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連載中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來源:google 作者:啊葉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梨畫 紀子曜

[女師男徒,女主重生天之驕子感情遲鈍高嶺之花重生系統vs男主前期弱小無助小可憐後期扮豬吃老虎腹黑大反派馬甲無數自吃自醋]梨畫上輩子與入魔的徒弟刀劍相向,最後慘死劍下本以為身死道消,再一睜眼卻是當初還會為自己流淚的徒弟以及漂浮在自己眼前的藍色熒光板?展開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章節試讀:

「鬼市之主?」梨畫顰蹙眉。

她心下一沉,上輩子唯一與鬼市之主的接觸就是為了魔君鬼坊主也就是紀子曜的線索!

這麼說來,不僅有張許默這天命之子盯梢子曜,還有那鬼市之主覬覦子曜手中鬼市的權力。

紀子曜周遭當真是危機重重。

「那鬼市之主現在哪裡?」

梨畫氣勢如風,掀翻了軒轅徽陽身後的馬車,饒是得到強大魔力的軒轅徽陽也沒忍住臉色一變。

「你當真狠心!」軒轅徽陽指控着梨畫。

梨畫覺得莫名其妙。

當初他說要報答於她,如今他又要恩將仇報,以怨報德,當真是太怪了。

「你是身為一國之君,與魔族接觸,選擇與本座對立,值當嗎?」

梨畫不入凡世太久,並不了解自古能坐穩的帝王,基本都是瘋子這個道理。

「能活着便是最好的。」他淡淡說道。

這一句落下,梨畫腦中浮現出了一段記憶。

那日她救了一個中年男人和一個瘦弱少年。

中年男人對她感恩謝德後離開了,少年對她說,他是一國之君,他能免去她的跪拜之禮並給予她無數金銀。

但條件是梨畫留下來。

她只是來幫襯天災下的百姓,於是拒絕了他。

少年最後說了一句:我也只是想活着。

其實。

他並沒有變。

梨畫斂眸,思緒不受控制地飄蕩到了紀子曜身上。

也許之前他也未變呢?

不、不一樣的。

他受了如此多的脅迫與磨難,不變是不可能的。

梨畫嘆氣,不願再想,於是目光又轉回了軒轅徽陽身上。

「你入魔了,本座絕不會姑息……」梨畫手下不留情,一劍劈了過去,劍氣分為了好幾道。

避開無辜之人,最後打在軒轅徽陽的腳下。

軒轅徽陽抬腳,低頭看着冒煙裂開縫的地面。

心中不免生出一絲退意。

但想到鬼市之主給的消息與法寶,心中底氣橫生,他挪開步子,將一句話打在了梨畫心間。

讓梨畫當即怔忪了下。

他所說的是。

「你徒弟明明與我一樣,你變虛偽了啊,尊者。」

什麼?

……

梨畫周身的氣壓突然之間變低,軒轅徽陽雖是凡世帝王,但怎麼說也只是個凡人。

就算有鬼市之主的魔氣加持,他還是無法撼動梨畫分毫。

梨畫。

她太強了。

軒轅徽陽後悔了。

但梨畫怎會讓他逃走?

轉瞬之間他就跪倒在地,撐着頭痛苦哀嚎。

梨畫居高臨下看着他。

她不會殺了他,門規中不允肆意傷害凡人,再加上他還是一個國家的帝王,他死去會引起極大的反應。

她甚至會幫他。

梨畫抬手。

噬魂鏈突地閃起紅光,直直射入軒轅徽陽的眉心。

噬魂鏈最喜吞噬。

喜好吞噬靈魂以及吞噬魔力。

見魔力已經消失的差不多,梨畫收回手,淡漠地瞥了一眼,甩袖離開了。

多虧了他,梨畫多了不少事。

等她走後一刻鐘,這兒的人們皆慢慢蘇醒,包括軒轅飛月和軒轅徽陽。

軒轅飛月清醒後不見梨畫的身影,以為她逃走了,氣的直跺腳。

她委屈地轉過身去找軒轅徽陽的身影。

卻被眼前嚇得僵在原地。

「飛月,怎麼了?」軒轅徽陽皺眉,扶着額,不解自己一向膽大的女兒怎會露出這樣驚恐的神情。

軒轅飛月癱在地上。

「父皇……您的容顏……」

所有人聞聲見此,都低下了頭,噤若寒蟬。

「什麼?」

「去小販那兒購來銅鏡。」軒轅徽陽貌似猜到什麼,聲線些許顫抖。

「快去!」

他又大吼了一聲。

幾個太監連滾帶爬找到了銅鏡,銀兩沒付就趕緊跑了回來。

「陛、陛下過目。」

軒轅徽陽不敢置信地看着鏡中白髮蒼蒼的自己,此刻的他做一點表情面前就會出現很深的溝壑。

「不、不!」

軒轅徽陽雙目充血,他狠狠將鏡子砸碎。

難掩咬牙切齒說道:「朕不會放過她!」

軒轅徽陽的目光放在了軒轅飛月的身上。

軒轅飛月連忙低頭。

「朕寵了你那麼久,是時候發揮作用了。」

軒轅飛月咽了咽口水,冷汗從額上流下,她不敢出聲。

但她知道,有什麼有所不同了。

父皇,這一次是真的變了。

而另一邊不知情的梨畫已經到了一座桃花盛開的島嶼之上。

「喲,這不是梨梨嗎?」

島嶼邊緣有一貌美女子擺了小桌喝茶,瞧見天邊飛來的梨畫,笑眯眯打了招呼。

這容貌傾城的女子正是桃花島主喬桃語,亦是梨畫的至交好友。

「阿語,告訴我無燈公子的住處。」

梨畫沒半點廢話,落下迅速開口。

「你幹嘛?」喬桃語挑眉。

「一點私事。」

「和玄善滯留在千月樓。」

「多謝。」梨畫說罷要走。

喬桃語馬上攔下,她抬首,笑道:「你要是瞧見那和尚,叫他來一趟。」

梨畫點頭,沒時間細想,很快離開了。

喬桃語看着她慢慢變成了一個黑點,再慢慢一點融進蔚藍的天空。

她嘆了一口氣,幽幽看着手上晃蕩的茶水,搖着頭。

「這個面癱要是知道了,會不會拔劍砍我啊?」喬桃語咦了聲,抖了下肩膀。」

「也是她太粗心大意了,現在都不知自己徒弟真實實力。」

「哎~和和尚看戲算了~」

喬桃語嘻嘻一笑,開始期待了起來。

梨畫是不知道她這個好友在密謀什麼,要是知道可能會和她「切磋」一下。

不過她現在沒空想那麼多。

她來到了更遠更人跡罕至的深林之中。

梨畫落下,在天上時就看見兩棵一模一樣的樹木了。

她朝兩個樹的中間走去。

藍紫光芒交替,將梨畫包裹住,直到她的藍色衣角一點不剩,再度恢復了平靜。

「嘭!」

她剛腳踏實地,這處隱秘的集市另一頭髮出了巨響。

梨畫眉一揚,她抬腳緩緩走去,不似方才那麼著急。

「我絕不原諒這小子!」

「施主冷靜些,隨貧僧念清心咒。」

「死禿驢!給老子滾一邊去!」

粗壯的男音罵罵咧咧的,另一道倒是溫和又耳熟。

梨畫看着面前被摧毀一般的千月樓,挑起眉頭,餘光看見了一點碎末若隱若現,彷彿馬上就要消失。

她挾着冷意,剛踏了進去就聽見了圍觀者的細語。

「這漢子新來的?」

「不然呢,敢挑戰公子?」

「話說是不是他婆娘是不是昨天那個纏着無燈公子的?」

「嘶,無燈公子就露了個下巴就這樣招蜂引蝶,也不知道是別人膚淺,還是他魅力無窮。」

「……」

梨畫停住了,她停在了樓中間擂台的三米開外,靜靜地看着台上三人。

一個不認識的絡腮大漢吭哧叫嚷着。

一個身披袈裟,手攥佛珠,容顏清秀,一臉無奈的和尚勸阻着。

和尚身後是一個黑袍帶着半面面具不露眼的人,看纖瘦的身形像女子又像男子。

不過聲音低沉的很,是男子無疑了。

他緩緩說道:「你的夢很有趣。」

「是玄善聖僧不會放過的那種有趣。」

有趣?

他又看見了什麼?

梨畫雖不熟識無燈公子,但比起旁人對無燈公子有一定了解。

無燈公子在鬼市極為出名,不僅神出鬼沒,還有一身奇特的本身,能看到人的事迹和心聲。

鬼市的人私底下將他稱為「夢魘」,他也是有趣地順着將那些看見的事稱為「夢」。

這樣一身本事的人卻在劇情中早早隕落。

梨畫見玄善眉頭一豎。

看來那大漢一時半會是逃脫不了,梨畫沒興趣插手,更何況玄善和尚可是曾度化過一代魔尊的人。

他可不需要誰幫忙。

果真,玄善渾身冒着金光,狠狠摁了下佛珠,慈眉善目的臉龐上帶了絲肅殺。

「施主,請移步。」

大漢看得一愣愣,沒反應過來他被一股力托走了,隨之去的是玄善飄舞的衣角。

無燈公子見麻煩離開,轉身就想去下一個地點,餘光一瞥,整個人僵住了。

師、師尊?

她怎麼會來這裡?

難道她知道無燈就是他了嗎?

紀子曜心下一沉,他不敢去看梨畫,假裝什麼都沒看見,腳下再度邁開,打算扯開距離趕緊離開。

「無燈公子,請止步。」

可惜梨畫攔住了他。

不過幸好的是梨畫好像並沒有發現,臉色依舊如常。

「可否幫襯一下?」

梨畫問道。

紀子曜的步伐一頓,他沉着氣,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樣。

「何事?」

他能看穿事迹與人心,想必也早就猜測到了吧。

梨畫點頭:「無燈公子所看到的便是。」

紀子曜:……

可是他看不見。

唯獨看不見師尊的。

但他只能繼續高深莫測地說下去。

「尊者心中所想定非凡事。」他摸了摸下巴,輕嘆一聲,恰似惋惜道,「在下並不能看修為過高之人的心聲。」

梨畫聽之,挑眉問:「為何?」

「易招勾魂使者。」

他像在開玩笑,嘴角勾起一絲笑,但梨畫聽出了幾分認真。

聯想上輩子。

梨畫也不免可惜。

轉念一想,如若將無燈公子拉入陣營倒也不失一件好事。

她表情認真:「本座護你。」

這話說得豪氣又自大,但她的實力實在讓人無法不信服。

她話一落就見無燈公子像是僵了下。

看他將手放下,她又問:「你意下如何?」

「想來是好的。」

無燈公子像是很滿意地點了下頭。

彷彿剛剛的僵直只是梨畫錯覺,梨畫也不想多問別人閑事。

「既然如此,還請隨本座去尋鬼市之主。」

「什麼?」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章節目錄: