停穩,就有傭人跑過來幫忙把行李搬進屋內。

別墅很大,一層是客廳和傭人的房間、二樓是客房,三樓才是兩人的卧室,文笙和趙以現兩個人分別佔據一個主卧和一個次卧。

這裡的裝飾華貴,水晶吊燈垂掛在頭頂,水晶桌椅,琉璃珠瓦,牆壁上懸掛着的各式油畫以及手工藝品,全部都價值連城。給人一種讓人沉醉其中的魅力。

可是,爸爸是在這裡去世的。所以,晚上她一般不在這裡休息。別墅里的一切,都讓文笙的心情低落。

傭人把東西收拾好了,就各自退下去忙自己的事情。客廳里只剩下文笙和趙以現。

"去洗手準備吃飯。 "趙以現溫潤的聲音響起。文笙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趙以現,輕輕的嗯了一聲。

趙以現沒再繼續說什麼,轉頭上了三樓。

文笙跟在趙以現的後面,一同上了樓,來到自己的卧室,一張雙人床,一個梳妝台,一套沙發,另外一邊則放着各式各樣的女士用品,這都是她出國之前的擺放。

只是,靠近次卧的牆多了一個大衣櫃,打開看,都是各式各樣的當季新款,仔細看了看,全都是按照自己的尺碼定做的。

"你還愣着幹嘛?要吃飯了。 "趙以現不知何時站在了門口。他已經換了一身素色的家居服,褪去了西服的嚴肅和狠厲,整個人乾乾淨淨,竟有一股少年氣。

"哦。 "文笙輕輕應了一聲,隨即關上衣櫃,向洗手間走去。

等文笙出來,已經換上了一件米黃色的襯衫和牛仔短褲,她把頭髮編成了兩個拳擊辮,整個人年輕又俏皮。

兩個人來到餐廳,傭人已經把飯菜擺放妥帖,看上去色香味俱全。

文笙和趙以現兩人面對面而坐,文笙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一聲。

兩人對視一眼,趙以現突然大笑起來。

"肚子餓了,就別矜持了。 "趙以現淡笑着調侃。

"誰矜持了! "文笙瞪了趙以現一眼,拿起筷子吃飯。

松鼠鱖魚、麻辣小龍蝦、蒜香生蚝,糖醋小排骨…

健不健康放一邊,全是自己喜歡吃的。

看着趙以現動作優雅的慢條斯理的剝蝦,文笙的心裏忍不住吐槽:也不知道誰在矜持。

文笙也不在乎什麼形象,袖子擼了擼就開始動手剝蝦,剛準備動作,已經有人把鮮嫩的蝦仁放在面前的碗里。

文笙詫異的抬頭,趙以現卻絲毫沒有覺得什麼不對,氣定神閑的說了一句。

"你負責吃,我來幹活。 "

免費勞動力幹嘛不用,文笙也不矯情,夾起蝦仁就開吃。

"你動作快點。 "文笙一邊吃一邊催促道。

"是是是。 "趙以現一臉笑容,對於這樣的勞役絲毫不覺得有任何不妥。

吃飽喝足,文笙半靠在椅背上,滿意的半眯着眼,舒適的伸了一個懶腰。趙以現一直注意着她的一舉一動。見她伸懶腰,趙以現忍不住勾唇淺笑起來。文笙被他笑得有點臉紅,不過也知道他是因為自己的懶散而笑的,她也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這頓午飯,兩人之間的氣氛難得和諧。傭人端了一點甜點和茶,兩個人就坐在客廳里喝茶。趙以現的手裡還拿了一份財經雜誌在翻閱着。文笙的目光不時的瞥向趙以現。

他的手指修長白皙,骨節分明,指甲蓋修剪得整齊乾淨,喝茶的動作更是優雅,一舉一動都帶着高貴的氣息,文笙看着出神,趙以現抬頭恰巧撞到她的目光。四目相交,文笙心臟怦怦亂跳,有種不安的悸動從心底升起,趕緊移開視線,佯裝若無其事的猛灌了一口茶。

趙以現合上雜誌,把它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小笙,你看看房間還有什麼要添置的,告訴劉管家,未來一段日子我們要住在這裡。「趙以現突然說了一句,文笙猛地從凳子上彈了起來,不可置信的問:」我們?一起住在這裡?「

"嗯。 "趙以現的手掌交叉在腿上,彷彿自己說的是一件十分平常的小事。

要知道,她們雖然已經結婚一年多了,除過新婚夜兩人分睡在同一所房間,除此之外兩人一直都是分開的,趙以現住在東區的別墅,而她也一直住在這邊。半年前,爸爸去世,她自己住在這所別墅一直做噩夢,這才出國散心。

現在,她已經想好要和趙以現離婚了。

現在要住一起?還是在這所別墅。

"我不要。 "文笙就像是炸毛的小貓,大聲嚷嚷道。她才不要住在這裡,更不要和趙以現住在一起。

趙以現的眼中一閃而過的落寞,很快便消失不見。

」爺爺要過來住,你知道了,他在你出國之前剛做完心臟搭橋手術,在家裡一個人住我不放心,剛好他聽說你回國了,說是要來找你聊天解悶,也順便看看你。「

趙老爺子是趙以現的爺爺,但小時候文笙經常去趙家串門,倒也學着哥哥們奶聲奶氣的喊着爺爺,把老爺子樂的那叫一個心花怒放。趙老爺子戎馬一生,性格也很剛毅,家裡四個兒子,四個孫子,全是鐵血政權,唯獨對文笙那叫一個例外。明明是小姑娘打碎了四位哥哥的玩具模型,老爺子也是一聲令下讓四個孫子給哭的泣不成聲的奶娃娃道歉,原因也是莫名的不講道理:誰讓你們四個沒有放好位置,差點砸到我們小笙。

諸如此類的事情舉不勝舉。

四位大哥見到文笙全成了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裡怕碎了。這倒不是寵愛,是真怕老爺子讓蹲馬步,一蹲一天,誰受得了。

文笙至此也是嘗到甜頭,不管什麼事情找趙爺爺哭一準行。

那些年,除了爸爸,她最依賴的長輩也就趙爺爺了。

文笙的從回憶中回過神來,一想到趙老爺子,她就心軟了,於是做出讓步的輕問了一聲:」爺爺什麼時候過來?「

「今晚。」趙以現輕描淡寫的說了一聲。

「這麼快。」還以為能再躲幾天趙以現的,誰知道一點準備的時間都沒有。「哦。」文笙悶悶不樂的應了一聲。

趙以現看着她的側影,心裏也不禁嘆息一聲,這丫頭是多不情願和自己一起住。他就這麼招她煩。

文笙沒打招呼,轉身上了樓。

趙以現看着漸行漸遠的背影,也想不明白自己為何非得要把她困住。但真要放她走卻也做不到。

他又坐着喝了一會茶。儘力把心裏煩悶的思想清除掉。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是老爺子來了。」保姆張媽激動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趙以現起身走到門口。

門外站着的正是穿着黑色休閑服的趙老爺子。他的頭髮已經全白了,不過身體硬朗,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

"爺爺! "趙以現連忙把趙老爺子讓進屋子裡。

"老四,我們小笙在哪呢? "趙老爺子一邊往裡走一邊尋找文笙。

「太太在樓上,我這就去請。」張媽跑着小步子就上了樓。

文笙下樓的時候,正看到趙老爺子在大堂的沙發里坐着,正跟趙以現說話。

"小笙。 "趙老爺子一看到文笙,眼睛就亮了起來,朝着她揮手。

"爺爺。 "文笙微笑着向趙老爺子走去,在趙老爺子面前蹲下身子抱着趙老爺子的胳膊撒嬌。 "您來啦? "

"我的乖乖孫媳婦回來了,我怎麼能不來看她? "趙老爺子疼愛的撫摸着文笙柔軟的頭髮,一邊說一邊笑。

"爺爺。 "文笙嘟起小嘴。

"哎呦喂! "趙老爺子故意板著臉,一副嚴肅的表情。 "你都已經嫁人了,怎麼還撒嬌啊? "

"爺爺...... "文笙拉長聲音喊了一句,撒嬌的功夫又提升了一個等級。

"你呀,我這老骨頭可抵擋不住你這撒嬌,還是找你四哥撒嬌,你四哥准吃你這套。 "趙老爺子笑着,一邊拍着文笙的後背,一邊逗弄文笙。

文笙的臉上立刻浮起兩朵紅暈。嬌嗔的說:「才不要,就要和你撒嬌。」

這時,趙以現正端來一碗涼茶,看到文笙跟趙老爺子親密無間的互動,心裏湧出一股不知名的滋味。

說到底,這樣的她,還是讓他忍不住想困在身邊。

《恣意妄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