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最後一束康乃馨
最後一束康乃馨 連載中

最後一束康乃馨

來源:google 作者:松翎雪嶼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鄭捷 顧宏

一起,兩起,三起…無數同類割喉案的發生在這座城市,這座城市籠罩出恐怖的陰霾懸疑人Z的出現是讓案件逐漸明晰化,還是將案件推入更撲朔迷離的方向呢?展開

《最後一束康乃馨》章節試讀:

第一章:康乃馨

一輛警車就停在一家破舊的招待所門口。市刑警支隊隊長顧宏從警車上下來,三步並作兩步的走了進去。

一名警員走了過來,「顧隊,初步勘查和上次的現場一樣。」

顧隊走進了現場,現場空氣里瀰漫著玫瑰花香水濃烈媚俗中又摻雜着消毒水刺鼻的氣味,一個女人全身**的躺在酒店潔白的大床上,渾身上下沒有一絲絲的血色。

「死者的死因初步估計是不是被人用刀割斷頸部大動脈而失血過多,具體死因需要回局裡進行進一步的屍檢」現場法醫介紹着情況。

顧宏看了一眼屍體,然後問道,「是誰報的警?」

身旁的小警員回答道,「是這家招待所的保潔阿姨。阿姨早上時候經過房門口看到門虛掩着就走進去看到這一幕立刻就報了警。」

「人呢?問過話了嗎?」顧隊問道。

「人被嚇得不輕,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我們的同事正在隔壁房間陪她呢」

「我去看看」

顧宏走到隔壁房間,眼見着民警陪着一個中年女人,她穿着保潔員的工作服,坐在床邊沙發上,渾身都在顫抖。想必第一次見這種場面,嚇得發抖也是人之常情。

「你好,我是市刑警支隊隊長,聽說你是第一個發現現場的。我們想就現場情況和你錄一份口供,麻煩你再說一下你當時發現現場的情況。」

中年女人喝了一口水,鎮定了一下精神,開始描述當時的情況。

「早上8點左右我開始一天的清掃工作,打掃到這間房的時候發現門虛掩着,我喊了幾聲見沒人應答就推門進去。進去後就聞到了刺鼻的氣味,有點像我們酒店清潔用的消毒水的味道。繼續往裏面走就看到一個女人渾身**的躺在床上,走近發現她渾身冰冷,已經沒有了呼吸,嚇得我立刻就報了警。」

「你動過現場的東西嗎?」

「沒有。」中年女士回答道「不對,我有扔掉一束花。那束花就放在進門處的地毯上,已經蔫掉了,我就扔進了垃圾桶。」

「什麼花?」顧隊追問道。

「好像是康乃馨吧,但已經完全蔫掉了」

顧宏聽到「康-乃-馨」三個字之後,頓時一絲涼意從背後襲來。那封信上的預告難道要兌現啦。今天這起案件和這兩個月發生那兩起案件的細節簡直是「一模一樣」,一樣的**女屍、一樣的被割斷頸部大動脈、一樣的空氣里瀰漫著玫瑰香水和消毒水融合的詭異氣味、一樣的死後身旁放了一束康乃馨…

兩個月前

河東區接到報警說,一名中國女子死在一家招待所的二樓客房裡。所在轄區民警到達現場後,只見一個約35—40歲的女人全身**的躺在招待所的床上。

隨後分局的刑警隊負責偵辦此案的民警、法醫以及鑒證人員全都到達了現場。現場被打掃過,看不到一絲絲的血跡,但空氣中瀰漫著一種詭異的香味。而死者的身旁放着一束康乃馨,粉色的康乃馨,花束還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根據法醫初步勘探結果,死者是被割斷頸部大動脈失血過多而亡的。頸部大動脈被割斷應該呈現出血漬噴濺,但是這間房裡肉眼真的看不到血跡,說明兇手處理過現場。

「這位女士訂了鐘點房,凌晨3點就應該退房了,結果到早上八點還沒有退房,我就上樓敲了房門,結果門內無人應答。我覺得有問題就用打開了房間。」第一個發現屍體的是這家招待所的客房經理也是他報的警,在警員到達現場後便對其進行了問詢。

「所以你是用備用鑰匙打開了房門?」

「是啊」客房經理點了點頭。

「為什麼你會覺得房間內有事發生呢?」

「警官先生,像她們這些小姐都是我們這裡的常客,每天凌晨來開房,辦完事情就會離開的,幾乎不會在這裡過夜的。」

「聽你這麼說,你認識這位被害者嘍」在場的民警問道。

「也算不上認識吧,我只知道她是從事那種服務的,經常帶不同的男人過來尋開心。」

「她昨天也帶男人來的啊。」民警繼續問道。

「她好像…」客房經理回憶了一番,說道,「她昨天好像是一個人來的。」

「幾點?她是幾點來的。」

「大概晚上十二點多吧。昨晚我值班,困得不行所以就趴在桌子上,她大概十二點多來的,還是和以前一樣要了208號的鑰匙。」

「那個男人是什麼時候來的啊?」民警一邊記錄著一邊問道。

「男人?我不是說了她是一個人來的,後來誰去找她,我也不知道。我們坐的前台和樓梯間之間有個視覺死角,所以如果有人繞過前台直接上樓我們也看不到。」

這個時候有人進來報告,走廊的盡頭有攝像頭,可能拍到了兇手的樣子。

「那個攝像頭是好的吧,能把監控錄像放出來讓我們看看嘛。」辦案的民警指了指那個攝像頭,問道。

「嗯…」客房經理支支吾吾的說道,「那個攝像頭就是一個擺設,用來應付有關部門的檢查的。」

「你們招待所就沒有一個真的攝像頭嗎?」

「前台那個攝像頭是真的。」客房經理把**們帶到了前台打算放監控錄像給他們看。

根據監控錄像顯示,死者的確是晚上12點08分走進這家招待所開了一間標間,當時身着紅色弔帶長裙,妝容精緻,根據正常人的經驗來看,應該是來開工的。繼續播放錄像帶,除了發現1點多鐘有兩對男女來開房外,沒有其他可疑地人物。從目前掌握的信息來看,客房經理的口供還是真實可信的。

回到分局後刑警大隊內部開了一次會議,把手裡掌握的進行了一次歸納總結。

死者:殷雪梅(藝名茱莉)

職業:無固定職業

年齡:38歲

死因:失血過多

死亡時間:凌晨12:30—凌晨1:30

根據法醫屍檢報告,死者是被割破頸部大動脈而失血過多後臟器衰竭而死,死者體內有少量的酒精和安眠藥,身體沒有被侵犯過的痕迹。

「死者的背景資料太少,只知道她之前在夜總會做過,三年前離職現在自己單幹,平時會在色情論壇上發貼找生意。根據她之前的小姐妹說,她這個人脾氣不錯,平日里很少與人結怨。」一名民警報告自己所調查出來的結果。「我們找到了死者生前所使用的id,發現她在三天前發了一篇新帖、一個id:「死了都要哎」的人給她回帖要聯繫方式,但我們也查到該回帖者的ip地址是虛擬地址,根本無法追查。」

「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來看,買家殺害賣家的可能性很大。你們繼續追查這個「死了都要哎」」

這個時候整個分局刑警大隊的民警還沒有意識到案件的可怕性,他們帶着滿腔熱血投入到調查之中,但兇手也沒有閑着,他正在尋找着自己新的獵物。

十天前

窗外陰雨綿綿,窗內一個女人赤身**的躺在潔白的大床上,她的身旁放着一束粉紅色的康乃馨。若不是空氣里瀰漫著消毒水和玫瑰味香水混在一起的詭異氣味,若不是女人頸部淡淡的劃痕和面無血色的面頰真的很難讓人想像到這竟然是兇案現場。

一個男人從警車上走下來,從警車上下來的男人約40歲左右。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市局刑警隊隊長顧宏,他環顧了四周一圈,然後向身邊的小民警問道。「現場是什麼情況啊?」

「被害者一名年約16歲左右的中國女人,頸部動脈被割斷,據目前估計應該是失血過多而死的。」現場警員將目前所收集到的情況彙報給顧隊長。「第一個發現屍體的是死者的母親,她說女兒今天接到老師通知來這裡補習,補習應該在下午四點就結束,結果晚上7點還沒有到家,所以其母親就根據女兒留得地址來酒店找人。結果就發現了女兒的屍體,現在傷心過度暈過去啦,現在正在案發現場隔壁房間休息。」

聽完彙報,顧宏大步流星的走進了案發房間,一進門就被一股奇怪的味道給吸引啦,仔細辨別是消毒水的味道,除了消毒水的味道,他還聞到了淡淡的女人香水味,是玫瑰花味的香水,這兩種味道混在一起還真是刺鼻啊。

屍體靜靜地躺在潔白的大床上,安詳寧靜,像極了一個「睡美人」。屍體的旁邊放着一束花,是一束淺粉色的康乃馨。給一個少女送康乃馨這種象徵著「母愛」的花,還真是有點詭異啊。

「死者的母親現在精神狀況如何?待她平靜一點給她錄一份詳細的口供。還有我上樓的時候發現樓道里有兩處監控攝像頭,你們去看看能不能拍到兇手的模樣。」在簡單查看了一遍現場後,顧隊對周圍的警員發佈了命令。

「顧隊,在你沒來之前我們已經和酒店的安保部門一起看過了監控錄像,的確有拍到一個穿着黑色衣服,戴着黑色帽子,身上背着一個黑色大包的人在5點鐘左右走出了這間房間,但是他把自己包裹的很嚴實,樓道里兩處攝像頭都有拍到他的身影,但是都沒有拍到他的正面。根據監控錄像里的人影判斷,身高約為178cm-182cm左右,體形偏瘦。」

「他身穿的衣服,還有背包能看出是什麼牌子的嗎」顧隊問道。

「衣服上和帽子上都看不到商標,背包是耐克背包,但是這個款式非常的經典,我也有一個,所以應該也查不出什麼。」

「顧隊,死者的母親清醒過來了。你要不要過來問話啊。」一直在隔壁房間陪着死者母親的女警員走了過來,問道。

顧宏走進房間看到一個滿臉淚痕的中年女人,她是那樣的憔悴,臉上無光,嘴角顫抖着。是個人都能看的出來她是個剛剛失去女兒的可憐母親。

「你好,我是市刑警支隊的顧隊長。我們知道你剛剛失去女兒很傷心,但我想你也想儘快的抓到殺害你女兒的兇手。所以希望你可以配合我們的問話。」

女人點了點頭

「我聽其他警員說,你女兒是今天來這家酒店上補習課的。補習課不應該在教育機構上課嗎,為什麼會在酒店裡?」

女人用紙巾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水,用略帶沙啞的聲音說道:「我不太清楚,她平時都是在教育機構上課的。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到酒店來上課。」

「今天上的是什麼課?你能把今天上課老師的聯繫方式提供給我們嗎?」

「好像是數學課還是語文課?其實我平時也很少關心他的學習,補習課這些都是她自己去報名的,我只負責給她錢繳費就行啦。」

「那老師的聯繫方式,你也沒有嗎?」

「有,我找一下哦。唐老師,18845612465」死者的母親在手機通信錄里翻尋找着。

顧宏用手機撥打了該電話,電話里響來「家佳快餐店,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顧隊說了一聲對不起打錯了就掛斷了電話。

「你之前有撥打過這個號碼嗎?」顧隊問道。

「沒有。這個號碼還是今天我女兒出門前剛剛給我的。」

「也就是說,你之前沒有見過這個唐老師也沒有和這位老師通過話。」顧隊追問道。

死者的母親點了點頭,然後眼淚不自覺的往下流,一邊哭一邊呢喃着「如果我平時多關心她一點,而不是忙着工作就好啦」

母親哭得泣不成聲,搞得一旁的顧宏也有點手足無措。安慰女人這種事情他這個「鋼鐵直男」實在是不擅長。他從口袋裡掏出紙巾,小心翼翼的遞給了死者的母親,輕聲的說了一句「節哀順變」。

整隊人馬將收集到的現場證據帶回警局進行調查,同時對屍體進行了詳細的化驗。得到以下線索:

死者:劉雯雯

年齡:17歲

死因:被割斷頸部大動脈、失血過多而亡

死亡時間:下午3:00-4:00

法醫屍檢結果顯示,死者生前沒有被侵犯過,也沒有被暴力毆打過的痕迹。血液中含有安眠藥成分,胃部有食物殘渣,化驗後顯示為「蛋糕」。

同時根據辦案警官對被害人的身份核查了解到,劉雯雯出身於單親家庭,他的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和她的母親離婚而去外地做生意。

現在就讀於第一中學高三七班的學生;老師、同學對她的評價還算不錯,說她這個人比較內向靦腆,平時在學校里沒什麼朋友。

「從目前來看,『唐老師』應該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你們對這個唐老師調查到什麼啦?」顧宏在聽完其他辦案人員對此案調查結果報告後,思考片刻問道。

「目前查不到這個唐老師的任何信息。我們走訪了被害者的學校以及他母親提供的補習社地址,沒有人認識這個姓唐的老師。」

「這麼看來,唐老師可能是一個假名。」

「顧隊我們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我們把監控錄像中拍到犯罪嫌疑人模糊的身影的截圖也給他們看過。眾人都表示沒有見過類似的人,也沒有見過喜歡穿黑衣服、戴黑帽的可疑人物出現在劉雯雯的周圍。」

顧隊一邊聽着彙報並記錄下彙報內容,一邊思索着,總覺得這起案件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突然靈光一閃,就在前不久江東區曾經也發生過一起割喉案。

「小李,上個月江東區是不是發生過一起**被殺案件,你去申請把案件調出來。我記得上次看新聞報道的時候,那起案件和這次的有幾分相似。」

顧宏翻閱着案卷材料,手不由得顫抖起來,兩起案件,無論是犯案手法、現場布置、相似度都極高,不排除是同一個兇手所為。顧隊立刻將該情況上報給市局領導等待指示。

兩起案件,殺害手法之殘忍,對社會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市局開會決定成立專案組,由市局刑警支隊隊長顧宏擔任負責人,限期調查,勢要儘快將犯罪嫌疑人抓捕歸案。

就在專案組成立的第二天,市局刑警隊收到了一個快遞文件,文件袋裡只有一張紙,紙上印着七個大字

「殺戮才剛剛開始」

《最後一束康乃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