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綜穿:拯救意難平
綜穿:拯救意難平 連載中

綜穿:拯救意難平

來源:google 作者:江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笉 洛瑾 現代言情

【綜影視綜名著】暫定世界:美人心計,歡樂頌,仙劍奇俠傳3,哈利波特,漫威系列,偽裝者,延禧攻略,如懿傳,甄嬛傳(書版劇版都會寫),鎮魂,盜墓筆記(原著,非劇版),步步驚心……1.沒有融合世界,都是獨立的,有可能同一個作品會寫兩次2.會偏心自己喜歡的角色3.因為綜影視的小說有很多,肯定會有情節類似之處,如果發現雷同的地方,請務必評論區告知我,我會進行修改~作者有話說:看過很多書和影視劇,總會有意難平之處,每個都寫一部完整的同人實在太累了(對,我就是懶),那就把所有短篇集合在一起,於是這篇文就出來啦~展開

《綜穿:拯救意難平》章節試讀:

選秀這日,天朗氣清。

洛瑾和儀欣先去正房拜別父母,洛瑾在識海里感覺到富察·穆和的殷切期待,而伊爾根覺羅氏則強作鎮定,細細囑咐姊妹倆萬事小心。

兩個哥哥今日沐休,他們會送妹妹們去宮門口,再接她們回府。奕慎和奕謙一直都知道阿瑪的盤算,兩個妹妹也必有一個會中選,因此他們一路上就騎着馬在車外給妹妹們講些笑話,讓兩個妹妹不要太過緊張。

待洛瑾和儀欣下了馬車,兩人臉上笑盈盈地,與宮門口其他待選秀女的緊張忐忑形成鮮明對比。

洛瑾和儀欣和上三旗的秀女站在一起,和漢軍旗有些遠。環顧一圈,洛瑾看到了一些熟人,都是和伊爾根覺羅氏在各府宴會上見過的同齡人。

在所有秀女裏面,富察家的姐妹花是最矚目的,尤其是姐姐,自帶出塵的氣質。

這是洛瑾的別緻心思。妹妹儀欣很出眾,要想讓她避免被選入宮,只有確保洛瑾入選這一個可能,畢竟這時的雍正還算明君,不會做出把姐妹倆都收入後宮的事情,那就得罪富察家了。

因此,洛瑾又使用了一次萬事皆知能力,向系統打聽了純元皇后完整的喜好和習慣。要想在選秀時脫穎而出,讓雍正眼裡只看得見洛瑾而不會留意洛瑾旁邊的儀欣,只有模仿純元皇后這一個做法。

洛瑾不會對當替身感到膈應,她有信心進宮後擺脫替身的標籤,讓雍正知道她只是富察·洛瑾。

等在偏殿的時候,洛瑾拉着儀欣站在角落裡默默觀察眾人,保持着大家閨秀應有的儀態。

這次沒有發生安陵容衝撞到夏冬春的事情,因為安陵容就站在洛瑾的左側。或許是因為兩姐妹氣質出眾,看着就非富即貴,安陵容頗有些緊張,小心翼翼地不敢靠近。

洛瑾使用了讀心術,聽到安陵容心中先是誇讚洛瑾和儀欣的動人,又自卑地覺得自己一定會落選,害怕回去後會連累娘親。

安陵容也是一個苦命人,她本是一個蕙質蘭心的人,從她極強的學習能力就能看出來,此人性格堅韌,並非愚鈍之徒。奈何原生家庭實在太拖後腿了,又被宮中的詭譎逼得面目全非。

洛瑾想,與安陵容結交並無不可,對富察家來說,安比槐根本算不上問題,洛瑾在宮中也需要一個幫手。於是,她轉過身,對着安陵容莞爾一笑。

安陵容意識到自己看旁邊的秀女看了太久,被發現了,羞紅了臉,走上前攥着手帕道歉,「對不住,兩位姐姐美貌動人,我一時看呆了。」

洛瑾拉過安陵容的手,親切地撫平安陵容鬢角的碎發,柔聲說,「無事,我能感覺到你沒有壞心思。我叫富察·洛瑾,這是我的雙胞胎妹妹富察·儀欣,我們都是十六歲,你呢?」

安陵容依然怯聲答道,「兩位姐姐好,我叫安陵容,今年十五歲。」(這裡我改了陵容的年齡。)

儀欣看見姐姐和這個叫安陵容的秀女說話,雖不明白姐姐的用意,但也願意配合姐姐,於是她加入聊天,「那我當得起你一聲姐姐。看你的模樣不是京城人吧?」

安陵容許是沒想到兩位看上去不易接近的貴女如此好說話,漸漸不再緊張,「是,我家鄉在松陽縣。」然後遲疑了一下,還是接著說,「家父松陽縣縣丞安比槐。」

說完,安陵容看見洛瑾和儀欣都沒有露出鄙夷的神情,心下稍安。

對於正二品大員家的嫡女來說,小小縣丞和四品侍郎沒什麼區別,反正都不如自家阿瑪官大,這是儀欣的想法。而洛瑾則是早就知道安陵容的家境,更不會做出讓安陵容和自己離心的舉止。

「松陽縣離京城甚遠,想必妹妹沒有時間休整,雖然妹妹容貌尚佳,但面聖還是要好好打扮。」洛瑾說著,從自己的旗頭上拔下一支不太重要的流蘇步搖,給安陵容簪上。「這支步搖是我給妹妹的見面禮,望妹妹能得償所願。」

儀欣見姐姐送了一支步搖,她也從袖袋取出備用的碧玉耳墜給安陵容戴上。人靠衣裝馬靠鞍,有了貴重首飾的加持,安陵容就像是擦去了灰塵的明珠一樣,散發自己的魅力。

安陵容能看出洛瑾頭上的首飾都是極品,一支步搖想來也是貴重非常,再加上儀欣送的玉耳墜,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洛瑾看出了安陵容的心思,適時開口:「聽聞江南女子擅長刺繡,奈何我和欣兒手拙,綉不出什麼佳作,若是妹妹肯認我這個朋友,就安心收下見面禮,來日給我和欣兒一人綉一個荷包就是了。」

安陵容聽着洛瑾真誠的話語,感覺到洛瑾的心意,覺得自己實在是幸運,能夠遇見姐妹倆。她暗自想着,一定要用最好的綉工給兩姐妹各自做身衣裳。

富察家是上三旗的鑲黃旗,很快就輪到姊妹兩個入正殿。洛瑾和儀欣對着安陵容道了別,跟着引路的太監離去。

洛瑾在聽到太監傳話的時候,就進入了影后狀態。她的氣質純真出塵,寶藍色的旗服上綉着連枝的並蒂蓮,一套白玉的首飾點綴着瑩潤的肌膚,臉上帶着恰到好處的笑意,是上位者最喜歡的嫻靜姿態。

果然,還不待一旁的太監唱名,上頭的雍正和太后都已經注意到了台下的洛瑾。雍正覺得這個女子的氣質很是熟悉,在洛瑾出現的那一刻,他彷彿見到了年輕時的純元。而太后則是感嘆秀女的出眾,後宮又要再添佳人。

洛瑾正巧站在左首,是第一個被唱名的。

「滿洲鑲黃旗,戶部尚書富察·穆和之女,富察·洛瑾,年十六」

洛瑾聞聲,蓮步輕移,聲音清脆婉轉:「臣女富察·洛瑾,參見皇上、太后,願皇上、太后萬福金安。」

太后先叫她起來,問道:「在家中可有什麼常做的事?」

洛瑾恭敬答道:「臣女受額娘教導,學了女兒家該學的德言容工,也常跟着額娘理賬管家,素日里還會擺弄些樂器。」

太后尚未接著說話,雍正就搶先問道:「你哥哥富察·奕謙的詩詞是納蘭容若第二,不知你的文采又如何呢?」

洛瑾並不在意所謂的「女子無才便是德」,雍正喜歡的恰是有才女子,至於太后,洛瑾沒必要花太多心思討好她,畢竟日後作為滿洲旗妃子,洛瑾天然會威脅到烏拉那拉氏的皇后寶座。

因此,洛瑾改變聲調,略顯鬱悶地說道:「臣女可比不上哥哥,哥哥總說臣女是榆木腦袋。」

這番小女兒姿態引得雍正心情甚好,他還沒有問過太后的意見,就吩咐道,「留牌子,賜香囊!」

「臣女謝皇上、太后恩典,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然後洛瑾回歸原位,下一個就是儀欣。

台上,雍正彷彿才想起太后剛剛只問了一句話,後知後覺地對太后解釋了一句:「富察家在前朝很得用,富察·穆和和他的兩個兒子是制衡年羹堯的關鍵,他家的女兒一定要入選。」

太后面上淡淡的,看不出情緒,只說:「哀家明白,這是給皇帝選妃,一切隨着你的心意來即可。」

下方的太監正在唱名:「滿洲鑲黃旗,戶部尚書富察·穆和之女,富察·儀欣,年十六」

雍正聽到熟悉的開頭,感到詫異,又猛然想起富察·穆和家中確實是一對雙胞胎女兒。「剛剛的富察·洛瑾是姐姐,還是妹妹?」他側頭問蘇培盛。

蘇培盛被問得一懵,好在職業素質夠硬,馬上答道,「是姐姐,台下這位是妹妹。」

雍正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回神看着台下。這時儀欣已經問完安了,太后在太監唱名時聽到富察氏,就打算不再開口,讓雍正自己決定。

儀欣身姿端莊,打扮得中規中矩,並不突出。她知道家族裡都希望姐姐入宮,從小也是重點培養姐姐。但她並不嫉妒,宮裡雖然有榮華富貴,卻並不適合她。儀欣有時還會慶幸自己有姐姐在前面擋着,讓自己不必入宮。

雍正沒有問儀欣問題,直接宣布:「留牌子,上記名,朕記得前些日子宗人府報來了許多待成婚的宗室。」這話的意思,是要把儀欣指給宗室了,少說也是個側福晉。

由於有洛瑾珠玉在前,雍正在看後面的秀女時有些意興闌珊,一個都沒留,只記了一些賜給宗室的女子。

「松陽縣縣丞安比槐之女,安陵容,年十五。」

「臣女安陵容,參見皇上、太后,願皇上、太后萬福金安。」

雍正匆匆掃過一眼,本想直接賜花,卻又在步搖流蘇那裡頓了頓。

白玉流蘇輕垂在安陵容的耳畔,映着小巧的耳朵白皙可愛,耳尖上的羞澀的紅暈就像是上好的胭脂,帶着別樣的嫵媚,碧玉耳墜微微搖晃,更添動人之態。

「留牌子,賜香囊。」雍正心念一轉,就改變了想法,他是九五之尊,不過是一個女子,感興趣便留下,什麼身世低微,都不在他的考慮之內。

安陵容壓抑住內心的狂喜,保持鎮定地謝過皇上、太后。直到她走出宮門見到蕭姨娘時,臉上才顯出激動之色。蕭姨娘聽到安陵容被選入宮中後,也很是高興。

一旁停着一輛豪華馬車,幾個富察府的侍女小廝等候在側,待安陵容出來後上前問安,「安小主大喜,奴婢竹心,是大小姐身邊的貼身侍女,我家小姐吩咐了,安小主倉促離鄉上京,住處難尋,便想請安小主與她同住,日後一起學規矩入宮,也好有個照應,不知安小主意下如何?」

安陵容自無不可,她本就擔心住在客棧會引來風波,這下倒是能安心準備入宮了。只是欠洛瑾的越來越多,讓她更加覺得無以為報,唯有把一顆真心奉上才好。

安陵容和蕭姨娘在富察府下人們的幫助下,從客棧搬到了富察府。此時,已經被稱為「小主」的富察·洛瑾也在收拾自己的院子。

教引姑姑教規矩期間,任何男性都不得靠近小院。在富察家,富察·奕慎和富察·奕謙住在西院,富察·穆和與伊爾根覺羅氏住在正院和中院,洛瑾和儀欣兩姊妹則是住在西院。因此,洛瑾不需要額外搬動,留在西院就好。

滿軍旗結束得早,洛瑾回家後先是告知額娘自己結交了一個秀女,讓額娘派人去宮門口接一下,自己也遣竹心去候着。再給阿瑪下了暗示,讓他明白安陵容對自家女兒有大用,必須妥善安排好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安比槐,讓安比槐不拖後腿。

然後洛瑾把自己的院子收拾出來一半給安陵容備着。至於為什麼洛瑾如此肯定安陵容能入選,完全是因為她送出的步搖上塗了能吸引蝴蝶的香料,正常人聞不出來,只有蝴蝶可以。

現在洛瑾還不知道,自己送的步搖沒引來蝴蝶就幫安陵容中選了,也算是無巧不成書。

《綜穿:拯救意難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